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 神奇的小保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穿灰色保安服的小青年跟我互相对视在一起,异口同声的开腔:“是你!”

这家伙不是别人,竟然是那次帮着我一块救孩子的那个“富二代”,上回看他开着一辆白色的奥迪小跑,我还寻思小伙儿应该是邢城本地的纨绔呢,不成想竟然是个看车库的保安。

听林昆刚才的口气,他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手法不错的赤脚医生吧,可是这家伙真的会看病?我表示各种怀疑,看到我俩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林昆不解问我:“你们认识?”

“算认识吧,有过一面之缘。”我微微点了点脑袋。

他瞬间有些不乐意了,撇着嘴说:“哥们你怎么不实诚呢。啥叫算认识?咱们可是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你忘了上回咱俩配合的亲密无间!”

我瞬间被他那副哀怨的小媳妇模样给逗乐了,暼了眼这间至多八九平米的值班室,土黄色的墙面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一张旧课桌改成的办公桌上随意丢着几本坦胸漏乳的限制级漫画书,桌角堆着一个塞满烟头的方便面小桶。

最值钱的应该就是靠近墙角的那台遍布尘埃的电风扇,怎么看也没有半点医生的味道,我心说林昆该不是被这小子给耍了吧。可转念又一想以林昆的智商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我就不浪费时间介绍了,苍蝇帮忙搭把手,外面奥迪车里有个中枪的朋友。你看看还有没有救!”林昆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一听到正经事,青年的脸色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只不过丫天生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即便收起嘴角的笑容。仍旧让人看着特别不着调。

之后我们仨人一块离开值班室,“哥们你别看我这样,我真是个医生,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苍蝇,是昆哥的前同事,也和他是关系很好的朋友。”青年拨拉了两下自己乱糟糟的黄毛,朝着我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单说长相他其实挺帅的,有点像小版的谢霆锋,就是身形消瘦很多,属于去掉骨头,没两斤肉的那种。

“前同事”这仨字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林昆是第九处的,他竟然说自己和林昆是前同事,也就是说这家伙过去也是第九处的人?可是看他这幅尿性怎么也不像啊。难不成这家伙还是个隐藏的高手?我点点头微笑说:“我叫赵成虎,是林昆的拜把子兄弟。”

林昆嘘了口气,搂住我肩膀说:“三子,苍蝇的身份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他是被第九处淘汰的,没有受过什么训练,而且他的特长也不是战斗,身份万一揭穿后,肯定会有麻烦。”

“第九处淘汰下来的?”我疑惑的问道。

林昆“嗯”了一声说,你可以把第九处理解成是一间学校,隔段时间就会有期中考试,考上的继续念书。考不上就清理回家,苍蝇就属于这样的,他本来要是被当成第九处的私人医生培养的,可是后来组织为了安全起见。不需要这些非战斗成员了,就把他给淘汰回来。

我赶忙点点头,心里同时又有了新的念头,这家伙当初能被第九处选上,就说明肯定是天赋异禀,即使被淘汰了,也指定比平常人强上很多,如果能够拉拢到我们王者的话。大家以后受伤或者别的什么的,就不需要再冒险去医院,想通这点,我乐呵呵的说:“放心吧,我嘴巴紧!对了苍蝇哥,你现在就从这地方当保安啊?会不会有点屈才了?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地方,换份工作?”

苍蝇笑呵呵的说,我主职是保安。兼职黑市医生,这地方挺好的,偌大个车库我一个人说了算,赶上运气好。停几辆好车,我还可以免费开着去泡妞,换工作可不一定比现在惬意,谢谢赵先生的美意了。

他这么一说,我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那天看到他开辆奥迪车了,敢情是偷别人的车开的,怪不得说自己没手续。

“你那辆车最后怎么样了?”我好笑的问道他。

苍蝇破口大骂:“别提了,那辆车不是我的,我差点没被车主打死,赔了人家几万块钱的修车费。”

我们把欧阳振东从车里抬出来,苍蝇可忙坏了。又是掐人中,翻看欧阳振东的眼睑,又是号脉的观察了好半天,才领着我们朝车库顶头的一辆布满灰尘的小型客车走了过去。

一路上欧阳狼紧紧的揪着我的衣角。一步不敢撒开,我摸了摸他的头安慰说:“阿狼别怕,这位叔叔可以救你爸爸的。”

“超人叔叔,刚才你们进屋的时候。大熊叔叔给我阿伯打电话,说是接到了超人叔叔的老婆,让你不要担心。”欧阳狼笨拙的从口袋掏出他爸爸的手机递给我。

一听说找到苏菲了,我赶忙拿起手机回拨了过去。叫大熊让苏菲接电话,大熊告诉我,苏菲疲劳过度昏迷了,他们现在在邢城的医院。

“你确定我老婆没事吧?”我不放心的问道。

大熊跟我保证一定没事。接着很焦心的问我:“吕和我大仔到哪里去了,我家公子刚刚说我大仔流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经过大概跟他讲了一下,一听说自己老大中枪。隔着手机我都能听到那边沸腾了,好多汉子的咆哮声响起,大熊愤怒的问我现在在哪。

我把地下车库的位置告诉了他,叮嘱他不要带太多人过来。做手术需要绝对的安静,另外一定帮我保护好苏菲。

打完电话后,我慌忙蹿上了那辆泛旧的小客车里。

走进小客车里面,我瞬间惊呆了,客车的内部是经过特殊改装的,里面的座位都卸了,立起来几张小床,四周还有一些四四方方的小柜子。每个小柜子上面都贴了一张标签,应该是中药的名字,看上去很是专业。

靠近车尾的地方是一方手术台,顶上还有几盏做手术用的那种无影灯,旁边有个小摆台,密封袋里放着一些做手术用的工具,整个车厢里充斥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按照苍蝇的吩咐,我们把欧阳振东扶上手术台。苍蝇从手术台底下拿出两件崭新的白大褂,一次性手套和口罩,冲着我说:“你带着孩子先下车去,不要让小孩看到那也血腥的场面,同时帮我们放哨,不要让任何人打搅到我们,这里交给我和昆哥就好。”

“我朋友没问题吧?”我担心的看了眼欧阳振东,问向苍蝇。

苍蝇边往身上套白大褂,边说:“做任何手术都有风险,谁也不敢承诺百分之百的成功,我会尽力,也希望他的身体扛得住。”

见他们打算开始手术了,我抱着欧阳狼走下车,下去以后我点燃一根烟,使劲嘬了两口,心底暗暗朝着满天神佛祈祷,千万要保佑欧阳振东化险为夷,不然的话,我根本解释不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福清帮的那些壮汉肯定得迁怒到我身上,最关键的是苏菲现在在他们手里。

半个多小时以后,大熊和小熊带着两三个汉子来到车库,我们一起守在下面等候结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不知不觉中过去两个多钟头,小客车里始终没有人出来,说明手术仍旧在继续,我蹲在地上,抽了差不多半包烟。

脸上戴着黑墨镜的大熊突然问我:“赵先生,你亲眼看到我大仔是被稻川商会的人伤害的吗?”

“欧阳大哥是被丑皇打伤的,这点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点了点脑袋,刚刚才说完话,苍蝇急急忙忙的从小客车里跑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