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 正主现真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苏菲驾驶着“帕萨特”冲进高速路口,一直悬在我嗓子眼的心脏才总算放了下去,我被丑皇拿胳膊肘死死的卡住脖颈,几乎快要岔过去气儿。

反正苏菲现在逃走了,我也彻底放下了心理负担,狗日的勒我脖子,我就拿拳头使劲砸他的肋骨,他勒的我越紧。我出拳就越用力,同样我打的他越疼,他勒在我脖子的力度也就越大,我们两人如同小学生摔跤似得滚在地上,旁边围着那帮穿黑西服的小青年进退不得,也不知道该不该上手。

说到底这家伙的功夫要比我好上很多,我们只僵持了不到半分钟,他一个利索的单臂擒拿,一把攥住我的手腕,直接将我胳膊反扭给制服了。

我脸贴地面的被他按在地上,他照着我后背和后脑勺上“咣咣”就是一顿猛踢,连续踹了我几脚后,丑皇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一般,摆了摆手,四五个手下立马上来将我按的死死的,还从口袋拿出来提前准备好的尼龙绳捆绑住我的手脚,丑皇接着又回过脑袋叽里呱啦的叨叨了一通岛国话。

五六个青年一弯腰“嗨!”了一声,快速钻进两辆奥迪车里朝着高速路口追去,不用想也知道狗杂碎们肯定是去撵苏菲了。

我瞬间急眼了,剧烈挣扎起来,冲着丑皇破口大骂:“草泥马,你个狗篮子,你们岛国人都像你似得做人办事这么尿性吗?整不过老爷们就特么对女人下手?”

“闭嘴!信不信我马上打死你?”丑皇一脸踩在我脸上,故意拿鞋跟蹉了两下,摩的我脸火辣辣的疼。

我冲着他冷笑说:“你爷爷我还真不信,有本事马上弄死我!老子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如果这次我不死,我他妈一定剁了你的腿,拿胶水封上你那张狗嘴!”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帮狗逼就是奔着要我命来的,可是通过刚才的打斗再加上他们用尼龙绳捆住了我,我基本可以确定,他们并不想弄死我,至少现在不会,至于什么原因,一时半会儿我也猜不透。

“赵成虎。咱们长话短说!我问你,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丑皇蹲在我脸跟前,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用刀尖从我的面颊慢慢往下滑动。凉冰冰的刀刃刺激的我汗毛就竖了起来。

我深呼吸两口,对着他脸“呸”就吐了口吐沫,邪笑着低吼:“你爹我还真不想活了,求死!”

“西勒!”丑皇抹干净脸上的吐沫星子,一刀扎在我大腿上,同时抬起胳膊照着我脸上就是一巴掌,这一耳光狗杂碎八成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打的我耳朵“嗡嗡”的轰鸣起来。鼻血顺着我嘴边一滴一滴往下的淌落。

“卧槽尼玛!”我疼的嗷嗷嘶吼起来,脑门子上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没想到这孙子竟然敢真扎。

丑皇摆摆手,两个青年一左一右架住我胳膊将我拽了起来。我疼的“嘶,嘶”的一个劲倒抽凉气,右腿上的裤子已经完全被血水给浸湿了。

我使劲晃了晃发晕的脑袋,整理现有的信息,他们把我抓住既不干脆做掉,又没有带进车里拖走,图的是什么?我猜测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而且那人的来头绝对不小。不然以稻川商会对我的憎恨程度恐怕早就下手了。

想通了这点,我反而一点都不怕了,舔了舔自己的鼻血,朝着丑皇狞笑:“狗篮子,你记住刚刚对我的羞辱,不管待会谁来见我,提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老子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弄残你!”

“八嘎呀囖!”丑皇照着我狠狠的就是一记勾拳,这一拳正中我的胃部,打的我当场就弯下腰去干呕了几声,出门前喝的那点粥全吐了出来,我竭力直起腰杆,朝着他冷笑:“怎么了?是不是没吃饭?就这点劲儿还他妈没有按摩院的小姐给力!”

