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 哎哟,妈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我几乎把吃奶劲儿都给使上了,直接“咣”的一下将车玻璃给砸烂,桑塔纳里面的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完全吓傻了,司机惊慌失措的一手挡在脸前,一手猛打了一下方向盘,试图把我甩出去。

我趁着劲儿猛地爬了进去,胳膊和脸上全都被玻璃茬给挂了出来几道血口,我是呈“狗爬”姿势涌进车里的,半个身体扎进去,两条腿还从外面露着。我没敢耽搁,猛地一把拉起手刹,桑塔纳原地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车头撞在了左边的一辆“斯太尔”上面,车轮和柏油路摩擦而出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瞬间熄火了。

接着我拿胳膊搂住开车男人的脖颈,右手拳头紧攥,照着他的鼻梁和眼窝就是几下,那男人竭力想挣脱开我的束缚,而且他也的确有膀子力气,差点就把我给推出车外,我一着急张开嘴就咬到了他耳朵上,男人疼的“啊,啊!”惨叫起来。

副驾驶上的那个男人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狠狠的敲打在我后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刺激的不由加大嘴里的力气,后排的那个中年妇女也站起来撕扯我的衣裳,我顾不上那么多,就狠狠的咬在男人的耳根子上,两只拳头不要钱的瞎扑腾,打到哪算哪。

眼见我们这台车出了状况,周围不少开大车的司机纷纷跳下来围观,收费站里也跑出来几个公路站上的工作人员,有人大声的议论纷纷,也有人掏出手机报警,就是他妈没一个人肯上来搭把手。

“瞅个鸡八啊,他们是人贩子,快来帮忙!”我一时间直接把那男人的耳朵给撕咬下来,满嘴淌血的冲着周围的大车司机们喊叫,任凭我暴跳如雷的叫吼,就是没一个人肯伸出援助之手,人情的淡漠,在这一刻再次体现的淋漓极致。

这个时候车里的三个小孩儿可能被我的恐怖样子给吓到了,全都咧嘴嚎啕大哭起来,看到孩子们哭了,那个妇女明显有些慌神,也顾不上再攻击我,手忙脚乱的从车里钻出来,爬过路中间的栏杆想要跨到对面去。

结果过跨栏杆的时候,那个妇女身上的背包被绊住了,整个人重心不稳,一下子跌出去老远,哪知道一辆重型“斯太尔”卡车根本没有刹车的时间,就这样直接轧了上去,紧接着后面又是一辆东风大卡。也毫不停顿的开过去,直到四五辆车之后,车流才渐渐停下来,但是此时那个妇女已经不成人形,变成一滩肉饼。估计只能用勺子往盆里舀了。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副驾驶上的男人也急眼了,仓惶的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愣愣的朝我脑袋捅了上来,我赶忙把脑袋往旁边躲闪,那小子一刀扎在我肩膀上,也不再管驾驶座上的男人,踹开车门跑了出去。

我两手揪住驾驶座那个汉子的头发,朝着方向盘上“咣咣”的磕了两下,看他有点迷糊了。我忍着剧痛从车前脸滑下来,朝三个孩子微笑说:“宝贝儿们,都不许哭了哈!待会叔叔给你们变个魔术,让你们爸爸妈妈突然出现好不好?”

三个孩子眼中带泪的望向我,特别是中间穿“史努比”套装的小男孩瞬间破涕为笑。白白嫩嫩的小手从我脸上摸了一把,奶声奶气的问我:“你是超人叔叔吗?”

“当然了,宝贝们都在车里安安静静的坐着,现在全都把眼睛闭起来,待会你们的爸爸妈妈就出现了,超人叔叔保证!”我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随手从路边一个围观的司机手里夺过来一把大号的扳手,冲副驾驶上的男人撵了过去。

那孙子没跑多远,就被迎头一辆白色的奥迪车给撞飞,跌了回来。“哎哟,哎哟”搂着胳膊从地上打滚,我跑过去,抄起手里的扳手,照着那孙子的身上猛抡几下,一边打一边骂:“卧槽尼玛的,捅我!”

