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 暗中保护的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苍蝇匆匆忙忙的从小客车里跑出来,我和大熊停止交谈,紧张的望向了他。

“苍蝇哥,怎么了?”我揪着眉头问他。

苍蝇解下脸上的口罩,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接着大口大口的喘息两下,先是打量了几眼旁边的大熊小熊,接着又看向了我,我们所有人全都紧张的冲他靠拢过来,小熊带着浓重的鼻音问:“医生先生。我大仔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危险?”

“靠呗,你素不素不会说人话?闭嘴!”大熊一巴掌拍在小熊的后脑勺上咒骂,板着脸问苍蝇:“医生先森,缺血缺肾,喔们都有,缺多少钱,我们都可以付,拜托吕,一定要救活我大仔。”

我斜眼瞟了瞟大熊,他比他弟弟更不会说话,这两家伙的名字和脑子真是绝配,神经大条的典型代表,我摆摆手打断两人,问向苍蝇:“别装深沉,到底怎么了?”

苍蝇抓了抓自己后脑勺,弱弱的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就是做手术刚才有点累了,想出来抽根烟,透口气的,那啥,两位壮士,你们老板没什么大碍,子弹离着心口远着呢,你们要是没事的话,能不能到长椿街去帮我买份蛋炒饭。记得加俩蛋,谢啦!”

“没问题,没问题!”大熊和小熊带着几个壮汉开车就驶出了车库。

“老天爷,他们真的是黑涩会吗?我怎么感觉..咳咳,买一份蛋炒饭,这么多人出马,老板不被吓哭才怪。”苍蝇挪揄看向我,我从口袋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递给他笑了笑说:“关心则乱而已,你确定欧阳大哥没事了吧?”

“叔叔,我阿伯真的没事了吗?”欧阳狼小心翼翼的问道。

苍蝇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放心吧,叔叔可是出了名的妙手回春,你可以进去看看你爸爸了,但是不要大声吵闹,会影响到他的。”

欧阳狼赶忙点点头,蹒跚的跑进小客车里。

“阿伯是爸爸的意思吧?我特么简直是个语言天才!就和刚才那小朋友一样的可爱。”苍蝇呲着牙,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一脸臭屁的表情。

“谢了,苍蝇哥!今天的恩情我记到心里了!”我朝苍蝇抱拳鞠躬。

苍蝇叼着烟卷点点头说:“小问题,病人的身体素质不错,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经常训练的。而且子弹偏离心口好几厘米,就是失血过多,估计还要昏迷几天,哥们,你到底是干嘛的?那天看到你追人贩子。我就觉得你不简单,刚开始时候还以为你是个特警呢。”

“我啊?我身份挺猫腻的,算是警察,又算是个混子,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算啥,嘿嘿..”我也点燃一根烟,跟他肩并肩的靠在一起,这小子看上去不着调,不过给人感觉很舒服。

我嘬了口烟嘴问他:“对了,你真实姓名叫啥?我觉得老苍蝇苍蝇的喊你。显得挺不尊重的。”

“咳咳..你还是叫我苍蝇吧,喊真名的话,我觉得才更像在骂街。”苍蝇一口烟呛着了,摆摆手冲我不自然的笑道。

我撇撇嘴说:“说呗,我就不信还有什么名字比苍蝇更侮辱人的。连名字都不知道,显得咱们多生分呐。”

“史尚非,我本名史尚非!”苍蝇涨红着脸小声念叨。

史尚非?屎上飞..我瞬间喷了出来,强憋着笑意,捂着嘴点头说:“我也觉得苍蝇这名字挺好的,高端大气,而且轻松写意!”

