898 苦闷的生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的拍打着,我晃了晃睡的有些迷糊的脑袋慢慢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是没幻想过苏菲会突然出现在门外,只是那种近乎梦幻的情节只可能出现在电影和小说里,从上海到石市,就算是坐飞机也没那么快,况且苏菲现在还有孕在身,更不可能千里迢迢的跑过来。

我打着哈欠把门拽开,门外雷少强、程志远和陈圆圆仨人伸直了脖子冲我异口同声的咧嘴笑着喊:“生日快乐!”

“同乐,同乐!你们可特么够精神的!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喊我起来尿尿!”我回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差五分钟十二点,硬挤出来个笑脸,把身子让开,示意他们进来。

“三哥,你墙上咋爬那么大个蜘蛛?”雷少强指了指墙角。一脸愕然的问我。

“啊?”我下意识的回过头脑袋,看了半天没见到有啥,就知道又被这小子给忽悠了,转过脑袋刚打算骂娘的时候,脸前一黑。就看到雷少强从身后拿出一块奶油蛋糕“啪”的一下拍到我脸上。

“我尼玛...”一瞬间我的脸就被呼的严严实实。

“哈哈,快拍照!”雷少强和程志远一左一右的搂住我胳膊,陈圆圆拿出个手机,对着站在我们仨前面,脑袋朝我的怀里微靠“咔嚓”一声脆响,我人生当中最窘的一幕就永远定格在了手机里。

“强子,我槽你姥姥!”我把眼前的奶油拨拉开,勉强能看到东西,从脸上抓了一把奶油直接抹到正贱笑不已的雷少强一脸,“瞅你俩内个衰逼样吧!”程志远拍着大腿也被逗乐了。

“你以为你没你事儿是吧?”我从脸上又抓了两捧蛋糕,看都没看就朝程志远的脸上也涂抹了两下,接着我回头望向正拿手机朝我们不停拍照的陈圆圆,“还有你个小妮子!别跑..”我又抓从脸上刮下来点奶油,擦到了陈圆圆的脸上,顷刻间我们全都被抹成了大花脸,互相望着对方笑的都快岔气了。

我先前失落的心情一扫而光,被他们三个活宝暖的高高兴兴。

“喝酒吧,我三哥!红的、啤的、白的,应有尽有,今晚上我们陪你不吐不归!”雷少强打了个一声流氓哨,两个兄弟从外面推进来个小餐车,车上跟卖年货似的堆着各种各样的酒水。

我随手抓起一瓶啤酒,冲着他们几个举了举说:“谢了兄弟,今晚上稍微喝两口得了,明天再好好闹腾,总不能咱们喝酒,让底下的兄弟流口水吧?阿远你去把蒋四海喊过来,过阵子我们都撤了,蒋四海可就是你最忠诚的手下,我得提前帮你好好敲打敲打他。”

“撤?”程志远一脸的不解。

我笑骂道:“屁话,不撤难道还从这儿养老不成?替我好好的守好长安区,接着蒋四海的四海帮发展出属于你的势力,走的时候,我会让强子留十几二十个狂狮堂的兄弟给你镇场!”

“长安区不是要给强子的吗?”程志远似的有点不敢相信。

我笑了笑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狂狮堂的人了。你的不就是强子的嘛,我要求不多,一个月给我往公司的账上打二百万,剩下的你留下发展,记住我说的。自己少挣点无所谓,别苦了下面给你卖命的兄弟,舍得出去,才能挣得回来。”

“是..谢..好的三哥!”程志远兴奋的有点语无伦次,抓耳挠腮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我侧头看向雷少强问:“强子心里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雷少强无所谓的撇撇嘴嘟囔:“有个蛋意见,当老大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再说了我兄弟都是一区老大了,我的地位能差到哪去?现在我的狂狮堂,绝对算得上几个堂口里最硬的了吧?”

“傻狍子,来!喝酒喝酒!”我招呼他们俩开酒跟我对瓶吹。

我们三人脸上涂抹的蛋糕。盘腿坐在地上,跟叫花子似的一边朗朗的吹牛逼,一边大口的喝酒,就算是替我庆生了,虽然没有看到最想看见的人。但是有两个没心没肺的兄弟在身边,过的也不算太无趣。

很快半打啤酒下肚,陈圆圆推开门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冲我说:“寿星佬,快吃长寿面啦!”

“拉倒吧,我才多大就寿星佬..”我习惯性的拒绝。

程志远涨红着脸打着酒嗝说:“三哥,这面必须得吃,我和强子下午可是亲看看到圆圆忙前跑后的张罗,光是这煮面的汤都是用排骨熬了好几个钟头呢,碗里的不是面条,是情义!”