如果不是两条胳膊被尼龙绳绑着,我真有心思跟丫拼了,丑皇甩了甩两只手掌,摆出一副打拳击的样子,照着我的肚子,一拳接一拳的猛掏,打的我肠胃里的东西瞬间喷了出来。疼的要命,“咚咚”的声音好像砸墙似得,我自己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连续怼了我十多拳后,丑皇喘着粗气问我:“现在想谈了吗?”

“谈你麻痹...”我一张嘴,喉咙微微一甜,一股血红色的粘稠液体顺着我嘴就流了出来,我胸前好像刚刚被汽车压过一样,稍微喘口气都疼的不行。

我摇摇欲坠的晃了晃身子,觉得脑子有点缺氧,一头栽倒在地上,差点晕厥过去,从社会上混了这么久。我被人砍过,也被人拿棍子铁棍抡过,但从来没有让人用拳头打成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咬着嘴皮发誓。老子一定记住今天的耻辱。

从那几个稻川商会的马仔开车去追苏菲到现在,差不多过去有二十多分钟了,那帮人始终没回来,我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至少说明苏菲现在还是安全的,拖延的时间越久,对苏菲越好,雷少强他们速度如果能够快点的话,我想苏菲应该会有惊无险。

“谈不谈?”丑皇掐住我的下巴冷声问道。

我虚弱的嘲笑他:“咳咳咳,谈吧!想谈什么?是不是关于你妈远嫁中国,我给你当后爸的事情?”

“去尼玛!”丑皇又一次被我激怒,一巴掌重重呼在我脸上。我刚刚才止住的鼻血再次跟喷泉似得往外涌了出来。

这个时候,突然从邢城的方向由远及近开过来一排的黑色小轿车,清一水的奥迪标牌。

看到那十多辆奥迪车,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现在“奥迪”这么不值钱吗?怎么谁也开的起。丑皇摆摆手,示意两个小弟把我抬进他们的车里,好不容易才看到人影,我肯定不能放过这样的体会,马上挣扎起来。

那排奥迪车的速度很快,我挣扎的时候就已经开到了高速路口,“救命啊!救救我!”我慌忙朝着他们呼叫。

和预想的结果完全不同,迎面开过来的那十多辆奥迪车压根停都没停,直接绕开我们冲进了高速路里。

就在我都快要绝望的时候,奥迪车队里的最后一辆车“吱”的一下停住了,紧跟着从车里蹦出来两个膀大腰圆的青年,一个戴着墨镜,另外一个耳朵上扎着一排的小耳圈,这两人我都见过,正是之前给了我“五十万”感谢费的那俩台湾人,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同样也看见了我。

墨镜男大声喊叫:“吕是赵先生吗?”

“是啊,你不认识我了吗?快点帮我一把!”我赶忙狂点脑袋。

“花生森么事情了(发生什么事了)?那位朋友,你先把人放开可以吗?”戴耳环的汉子像是好奇宝宝似得问我。

我开嗓门喊:“我被人绑架了,快来救我!”

“赶紧滚蛋,不管你们的事,别多管闲事!”丑皇吓唬两人。

墨镜男理都没理他,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前面的十几辆车瞬间全都停了下来,紧跟着十多辆奥迪车里钻出来二十多个壮汉,这帮壮汉大部分都得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看起来极具震撼力,打头的那辆奥迪车里最后走下来一个穿着黄色唐装的中年人。

我听到边上的丑皇声音很小的嘀咕了句:“福清帮怎么跑到这种地方了。”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红旗车从高速路口出来,径直开到了我们跟前,车里走下来一个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中年人,中年人穿件卡其色的风衣,头上带着渔夫帽,脸上还捂着口罩,一副怕被人认出来的样子,可我认识那车的牌照,正是之前去找白灵儿的那台车,那么这个男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