“兄弟,别打了!再打真要出人命,交给警察处理吧!”奥迪车里跑下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儿,正是之间帮我拦截人贩子的那个小青年,赶忙两手拽住我胳膊,把我往后拖了几步远。

“卧槽特么的!你小子真不仗义,刚才怎么跟着跟着就没影了呢?”我余怒未消的吐了两口带血的唾沫。

青年冲我干笑着挠挠头说:“主要是我这车没手续,刚才听见警车一响,我有点紧张。想要溜走的,后来又寻思你还从车里趴着呢,良心上过意不去,所以又折回来了!”

“妈蛋的,那帮废物。猪头狗脑的玩意儿,国家一年花那么多钱养活他们,关键时候派不上用场,跟辆破普桑都能跟丢了,不知道还能干点啥。操!”提起来“人民卫士”们我就一顿子邪火,刚刚如果那几辆警车能够给力点,包围上普桑,那还有这么多破事儿。

我正愤怒的骂街时候,几辆警车呼啸而来。我长出口气说:“行了,兄弟!我家里还炖着汤呢,这儿的事情你帮忙给警察解释一下,这可是当英雄的大好机会,如果咱们有缘分,下次再见!”

看到两三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响着警报器呱噪的开过来,我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不等他多说什么,快速蹿进大车和大车之间的缝隙,来来回回绕了几圈。完事从反方向跑走了。

不是我想当什么无名英雄,主要刚才闹出人命了,尽管那中年妇女死有余辜,可毕竟是因为我的原因,这种事情如果被拽到警局里去解释,很麻烦,而且一定会暴露出来我的身份,或许我会因为这事儿升职,但是我和苏菲在刑城的事情铁定会被曝光,到时候稻川商会或者是孔家人找上门。苏菲更危险,就算没人找上来,我也不想破坏掉苏菲梦寐已经的平静日子。

从国道口打了一辆出租车,我悠哉悠哉的回到市中心,还特意跑到菜市场去买了二斤排骨,只是不知道为啥旁边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而且还是故意躲着走,我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胸口和胳膊上都被划破了,已经干涸的血迹粘在袖口上。不禁有点想笑,这些人八成都把当成什么坏人了吧。

走回小区的门口,我见到那个丢了儿子的少妇仍旧蹲在地上哭,只不过旁边多了个警察在盘问,苏菲也陪在她身边不住的安慰。我想了想后走过去跟她说:“大姐,你儿子找到了,这会儿应该在警局呢,你让这位警察同志帮你联系一下,别哭了。小家伙虎头虎脑的特别可爱。”

“啊?真的吗?”少妇一脸惊喜的站起来,赶忙央求旁边的那个警察帮忙联系。

苏菲也同样不敢相信的看向我问:“真的吗三三?你见到大姐的孩子了?啊!你受伤了?”

“当然找到了,我亲眼看见的!我这点伤不算啥,走!回家老公给你炖排骨汤喝。”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胳膊猛地一挥舞,牵扯的肩膀处一阵剧痛,心里忍不住咒骂了句“该死的人贩子”。

“咱们还是先去医院吧,你这样,不疼啊?”苏菲小心翼翼的接过我手里的排骨。

“没事儿,这点伤算个篮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混这么久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我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头。

“同志,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肩膀上插一把改锥,你都能忍得住。爷们!我真佩服你!”那警察拿出电话不知道给谁拨打了一通,朝着我翘起大拇指。

“必须的!”我笑了笑,猛地回过来味儿,肩膀上插改锥?我梗着脖子使劲朝后观望,后背上竟然直愣愣的插着一把螺丝刀,我嘴巴一咧,眼泪就掉了下来:“哎哟妈呀,疼死我啦!媳妇快帮我打1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