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 天门的情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我和苏菲开始了一段简短却又甜蜜的美好时光,我们在邢城的市中心租下一间二室一厅的精装房。

房间坐北朝南,特别向阳,屋里的装饰也挺符合苏菲胃口的,干干净净的,用她的话说,这座小屋里充斥着家的味道,美中不足的就是隔壁的邻居应该特别让人蛋疼,中介带着我俩前脚刚踏进房门,都还没来得及打量屋里的摆设,就听见隔壁一个小男孩嚎啕大哭的声音。

我寻思着苏菲现在怀孕了,需要静养,就跟她商量不行换间房子吧,苏菲可能是走累了,满脸笑容的摆摆手说:“就在这里吧。我觉得蛮好的,刚好可以让你提前感受一下当爸爸的氛围。”

“我滴亲媳妇啊,感受当爹也不是当人家的爹呐,本来没有人吵着,你晚上都睡不好。这要是隔壁的小破孩儿每天晚上都叽里呱啦的哭嚎,你还休息不休息了?”我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我们租的是间老楼,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了,隐约间还能听到好像是孩子妈妈或者奶奶哄小孩的声音。

看苏菲实在喜欢这里,执拗不过她,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从中介的手里房子钥匙,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人,我和苏菲对视一笑拥抱在一起,苏菲亲昵的环住我的脖颈,声音很轻柔的说:“三三,我一直都盼望能够和你有个家,第一次我们离梦想那么近,我现在心情真的特别激动。”

“傻丫头,这算个屁的梦想,咱们不光会有一个家,还会有一个让全世界都羡慕的家,你等着,等拿下石市咱们就结婚,我一定会给你一座无与伦比的城堡!”我的脸紧紧贴在她的脸上,我们像两个孩子似得憧憬着未来。

倚靠在客厅的沙发上,苏菲侬声细语的跟我讲述她在上海这几个月的生活,讲她在天门的所见所闻。

“三三,你知道不?你师傅狗爷在天门的地位其实可高了!”苏菲枕在我的大腿上,眯缝着眼睛轻声说。

师傅贵为天门一区龙头,地位高我之前就能猜到,只是到底有多高,我一直都不好判定,听到苏菲提起来,我好奇的问道:“怎么个高法?”

苏菲饶有兴致的坐起来,特别可爱的掰着手指头数秒:“天门是四爷创建的,这事儿你听说过吧?”

我乐呵呵的说:“四爷张竟天嘛,我不光知道,还有过两面之缘呢。我俩还算狱友呢,他教过我两手功夫,媳妇你说他外号四爷,我外号三哥,从辈分上讲。我是不是比他还高?”

苏菲白了我一眼,拍了拍我脑门娇嗔:“看把你能的,你自己不知道你跟人家的差距嘛?还想不想听故事了?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女侠请讲,小的保证不插嘴了。”我赶忙两手抱拳作揖。

苏菲被我这幅贱样给逗笑了,靠在我的肩头说:“我听人家讲,四爷,狗爷还有我那个便宜师傅,当初一起从监狱里走出来的,狗爷最先陪着四爷一起打江山,起起落落的陪伴了他很多年。既像是兄弟,也像师徒,最开始的时候,四爷功夫不行,都是狗爷保护他。顺带教他拳脚,有点类似胡金跟你的关系。”

“你意思是我师傅也算张竟天的半个师傅喽?”我不由啧啧称奇,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之间居然有这么深的关系。

看我一脸震惊,苏菲得意的说:“我没说完呢,你又插嘴,你还记得你的19姐不?”

“当然了,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吃饭来着。”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苏菲一把拧住我的耳朵轻骂:“哼,我就知道你对她有坏想法,你这个色胚子!”

我赶忙求饶:“媳妇,我是那样的人嘛。我只是把19姐当成亲姐姐看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念书那会儿,除了她以外哪还有老师拿正眼看过我。”

苏菲这才松开我手说:“谅你也不敢,有想法你也只能藏在心底,人家现在也怀孕了,呸呸呸,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都怪你打岔...”

