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 生死极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我从夹缝中挤过去,前面的那辆桑塔纳也慌了,狂按几下车喇叭,从驾驶座的窗户口伸出来个脑袋往后扫视几眼,也顾不上什么红灯、绿灯的,踩起油门就往前猛冲。

前面是个很大的十字路口,此时因为是红灯的缘故,左右的汽车是正常行驶状态,来来回回如同过江之鲫一般的穿梭着,突然从正前方冒出来一辆黑色普桑。瞬间打乱了秩序,一时间急刹车、按喇叭的声音响成一片,还有几辆开的比较快的汽车不小心追尾在一起,偌大的十字路口就好像一锅滚烫的热油里倒入一滴水似的炸开了。

那辆桑塔纳猛打两下方向盘拐向了左边的车道里,我也赶忙跟在它的身后,冲进变道以后,桑塔纳里的人更加疯狂,开始走起了蛇形路线,试图将我给甩开,我全神贯注的把持方向盘,打学会开车为止,我都没像今天这么认真过。

我们两台车的距离慢慢被缩短,并排着往前行进,本来我有心别一下它的,可是又怕伤到车里的小男孩,就没敢那么干,我把油门踩到底,想要超过狗日的,最好能横挡在它前面,可奈何屁股底下的这台小货车实在太不给力了,非但没超过人家,还被越甩越远。

刚开始在市区里,交通阻塞的缘故,我还能勉强跟得上人贩子,可是这会儿已经奔到了城郊,路况好、人少车更少,货车和普桑的差距一下子就体现出来。

眼瞅着要被甩开,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两句,这个时候就听见后面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我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是刚才那辆被我撞烂反光镜的白色奥迪小车,狗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撵了上来,这会儿正像是个催命鬼似的黏在我后头。

我把车速放慢,跟那俩奥迪车持平,那小青年透过车窗得意洋洋的冲我喊:“草泥马,再跑啊!看老子能不能把你抓着!”

我灵机一动,焦急的对那个开车小青年喊:“兄弟,求求你帮帮忙,前面那辆桑塔纳里面是人贩子,刚才他抢了我儿子,如果你能帮我追上,我赔给你辆新奥迪。”

他迟疑了一下,看看我,又看看已经快逃到街尾的桑塔纳骂了句:“谅你特么也不敢骗我,老子可记清楚你的牌照了!”

看到他追出去了。我不由松了口气,刚才我心里有两套方案,如果那青年帮忙的话就算了,不帮忙我可以趁着停车的功夫,把他拖出来。开他的车去追人贩子。

说罢话奥迪车“嗡”的一声就杀了出去,轿跑就是轿跑,虽然带着个“轿”字,但是提速绝对杠杠的,比起来我座下这辆破工具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很快我就看到那辆奥迪车撵上桑塔纳,并且挡在了对方的前面,我赶忙踩足油门追了上去。

开奥迪的小伙儿驾驶技术很不错,横挡在“桑塔纳”前面,人贩子要往左走。他就朝前开一点,人贩子要往右逃,他就往后倒一点,也不下车,似乎在等待我过去救援。

我直接把小货车也横停在路上。从后面彻底封死“桑塔纳”的退路,完事快速跳下车,为了保险起见,我把甩棍事先掏了出来,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对着开车的男人喊:“出来吧,你们跑不了!”

里面的人半天没动静,开奥迪的那小青年也从车里蹿了下来,脸上阴晴不定的问我:“哥们,这里头真是人贩子?”

