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 别人的生死,与我何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那青年声音的一刹那,我条件反射的转过去脑袋,对方的声音实在太耳熟了,我看到一个剃着不足“三毫米”劳改头的年轻人佝偻着后背不住的冲丑皇点头哈腰。

丑皇先是机敏的夺过来我手里的左轮,塞进了自己的怀里,才皱着眉头望向那个青年。

青年脸上带着一次性口罩,上身穿件藏青色的牛仔装,里面衬件圆领的白体桖,脖颈上纹着一只狰狞的骷髅头,骷髅的嘴巴刚好在他的喉结处,看上去栩栩如生,看清楚这一切后。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起来,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时候林昆竟然会出现,而且还是以这种身份出现。

跟我的视线碰撞在一起,林昆轻轻眨巴了两下眼睛,又快速看向丑皇。

“废物,差点破坏了我的好事,知不知道车里面的小男孩可是福清帮一脉的传人?掌控了他,就等于掌控半个福清帮!”丑皇瞟了眼林昆。打发叫花子似的摆手驱赶道:“没有你们的事情了,回去告诉周波,以后刑城的所有药品,我们稻川商会半价给他提供!”

我这才想明白丑皇为什么会大发雷霆。敢情这逼并没有半点仁慈的心理,而是是打着活捉欧阳振东的儿子用以要挟福清帮的念头,操特妈的真是够阴险。

“老大,那把手枪是您的吗?”那青年磨蹭着往前走了两步。很突兀的指向丑皇的脚边,丑皇下意识的低下脑袋寻找,这个时候我突然暴起,两手环抱住他的双腿使劲往怀里一揽,丑皇立马重心不稳的向前倾倒。

另外一边的林昆在我动手的同时,也一个大跨步蹿过来,左手握住丑皇攥枪的手腕用力往上一举,“逑,逑”几声脆响,丑皇朝天叩动了几下扳机,直至枪卡壳,林昆才右臂抡圆,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丑皇的下巴颏上。

我抱住狗日的两条小腿,张嘴就咬了上去。

丑皇吃痛的大声嚎叫起来,林昆两手搂住他的右臂往自己肩膀上一背,“喝!”的低吼一声。一个潇洒的背摔就将他给扳倒在地上,这一下也不知道林昆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险些将我也一并给带了起来。

丑皇倒地的一瞬间,林昆手疾如电从他怀里掏出左轮枪抛给我低吼:“帮我压场。其他事情交给我解决!”

我接过枪指向对面那群傻了眼的小混混冷笑:“全部双手抱头蹲下!谁他妈敢乱动,我就嘣了谁!”通过刚才丑皇的话,我猜测这帮家伙估计就是刑城本地的混子,收了稻川商会的好处,帮忙做掉我,对于这种狗逼,在咱们中国的近代史上有一个近乎完美的绰号,统称他们为“汉奸”。这种人其实比稻川商会的畜生还有可恨。

一帮小混混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跑!”

三四十号小混子齐刷刷的掉头就逃,我想都没想就开了一枪,一个混子应声倒地。其他人立马脚上跟装了刹车片似的愣在当场,我抽了抽鼻子说:“枪里子弹不多,一共就还剩下两颗,谁敢动谁倒霉!”

我一人一枪立时间把这帮混子们全都给唬住了,一个不落的老老实实抱头蹲在地上,我这才把目光又投向另外一边打的正激烈的林昆和丑皇,丑皇这头畜生虽然做人办事很变态,但是手上的功夫确实不弱。和林昆你来我往的酣战正凶。

望了一眼旁边生死不明的欧阳振东,我跑过去探了探他鼻子底下,确定还有气,赶忙将他搀扶到车跟前,背靠着轮胎,奥迪车里面的小男孩嗓子都快哭哑了,我从欧阳振东的身上摸索了半天找到车钥匙,将孩子抱了出来。