我欲哭无泪的轻轻扇了自己两巴掌道歉,媳妇说的对,都怪我打岔,你继续说我师傅怎么个厉害法?

苏菲想了想后说:“19姐的老公文锦,他其实不算天门的大哥,他老大是宋康,宋康和你师傅的地位一样。都是一区的大哥,而且这个宋康的亲哥哥宋福来,号称天门战神,长得就跟熊瞎子似得,又高又壮!最关键的是他们哥俩全都是狗爷发现的,狗爷也算是宋康的半个引路人!”

“我靠,我师傅竟然带出来两个大哥?这么牛气啊?”这下我直接惊呆了,一直都知道师傅不简单,但是我没想过他竟然这么狠,我想起来当初刚拜师的时候,师傅埋汰我,教过的徒弟里就数我最菜,现在回忆起来,师傅还真没吹牛。

苏菲摸了摸我的脸颊说,当然了!我在上海的时候。经常听到狗爷感慨,说是本来想把你捧上位的,谁知道阴差阳错闹成了现在这幅光景,尤其是最近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每次和我说起来的时候都愁云满面。三三我不是鼓励你一定要加入天门,但是看在狗爷的面子上,尽可能不要跟天门为敌好不好?我现在拜了和狗爷,四爷同辈的“医生”为师,咱们说起来都算半个天门人。

“嗯,我懂的。”我点了点头,这事儿不用苏菲提醒,我也会这么做的,别看我这个人平常嘻嘻哈哈,好像挺没有下限的,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对我有恩的,我砸锅卖铁的拥护,对我有仇的,我拆房子卖地也会干他,如果没有师傅。我或许早就变成了废人,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让他为难。

苏菲叹了口气说:“三三,我没有打击你的意思,王者和天门真的不在一个档次,至少现在差很多。如果开战你必败,张竟天有很多官方的身份,他是福建军区的对外买办,是虹口区的政协委员,好像还是东欧一个小国家的外交秘书,宋康的身份也不少,天门的门徒渗透整个上海的各行各业,有派出所的警察,有一些区委和行政部门的领导,最重要的是。我听说他有一个厉害的师傅,好像是国家什么部门的主任,叫第九...什么来着。”

“第九处?”我轻声接话,张竟天居然是和尚的徒弟,卧槽!这身份逆天啊。第九处份属国家,怪不得天门可以在上海滩为王为枭。

苏菲点点头说:“对,就是第九处!我听你师父亲口说的,我想狗爷是故意告诉我的,想要通过我的嘴劝说你吧,三三,狗爷不易,为了他和你自己,你以后不能冲动。”

“好!我一定会三思后行,媳妇。你想吃什么?我这会儿出去买菜,顺便消化消化你跟我说的这些话,信息量有点太大,一时间我都懵!”我起身冲苏菲的粉唇啄了一口,我蹲下身子轻轻抚摸她的肚子坏笑说:“熊孩子。你想吃什么?告诉爸爸?以后不许晚上踢妈妈肚子。”

“老公,我想喝汤!你给我煲排骨汤喝好不好?”苏菲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问我,头一次发现她竟然也有小女人的一面。

“稳妥,我这会儿就出去买排骨,顺便再买本做菜的书,你乖乖从家里等我,谁敲门都不许开,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点点头,不放心的交代她。

原本她想要和我一起去的,我怕她累着了,说什么也不答应,小跑着奔出门外,慢悠悠的走下楼梯,刚刚走出楼洞没几步远,就被一个人从后面给撞了一下,差点摔个踉跄,我回过头望去。

见到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个两三岁大的男孩紧随我身后,那妇女的脚步急促,神色略带慌张,最奇怪的是这妇女的衣着打扮明显过时,面色灰黄,像是城乡结合部一带人士,而那个小男孩粉雕玉琢,身上的“史努比”小套装非常考究,这两个人无论如何也联系不起来。

妇女抱着孩子和我擦肩而过,我不禁回头狐疑的张望,不过看那孩子不哭不闹,或许人家是保姆也说不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