“骗你我是王八蛋!”我上手转了转车门。狗日的直接从里面把车锁死了,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透过车窗,我看到车里面一共有三个大人,两男一女,两个男的分别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位置,女的就是拐带孩子的那个中年妇女,后排座上一红有三个孩子,此时几个孩子全都咧嘴嚎啕大哭,让人看着就心疼不行,而我又拽不开车门,简直就是老虎咬乌龟,无从下口。

“兄弟,帮忙报个警!”我冲着开奥迪的小伙说道,转头四散张望几眼。从旁边捡起来一块石头,照着桑塔纳的前脸玻璃“咣”的一下就砸了上去,车玻璃上立马如同蛛网似的裂成一条条的大缝。

“不出来是吧,老子就砸烂你的乌龟壳!”我一下接着一下的狠狠挥动胳膊,最终开车的那家伙坐不住了。把车窗打开一条小缝冲我喊:“朋友,没必要赶尽杀绝吧?你想要哪个孩子,我把孩子还给你就是了,你放我们离开如何?”

“里面的孩子我都要!”我踩在车前脸上,恶狠狠的冲着他怒吼。吼归吼,我手没替闲着,继续“咣咣”的猛砸车窗玻璃,就是几个人贩子而已,我不担心他们身上藏着枪什么之类的火器。顶塌天能有几把刀子就了不得。

车里面的几个人低声商量了几句什么,开车的中年汉子冲我嚎叫:“成交!我把孩子还给你们,你放我走,可以吗?”

“你先他妈放人!”我停下手,趴在车前脸上“呼哧,呼哧”的喘息着。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不远处几辆警用摩托和警车由远而近行驶过来,看到警车来了,开车的男人一下子急眼了。再次打着火“轰”的一下朝后面倒了几米远,接着卯足劲“咣”的一下撞开前面的奥迪车夺路而逃。

“我去尼玛的!”我当时还趴在车前脸上,就这么被他给直愣愣的带了出去,情急之下我一把攥住了反光镜才没有被甩下来,随即我反应过来,我他妈没事抓反光镜干啥,刚才被抛下来不正好吗,现在好了,老子成了他们的人体导航,狗日的要是撞倒什么上面。我指定第一个倒霉。

桑塔纳开的特别快,而且故意来回打着方向盘,想要把我甩下去,这会儿车速起码得五六十迈,摔下去的话就算不死,也得摔成残废,我“嗷嗷”咒骂着紧紧抓在反光镜上,跟开车的那个男人四目相对,这会儿我是真怂了,冲着他大喊:“大哥。你停车!我特么不玩了,放我下去,你爱往哪跑往哪跑行不?”

那孙子绝对不敢停车,后面几辆警车“滴呜滴呜”的紧追不舍,还有那辆车屁股被撞的陷进去一大半的奥迪车也撵了上来。

凌冽的风从我耳边“呼呼”狂虐着。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迎风飞扬,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一手抓着反光镜,一手握着雨刷,像条壁虎似的平趴在普桑的前面上。冲着满天神佛祈祷,千万要保证这车的雨刷和反光镜质量好啊,我这回可是做好事,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老子以后说啥也不当雷锋,做好事了!

保持趴在车上不被甩下去已经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了,最煎熬的是我胸脯底下还压着刚才砸窗户的那块石头,硌的我衣服都被磨破了,痛苦的不行,我又不敢乱动。生怕挪动一点身体就被抛飞。

我就这样从车前脸上趴了差不多能有二十多分钟,眼瞅着普桑车开进了国道里,周围各种前四后八的拉煤车渐渐多了起来,普桑车仗着自身灵巧,从各个大车之间插穿。好几次我都险象环生的差点被抛出去,后面的警车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撵着撵着就失去了影踪。

“香蕉你个布喃呐,一帮废物!”我欲哭无泪的咒骂着,朝开车的那汉子喊叫:“大哥,你把车速放慢,让我下去行不?从此以后咱们天涯海角,各不相干!”

开车的汉子驾驶技术是真强悍,前面趴着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愣是没被挡住视线,仍旧可以把车飙的跟风火轮似的快,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我的祈求,他理都不带理我的,继续狂踩油门的前进。

终于要过一个收费站的时候,前面堵的车实在太多了,桑塔纳速度开始减缓,我费劲巴巴的松开抓着雨刷的那只手将胸口下面压着的那块石头握起来,照着前脸玻璃拼尽全力就是“咣”的一下砸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