“想笑就笑呗,反正我习惯了!”苍蝇斜楞眼睛瞄着我。

“对了,昆子呢?”我好不容易把笑意压下去,伸直脖子往客车门口看了两眼问道。

苍蝇舔了舔嘴皮说:“走了。他从另外一扇门离开的,他说得抓紧时间完成任务,不然身份被人揭穿的话,更容易出乱子,而且现在不适合跟你呆的时间太久,会给你引起麻烦的,你放心好了,昆子在我们这几期学员里一直都是顶尖的存在,不管是功夫还是智商,出去做任务。从来没有失手过,我要是有他一半的实力,也不至于被淘汰。”

“又走了啊?我都没来得及跟他一块喝顿酒,说实话,我都好几年没和他坐在一起好好的唠唠嗑。打打屁了!”我有些失落的叹口气。

苍蝇笑了笑说:“第九处很悲哀的,地狱式的训练,杀戮一样的生活,人能保持还有基本的情感已经很不错了,昆哥是个异类。做事特别的走脑子,而且对每个人都很照顾,不光在第九处受待见,在我们这些淘汰的失败者中也很有威望,不夸张的说,他全国各地应该都有朋友。”

“第九处那么庞大吗?”我好奇的问道。

苍蝇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并不庞大,虽然每年都会从监狱里招很多人进去集中培养,同样也会淘汰很多人,听我当初的教官说。好几年都够呛能吸收一个正式的成员,核心成员绝对不超过一巴掌,实际到底有几个人,我也是道听途说,因为大部分都是像我这样经过一些培训的半吊子。”

“监狱?”我不解的说道。

苍蝇点点头说:“嗯。大部分都是重刑犯或者死囚,第九处会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加以培养,其实就是给一些死刑犯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像我这样的淘汰者,虽然没什么机会为国效劳。但至少保住了自己的小命,平常只需要提供当地的一些信息,每月都会有笔收入打进银行卡里的。”

“你这算泄露国家机密吧?”我坏笑的问向他。

苍蝇怔了怔说,啊?你不知道?我还以为昆哥会告诉你呢,我说的这些算不上什么国家机密,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更高层,而且从第九处淘汰出来都会签一份保密协议的,除非你想我死,我猜你肯定不会那么不讲究。

“那可不一定喔?你现在应该属于自由身了吧?”我邪恶的吧唧了两下嘴巴。

苍蝇紧张的捂着胸口说:“哥们你别闹,我只卖身不卖艺!”

我们闲聊了一会儿,大熊和小熊拎着几份香喷喷的蛋炒饭回来,苍蝇大大咧咧的直接蹲在地上扒拉饭,刚才我有意无意的跟他表示出想让他跟着我混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是不愿意还是有别的想法,装傻充愣的搪塞过去。

我心说不管怎么样,至少认识一个黑市医生,兄弟们以后要是再受点伤什么的至少不会手足无措,反正石市距离刑城挺近的,如果真有需要,我们大可以把人送到这里来。

吃罢饭。大熊和小熊打算把欧阳振东接走,苍蝇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后,就跟我们挥手告别,我也准备和他们一起走,去看看苏菲到底怎么样了。坐进车里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貌似没给人家结医疗费。

赶忙跑下车,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他,苍蝇也是够极品的,嘴上喊着“不用不用”,手却很老实的接过来卡,朝着我挤眉弄眼的说:“哥们,以后再有生意,随时可以光顾我,保证药到病除!”

“要不你跟我一起回石市吧?从那保证能让你挣钱挣到手软。”我冲着他挑了挑眉毛调笑。

苍蝇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说:“过阵子吧,现在真不行,我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人,等确定没戏后,再做别的打算吧,不管怎么说,认识你很高兴!”他很正经的朝我伸出手掌。

跟他握了下手后,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他,乐呵呵的说:“我或许会在刑城呆一阵子,有啥需要帮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

告别了这个奇葩的小保安,我跟随大熊、小熊一块开车往刑城市人民医院出发,路上我问大熊:“你们是在哪发现我媳妇的?”

“在高速路上的一个无人服务站,她当时晕倒在车里,稻川商会追出去的两辆奥迪车也停在附近,不过车里没有一个人,车座上有血迹,周边还有打斗过的痕迹,我猜测稻川商会的杂碎们,应该是被什么人给做掉了,我们找到你妻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或许暗中保护你妻子的人正在处理尸体。”大熊想了想后回答我。

“被人做掉了?”我费解的揉了揉太阳穴,会是什么人在暗中保护苏菲?我正暗自揣摩的时候,手机响了,雷少强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带着人赶到了刑城,问我现在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