“多少吃口吧。别辜负人家一番心意!”雷少强也挤眉弄眼的添乱。

望着陈圆圆一脸的热忱,我犹豫了下说:“好嘞,那就尝尝我妹的手艺吧,小时候我们玩过家家的时候,圆圆总演妈妈,每回都拿土坷垃当面条喂我吃,妈蛋的,那时候我就特别想说,我特么演的是棵树,吃毛的面条...”

“哈哈..”几个人全都笑喷了。

我端起碗,吸溜了两口面条,还别说味道真挺不错的,我含糊不清的夸赞说:“手艺真不错,以后可以开个面馆,我保证领兄弟们每天都去捧场!”

“我不做饭给别人吃。你要是喜欢吃的话,我可以每天都做给你尝。”陈圆圆臊红着脸,抿嘴冲我轻声念叨。

“也行,将来我和菲菲结婚了,可以雇你给我们当御用大厨,嘿嘿..”我装傻充愣的狂点了两下脑袋。

陈圆圆的脸色一僵,不自然的往门外走,程志远赶忙追出去问:“圆圆,还有面没?我和强子也饿了,能不能捎带帮我俩也下点呗?”

“想吃自己煮去,我困了,晚安!”陈圆圆气鼓鼓的“咣”一声合上门。

雷少强冲我压低声音说:“又捅了马蜂窝,是不是有点狠了?”

“我拖泥带水的才是真正的狠,既然没法跟人在一起,就不应该老给她念想。来来来,咱们喝酒!”我深呼吸两口,抓起酒瓶跟雷少强又碰到一起。

一根烟的功夫,程志远才从外面走进来,脸红脖子粗的坐到我对面。磕磕巴巴的说:“三哥,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对她。”

“我有老婆,我说的也很清楚。”我咬着烟嘴轻笑。

程志远干咳两声说:“我知道,可是她喜欢你毕竟没错吧?”

“我好像没甩过任何脸子吧?我一直都在说教。”我摸了摸鼻子头拍拍他肩膀说:“喜欢就去追,你不告诉对方你的心意,她永远不可能明白,老爷们还怕这个?”

“可是..算了,今天你过生日,咱们高兴点!”程志远欲言又止的摆摆手,苦闷的抓起个酒瓶就往嘴里“咕咚咕咚”狂灌,我们哥仨一直喝到凌晨三点多钟才散场。

等他俩回房间后,我反而越发清醒起来,怎么也睡不着,拿出手机想要给苏菲打个电话,可是又害怕会耽误她休息。最终还是断了这个念头,牛饮似的干了一瓶白的,才总算晕头转向的倒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一直睡到下午我才起床,醒来以后脑袋都是胀胀的,第一时间看了眼手机没有苏菲的未接来电。心情一下子又沉入谷底,如果不是雷少强敲门喊我,安排好饭店,兄弟们全都在等我的时候,我真想从床上一直赖着。

雷少强把长安区最豪华的海鲜酒楼包下来,一百多号狂狮堂的兄弟和蒋四海领着四五十个四海帮的马仔,将饭店大厅给坐了个水泄不通,我随便讲了几句客套话,就招呼大家开喝吧。

可能是心里面不痛快,我一点都不在状态。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就偷偷摸摸的从饭馆里溜走,打算回宾馆自己喝会儿闷酒,刚走到饭店门口,手机响了。是苏菲给我打过来的,我慌忙兴奋的接了起来。

“死小三,昨天干嘛去了,给你打半天电话没人接!”苏菲言语里带着一丝怒气。

我其实也有火,压了压脾气说:“昨天有点累,睡着了!”

“哦,生日快乐啊!”苏菲随口应付了一句。

我跟着接话:“嗯,挺快乐的,啊?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废话,要不是想送你礼物找不到你人在哪。我能那么大火吗?再有一个小时你就过完生日了,我礼物还没送出去,快点告诉我,你现在人在哪?我托王兴帮我稍过去!”苏菲余怒未消的哼哼了两声。

“我在...”我把现在的地址告诉了苏菲,现在我什么火都没了。虽然看不到她,但是她能清楚记的我生日还是很让我兴奋的。

“就站在原地等着,不许动!”苏菲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一个人傻愣愣的从饭店的门口蹲着抽烟,脑子里不停琢磨,苏菲会送我什么礼物,二十分钟不到,七八辆帕萨特四平八稳的开到我跟前,打头的那辆车驾驶座的窗户慢慢放下来,王兴憨笑着冲我说:“三哥,我替菲姐来送礼物了,你丫真不讲究,过生日居然不吱声!”

“别墨迹,再有半小时就过完十二点了,快把菲菲送我的礼物拿出来!”我白了她一眼急促的问道。

“在后排呢,你自己开车门取一下!”王兴指了指身后。

我也来不及多想什么,赶忙拽开了车门,当车门被拉开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嘴巴张的老大,不敢相信的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