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 回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担架床躺着的那个男人大概三十五六岁,胸口一把护心毛,肚子上纹着尊弥勒佛,看上去就很社会,我掐着指头把他嘴里的袜子拽出来,侯老五扯开嗓门就喊“救命!”

胡金从旁边一拳头就怼在侯老五的嘴上,直接干掉他两颗大门牙,恶狠狠的吓唬:“再逼逼一句,马上弄死你!”

侯老五绝对也是从社会上混迹很久的人物,自然分得清眉眼高低,抿住嘴巴不敢再吱声。

我调侃的拍了拍他的脸颊说:“你好啊侯五哥,皮卡丘的小裤衩穿你身上真心挺性感,老弟把你请过来没别的事儿,就是想问问你,为啥莫名其妙的难为我呢?是不是我没拜您的山头。惹怒您了啊?”

“我..你..是有人强迫我这么做的,我也不想!”侯老五哭丧着脸哀求。

我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轻笑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误会侯五哥了,我也不难为你了。待会你跟我走一趟,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干的,完事我再安排兄弟把你送回来,你看如何?”

“大哥。我会没命的!求求你放过我。”侯老五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这货不去拍电影,绝对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

我冷笑着从后腰掏出匕首,拿刀尖从侯老五的肚子上慢慢滑动说:五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配合我,我说啥是啥,兴许我一高兴就把你给放了,另外一个就是我马上弄死你,扔到太平间,你说呢?

“我愿意听你的,求求你饶我一命。”侯老五没有任何犹豫的狂点脑袋。

“这样,你用我的电话先给门口的小弟打电话,就说待会看到几辆奥迪车出医院,谁也别拦着,他们还该干嘛干嘛的守在医院门口,剩下的事情,我路上再安排你,你看咋样?”我冲欧阳振东他们使了个眼色,大家收拾好东西,就往出走。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侯老五哪怕说半个“不”字,灰孙子似的直点脑袋。

接着我们一行人,分别钻进欧阳振东的奥迪车里,几辆奥迪车排成一列长队慢慢驶出医院,门口那帮傻狍子似的小混混一个个伸直脖子冲我们张望,倒是蛮听话的,谁也没敢上前阻拦。

轻松离开医院后,我们没敢走高速路,生怕路口会有埋伏。而是朝着反方向的国道行进,刑城和石市距离很近,走国道也不会慢上多少,开上国道以后,我才让胡金把塞进后备箱的侯老五给拽到车里。

当然我没让他太过舒服。而是将车的天窗打开,把他两腿伸到外面,脑袋冲下的倒立,这孙子身体局部被麻醉,只能像个傀儡似的,我们把他摆成啥样,他就是啥样。

“五哥啊,这会儿有时间了,你跟我讲讲为什么犯贱呗?”我朝着随时都有可能脑充血的侯老五邪笑的问道。

“是稻川商会的人让我这么干的,他们说。如果我不听话,就要杀了我全家,我也是没办法啊大爷!”侯老五脑袋冲下,脸上犹豫充血的缘故,变得像猴屁股似的通红一片。

“可我怎么听说。你是为了半价从他们手里那货,才这么干的呢?”我点燃一支烟,烟头冲他脸上使劲按了一下,侯老五立马发出杀猪似的惨嚎声,一个劲地求饶说自己错了。

“五哥,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咱这样吧,之前你偷袭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知道你在刑城还是有点势力了。你给你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出发往石市,给我进攻远东集团,完事我给你一笔钱,你想去哪潇洒就去哪潇洒。如何?”我眯缝眼睛盯着侯老五问。

侯老五忙不迭的应答:大爷说啥是啥,我愿意照办!

“你这么怂,怎么混社会的?”胡金一拳头倒在侯老五的肚子上。

侯老五泪流满面的解释,我姐夫是刑城的一把手。

“哟呵,还是个宦官之后呢!”我吧唧着嘴巴笑了,总算明白,为啥他们从医院门口闹的那么大阵势都没有警察过问,胡金、雷少强刚下告诉被围攻,报警也没人过来,敢情这家伙从刑城根正苗红。

胡金从边上干咳着纠正,小三爷,是官宦之后,宦官是太监,有不了后人。

“我讨厌你的实诚。”我白了眼胡金,冲着侯老五说:“五哥。你先给手下打电话吧。”

等侯老五跟他那帮注定要当炮灰的手下联系完以后,我又问他:“五哥,你的上家是谁?丑皇还是吴晋国?”

“是..是吴晋国!”侯老五迟疑了几秒后回答:“吴总交代过,让我只围,不进攻,我也确实也没难为过大爷,求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给多少钱都可以。”

“没看出吴晋国还这么好心呢?”胡金傻愣愣的说道。

我没好气的嘟囔。好心个鸡八,他这招更狠,就是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在石市的地盘一点一点被他蚕食掉,等最后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出来拼命,到时候他可以耀武扬威的踩在我脸上,告诉我,我被打败了!这个狗杂碎!

“对了五哥,你刚才说可以给我钱是吧?行,买命钱咱们待会再谈,我问你,吴晋国说没说过,如果我们硬要冲出医院怎么办?”我摸着鼻梁问他。

侯老五点点头说,说了!让我不惜一切代价的留下你,如果能活捉你的话,奖励我一千万的货,然后把你送到石市去。

“送到石市去?这个可以有,这样吧五哥,你使我手机给吴晋国打个电话,就说今天晚上我带着人试图从医院的后门逃跑,被你们给包围了,现在抓到我了,问他应该怎么办。”我拿出手机冲侯老五微笑。

我虽然不知道吴晋国的电话号码,但我相信侯老五绝逼门清。

看到胡金又掏出来匕首,侯老五不再犹豫,尖叫着吼出吴晋国的手机号,我拨通以后,按下免提键,贴到他耳边轻声说:“演的逼真点,如果你敢给我搞砸了。我就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狗!”

电话很快接通了,侯老五竭力装出很平淡的口气把我交代的话跟那边吴晋国说了一遍,吴晋国可能还有些不相信,沉寂了足足能有五分钟后说,才问:“那现在赵成虎他们在哪?”

侯老五赶忙说道:“在我的地下室关着呢,还有他的几个手下,也都被我们抓了。”

“不应该啊,赵成虎只带了几个手下?不是还应该有二十多个壮汉吗?你没看到?赵成虎会不会又在耍什么诈!”吴晋国一句话暴露出来,他就是想拿侯老五的马仔当炮灰的想法。

我瞪了一眼侯老五,催促他赶紧问正题。侯老五吸溜着鼻涕问:“没看到,吴总..抓到赵成虎,我给你送到石市哪里去?”

“不急,你让我先想想,待会我给你回电话!”吴晋国那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匆匆忙忙的就将手机给挂掉了。

“小三爷,会不会是那个狗篮子发现啥端倪了?”胡金望向我问。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再等一会儿,如果半个小时以后吴晋国不回电话的话,再给他打一遍。

之后我们继续急速往石市的方向行驶。半个小时后,我再次拨通吴晋国的电话,那边“嘟嘟嘟”的响着,就是没有人接听,我心底也越发不安起来。仔细回忆了一下整件事情,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纰漏,那吴晋国到底是发现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