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 善良不是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盯着手机屏幕愣了两秒的神儿,走到楼下那一层才接起电话,尽量不让屋里的苏菲听见我打电话,“喂强子,怎么了?”我压低声音问道。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雷少强玩世不恭的腔调传了过来。

“先听坏的吧!”我叹了口气说。

“阿远受伤了,这会儿刚从重症监护室推到普通病房,陈圆圆失踪了,不过应该没什么危险,我觉得她可能是回老家了。”雷少强押了押声说道。

我赶忙问他,被谁伤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天晚上你拒绝掉陈圆圆。她不是跑了吗?阿远后来追出去,两人当天没回来,今天早上的时候医院通知的我,阿远这会儿仍旧处在昏迷当中,得等他醒了以后才知道谁下的手,伤了他的人,直接把他扔到了医院门口,没什么大碍,估计明天就能醒过来。”雷少强娓娓解释。

“那陈圆圆是个什么情况?你怎么能断定她没事呢?”我接着问。

雷少强出声:“她失踪前给你留下一封信,我手欠拆开看了看,大概意思就是她想出去旅行一段时间,然后老老实实的回老家嫁人。”

“唉..”我不禁叹了口气又问他:“好消息是什么?”

“那批黄金脱手了,王叔帮找的卖家,卖了将近八千万,我做主给王叔拿了一千万的好处费,剩下的钱你看怎么办?”雷少强语气里点着满满的亢奋。

我想了想后说:“给每个堂口拿五百万,留下两千万当公司的周转资金,剩下的全投进金融街,或者交给唐贵打理。”

“都拿给唐贵?”雷少强诧异的问道。

“嗯,那小子是台生财机器,钱只有到他手里才能变得更多。”我笑了笑说:“虽然我听不懂他那些专业术语,但是他有一句话我深信不疑,未来生活,网络肯定是人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简单的比方,咱们从上初中那会儿就泡网吧,你看看这么几年过去了,网吧有因为开不了下来倒闭的吗?不光没有倒反而越来越多,手机过去就是打个电话,发条信息,现在手机上都可以查怎么炒菜,唐贵是这方面的行家,我相信只要给他大笔资金投入,他一定能拿出更多的成绩回报咱。”

未来的几年里,唐贵也用实际行动像所有人证明我当初的投资是多么的明智。

“稳妥,你说什么是什么,反正最后赔了,黑锅也不用我背,嘿嘿..”雷少起贱笑起来,之后我们又聊了会儿别的,雷少强告诉我,最近胖子在栾城区表现的异常生猛,王兴的巨鳄堂横扫栾城区各大小势力,胖子功不可没。

这段时间石市道上的混混们都知道王者突然冒出来一个使关刀的黑胖子,最牛逼的就是昨晚上王兴和栾城区的几个老大摆台谈判。结果谈崩了,胖子以一敌三,跟王兴两人有惊无险的逃了出去,今天道上就传开了,胖子现在也是有外号的人了。人称“黑金刚”。

“胖子以一敌三?黑金刚?卧槽!”我感觉自己肯定出现了幻听。

雷少强笑哈哈的说:“是啊,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觉得特别的震惊,不过是真的,胖子现在变了,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碎嘴,而且冷漠了很多。”

“感谢经历吧,不管好的还是坏的,对我们的成长都是一味良药,跟王兴说一声。提胖子为巨鳄堂副堂主!”我同样开心的笑了,和胖子在一起玩的时间最久,论感情我们一直也算最好,过去他总是停滞不前,现在有进步了。我自然愿意不遗余力的拉他上位。

这世界没有绝对公平的事情,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有私心,有着各种七情六欲,朋友分很多种,而我和胖子无疑是最亲的那种,或许王者里同样还有不少很努力,愿意卖命的兄弟,但他们绝对不会像胖子一样平步青云。

挂掉电话后,我犹豫了半天。拨通陈圆圆的号码,那头提示已关机,我幽幽的叹了口气,心情稍微有点复杂,从楼道口抽了根烟后,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搓了搓脸,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又重新坐回门口的台阶上。

