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白灵儿的过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白灵儿怒气冲冲的跳下车咆哮,我和苏菲全都站了起来。

小志的眼圈瞬间红了,声音很小的说:“妈妈生气了,每次黑车车来,妈妈都会哭羞羞,黑车车坏,我长大了要打黑车车...”

显然这辆黑色的红旗车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要不然也不会在小志的心中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宝贝儿不哭哈,妈妈没有生气,是你看错了!”我抱起小志往旁边走了走。他还是个孩子,不应该看到大人之间的这种复杂关系,对他的身心健康都不利,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年我没有亲眼目睹我爸妈吵架摔砸的话,或许我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吧。

“三三,我要不要过去把白姐拉走,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多可怜啊!”苏菲轻轻拽了拽我胳膊,满脸揪心的问道我,此时白灵儿跟车内的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她满脸挂泪的咆哮,不住的踢打车门:“凭什么?凭什么你说什么就得是什么?我不同意!”

车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想要拉拽她,白灵儿气急败坏的一把甩开对方惊声尖叫:“不要碰我!”

“妈妈哭了。”看到自己妈妈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小志也委屈的嚎啕大哭起来。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我说:“媳妇你带着小志先到那边走走,别让孩子看到那么多纷争,我从这蹲会儿看看什么情况,能不掺和别人的家事还是少掺和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只要车里的人没有动手打白姐,我就不过去了。”

苏菲乖巧的点点头,牵着小志的手朝另外一头走去,我又往红旗车的附近凑了凑,点燃一根烟,装作看热闹似得伸直脖子观望。

车里的那个男人至始至终没有下来,只是时不时的伸出手想要拉白灵儿进去,白灵儿的情绪特别的激动,根本不给对方一丝机会,周围很快就围上了不少好事的邻居指指点点议论。

白灵儿披散着头发,狰狞的喊叫:“你凭什么把小志带走?小志从生下来到今天为止,你尽过一天职责吗?你都不要想,我就算是饿死也不会把孩子给你的!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再无瓜葛,我不需要你赔偿我任何,那几年的青春,我就当是浪费在狗身上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你老婆似得,抓住你的把柄威逼你做任何事情!”

看到周边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我也趁机往跟前挪了几步,隐约间听到车里的男人说什么喜欢,爱之类的话,估计是在哄白灵儿吧。

白灵儿情绪微微缓和一些,擦拭着脸上的泪花说:“我想要的,不是百分之九十的喜欢,而是百分之一百的爱。如果你做不到,我不会勉强你!也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和我儿子!”

望着白灵儿哭泣的脸庞,我叹口气小声喃呢:“爱之深,责之切吧。”

楼前的吵闹总算惹来了小区的保安的注意。四五个保安走过来盘问怎么回事,可能是怕自己被人认出来吧,那辆红旗车没有再久留,关上车门,掉了个头就倒出小区,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竭力张望想要看清楚车里人的模样,不过车窗上好像贴了一层折射膜,里面可以看清楚外边,外边却看不见里面。

等车开出小区。我掏出手机把那辆车的牌照编辑一条短信给蔡鹰发了过去,让他给我查查到底是石市的哪位领导这么牛逼,从邢城“金屋藏娇”不说,现在居然还来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

白灵儿无声的蹲在地上抹眼泪,旁边不少上岁数的老太太好心上去安抚。几个保安都是男人又不好帮忙搀扶,我快步走了过去,冲她说:“别哭了姐,让人看着笑话。”

我不说这话还好点,谁知道刚说完,白灵儿哭的更凶了,干脆坐在地上抽抽搭搭的哽咽起来:“他要带走小志,要把小志带回石市,还说以后不许我和小志再见面...”

“放心吧,儿子是你生的。你养的,只要你不松口,谁也不能带走,这事儿老弟给你打包票!”我冲她伸出手。

白灵儿双眼噙满泪水,朝着我哭撇撇的呜咽:“可他是...”或许考虑到周围人多嘴杂,白灵儿愣是把话又咽了回去,我心里不禁感叹,真是个善良的女人,都被人欺负到这个份上了,仍旧还会顾全那个“负心汉”的苦衷。微笑着看向他说:“你放心吧姐,不管他是谁,他如果老老实实的跟你讲道理,咱们就跟他谈条件,他如果敢和你耍混蛋,就算他是市委书记,舍得一身剐,我也敢把他拉下马!”

我拉起她的胳膊往小区的花园走,冲着她小声说:“母子连心,你哭,小志也跟着难受,把眼泪擦干净,别让孩子心理产生不好的印象。”

“嗯。”白灵儿使劲点点头,委屈的眼泪刚刚擦完就又淌下来,止也止不住。

我长出口气说:“姐。生活其实很简单,过了今天就是明天,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也没有忘不掉的人,相信我,这事儿很好解决的!哪个当官的不怕自己的乌纱帽被摘掉,狗日的再跟咱耍横,我想办法举报他!”

白灵儿一手捂着嘴,一边擦眼泪,抽泣着说:“我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

“不知道怎么说就先不说,等你想找人谈心再喊我和菲菲,咱们都是朋友,我这个人很信缘的,老天爷既然安排咱们遇上。就说明咱们有缘!”我左右掏了半天,也没用摸出一张卫生纸。

苏菲领着小志从旁边走过来,小志手里抓着一张纸手帕特别懂事的替他妈妈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跟着哭:“妈妈不哭,小志不走...”

瞅着眼前这一幕。我真心有点难受,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把亲生骨肉拱手让人更痛苦的了,苏菲的眼圈也红了,默默的站在我旁边望着这对母子。

白灵儿抹了一会儿眼泪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把她的故事跟我们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之前她说自己的事情比较复杂,我还以为只是随口一说,等她讲完以后,我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白灵儿和红旗车里的那位并不是普普通通的情人关系,简单说,她是个“代孕”的,车里的那位“金主”和他妻子结婚几年都生不出来孩子,后来一检查是女方有问题,两口子就商量找个代孕。也就是现在的白灵儿。

那会儿白灵儿的母亲得了重病,急需要一笔钱,车里的“金主”资助了她,后来白灵儿答应帮人“代孕”,头一胎生了一个女孩。根据双方提前拟好的合同,对方给了白灵儿十万块钱后就彻底撇清关系,坏就坏在代孕期间,那位金主对白灵儿各种嘘寒问暖,一来二去两人就产生了感情,再后来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直到白灵儿第二次怀孕,检查出来是个男孩儿后,金主的老婆不干了,非要把男孩抢回自己手里抚养,别看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可在很多人的心中仍旧有着“重男轻女”的想法,白灵儿自然不依,结果怀孕期间,被那人的妻子雇人差点给打流产,万般无奈之下才逃到了这里,直至把小志生下来。

白灵儿以为没事了,可是在小志一周岁生日的时候,那个男人又出现了,见面就跪下求白灵儿原谅,还保证自己一定会离婚和白灵儿在一起。两人之间本来就有感情,架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白灵儿同意等他,这一等就是两年多。

男人对白灵儿确实很好,隔三差五就会打一笔钱过来,对白灵儿的任何要求都不会含糊,唯独在孩子这件事情上,他总会不经意间的提出想带走抚养。

“其实我也知道他是骗我的,可我没办法,我喜欢他,魔怔一样的爱他!”白灵儿脑袋耷拉的很低,眼泪又一次无声的蔓延出来。

“白姐,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看我能不能托人跟他谈谈,石市我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白道朋友。”我皱着眉头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