欧阳振华的儿子叫欧阳狼。此时红着两只小眼睛,仇视的盯着正和林昆打斗的丑皇,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安慰说:“阿狼,放心吧!你爸爸不会有事的。”

其实我这会儿很想打120。但是枪伤又不同于别的,医院处理起来很麻烦,而且还需要警察在场才能做手术,我不清楚欧阳振华在内地有没有什么案底,万一弄巧成拙的话,到时候可就是害了他。

“超人叔叔,阿伯现在一定很疼。”欧阳狼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放心吧,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有些不敢和他透彻的眼睛对视,我也不敢确定欧阳振东会怎么样,再这样煎熬下去。我想他可能真的会出事吧。

欧阳狼蹲在他爸爸的跟前,稚嫩的小手轻轻捂住他爸爸潺潺冒血的伤口,带着哭腔哀求:“阿伯,你千万不要死。阿狼害怕!”

我抽了抽酸涩的鼻子,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侧头望向另外一边打斗正凶的林昆和丑皇,轻轻喊了一声:“昆子。救人要紧!”

林昆一个侧踢踹开丑皇,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点头:“好!”

接着林昆如同猛虎扑食一般朝着丑皇就撞了上去,丑皇抡起胳膊砸向林昆,林昆躲都没躲。仍由对方的拳头捣在自己脸上,哪知道这一拳落下去,丑皇就中了林昆的套路,不等他往回收胳膊。林昆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照着丑皇的小肚子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踹出去老远。

丑皇踉跄的倒在地上,林昆再次如同大鹏展翅似的扑上去。丑皇就地想要滚了两下想要躲开,林昆好像提前算好了这孙子滚动的路线,提前一步迈过去,一脚狠狠的跺在丑皇的左手上。“咔嚓”一声脆响,丑皇发出哭爹喊娘一般的惨叫,接着林昆又一脚踏在丑皇的右腿膝盖上,又是一阵骨头碎裂的脆响,丑皇如同蛆虫一般在地上蠕动着挣扎。

“杀了他!”我咬着嘴皮低吼。

林昆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说:“三子,今天不能杀他。”

“那我自己动手!”我握着左轮走了过去。

林昆一把握住我的胳膊摇摇头,很小声的说:“第九处不能参与地方势力争斗,我已经违反了规定。如果让上面查出来的话,我会受处分,你也难辞其咎,最重要的是会很危险,咱们有第九处,难保岛国有什么别的组织,我动手代表的是国家,有些事情你应该懂吧?”

我犹豫了几秒钟后点点头。恨恨的看了眼蜷缩在地上的丑皇,这个时候倚靠在车边的欧阳振东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林昆拍了拍我后背说:“先救人吧,我知道刑城有个手法不错的赤脚医生!”

我和林昆一起将欧阳振东搀进车里,林昆开车,我从后面拿自己的外套捂住他胸前的伤口,开起那辆前轮胎完全瘪了的“奥迪”横冲直撞的驶向刑城。

路上我问林昆,为什么不早点动手,早点动手的话,欧阳振东兴许不用受伤。

林昆面无表情的打着方向盘说:“说真话,别人的生死与我无关,我只在意自己兄弟的安危,说假话,我们有自己的规矩要遵守,我到刑城是执行任务的,这下暴露了身份,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去交差。”

“是缉拿王一吗?”我忍不住问道。

林昆怔了怔摇头说:“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贪官,三子你别和王一走动的太近,他身上的故事太多了,和他走的近,我怕会害了你。”

“可他是花椒的亲爹啊!”我试图劝阻林昆。

林昆点点头说:“就是因为这个,上一次围攻他的时候,我一直都在走神儿,我不方便说太多,总之你信我,王一很不简单!”

林昆开车载着我们开到刑城市中心的地方,在一间底下停车场里,他一脚踹开门岗室的门,冷声道:“救人,老价钱!”

门岗室里有个穿一身灰色制服的小保安,正趴在桌上打瞌睡,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我一下子乐了,那小子也瞬间笑了,我俩异口同声的指向对方:“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