屋里苏菲和白灵儿仍旧有说有笑在聊天,白灵儿可能也是自己一个人妊娠。一个人生养孩子,在这方面特别的有经验,不住的跟苏菲说着注意事项和一些小窍门,我拖着下巴颏望着她们,现在的苏菲虽然没有当初那么性感迷人,但是却多了更多让我流连忘返的气质,她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时不时的伸手抚摸一下自己的肚子,母性光辉在那一刻一览无余,我想或许这就是家和亲情的魅力所在吧。

她俩从下午一直聊到傍晚,如果不是小志睡醒了,揉着眼睛喊妈妈,我估摸着她们能唠一宿,小志非要到楼下的小区去玩,我琢磨着苏菲也应该适量的运动一下。我们干脆出门散步,像是一家人似的温馨。

在小区的花园里溜达了一会儿,我们正合计晚上吃啥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红旗车缓缓开了进来,当看到那辆车牌照的时候,白灵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轻咬着嘴唇怔怔出神,那辆车停到我们住的楼口,紧跟着白灵儿的手机就响了。

我和苏菲互相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白灵儿长吁口气看向苏菲说:“菲菲,能不能拜托你和成虎帮我看一会儿小志,有人来找我了,我去去就回来。”

“你忙你的吧姐,小志交给我们了。”我笑容满面的冲她摆摆手,朝小志挥了挥胳膊说:“小志。咱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

“好!”小志奶声奶气的点点头。

白灵儿百感交集的叹口气,径直朝那辆红旗车走了过去,接着开门坐了进去。

“三三,你说那辆车会不会是孩子的父亲?”苏菲欲言又止的望向我,下午的时候白灵儿也跟苏菲大概讲了讲自己的经历。

我笑着刮了刮小志的鼻子说:“媳妇。不该咱们操心的事情不要瞎操心,白姐是个成年人了,何去何从自己心里有主见。”

我眯眼盯着那辆红旗车,默默把车牌号码记了下来,冀A00打头的车牌基本上都是石市政府的专用车。这样看来车里的主人即便不是石市政府的要员也是身份很不一般的角色,这年头只要跟政府挂上钩的人物都比较麻烦,如果有选择,我肯定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

我和苏菲正陪着小志玩闹,一个穿的脏兮兮的老头,背着个编织袋挪到我们跟前,应该是个乞讨者或者是拾荒的,小志吓得赶忙钻到我身后,老人颤颤巍巍的冲苏菲伸出手求助说:“好心的姑娘,我想到上海去看我儿子。现在就差一块钱的路费,你能不能资助给我?”

我寻思苏菲心软,这个忙肯定要帮,就伸手掏口袋摸钱,苏菲一把拽住我胳膊。笑容满面的朝老头说:“大爷,你把钱给我,我帮你买票去,我老公正好在车站上班。”

老人脸色一尬,赶忙改口:“我还差好几块钱,你给我一块,我再找别人讨几块去。”

苏菲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那你把钱给我,你差多少我都替你添上!”

“噗..”我直接憋出了内伤,暗暗的朝苏菲递了一个赞许的眼神,老头嘴角抽动两下,白了我们一眼,背起编制口袋落荒而跑。

“厉害啊媳妇,我寻思你那么善良,肯定想都不想就给他一块钱呢。”我搂着小志朝苏菲翘起大拇指。

“干妈妈好棒!”小志也拍着小手拍马屁。

苏菲撇撇嘴巴说:“善良不是傻,那老头脚下穿的皮鞋都比咱俩的衣裳贵,如果真是要饭的,我肯定毫不犹豫的给他钱,关键他是拿着别人对他的怜悯当成臭不要脸的资本,三三你也是,不要把怜悯当成爱。更不许把忘不掉当成放不下,我不傻,很多事情看透不说透,我允许你心里面有点别的小念想,但是不要太出格,否则我会不高兴的!”

“绝对不能,我不是那样的人儿。”我讪讪的抓了抓后脑勺。

“干爹不乖。”小志嘟着小嘴儿哼哼两声。

这个时候车里突然传来白灵儿的骂声,接着她气急败坏的从车里走出来“咣”的一下摔上车门,歇斯底里的大吼:“滚,你给我滚的远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