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 借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续拨打了几次吴晋国的号码,那边明明是通着的,但就没人接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北。

“小三爷,你说会不会是稻川商会的杂碎在邢城还安插了什么眼线?咱们前脚离开医院,后脚就有人把消息汇报给他了?”胡金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提醒我。

我侧头看向侯老五问,除了你以外,吴晋国在邢城还没有安插别的人?

因为刚才要打电话,所以我将侯老五给放下来了,只是把他的手脚都捆绑起来,缓和了半天,侯老五的脸色缓和了很多,除了被胡金打掉两颗门牙,说话还有点跑风以外,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

听到我质问。侯老五吓得不由打了个哆嗦,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吴总平常跟我都是电话联系的,应该没有别人了吧。

“好好想清楚再说话,嘴巴太快。脑子容易跟不上!一般我只给人一次说假话的机会,刚刚你已经用过了,如果你再敢给我编一个字的瞎话,我立马把你踹出车!”我脸上不挂一丝表情的揪住他的头发拽到我脸跟前轻声吓唬,这孙子刚刚回答我的时候。眼神游离,一看就知道肯定有诡。

侯老五吞了口唾沫,赶忙辩解说:“大爷我想起来了,稻川商会好像还派了一些人在高速路口堵你们,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领头的一个人,脸上戴着马戏团的那种小丑面具。”

小丑面具?难道是收割者的丑皇?那狗日的一条胳膊和腿不是被林昆给废掉了吗?就算留在邢城有卵用,一个二等残废别说胡金了,就是我自己都能轻轻松松的收拾掉,唯一难办的就是他手下的那批“收割者”成员。

我不由松了口气,继续问侯老五,那个戴小丑面具的家伙是不是受伤了?瘸了条腿,断了只胳膊?

侯老五迷惑的摇摇头说,没有啊!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你好好的,没看到哪里受伤。

“什么?你是什么时候见过那个小丑的?”我的嗓门瞬间提高,这特么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我亲眼看到林昆动的手,林昆的功夫我还是信得过的,绝对不可能弄虚作假。

侯老五吓得赶忙缩了缩身子说,我没有骗你,今天中午我还和他见过面,我们一起吃的饭,他的手脚逗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对天发誓。

“今天中午?”这下我更傻眼了,也就是说侯老五几个钟头前刚刚见过丑皇,就算有仙药丑皇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好掉,这里面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点燃一支烟,使劲嘬了两口后,望向车窗外一闪即过的景象,脑子快速转动着。林昆肯定不会放水,这点毋庸置疑,丑皇也肯定被打伤了,这个绝对也没啥疑问,那为什么侯老五说。中午刚和丑皇一起吃过饭呢?除非...除非有两个丑皇!

不对!或者说被林昆废掉的那个丑皇和侯老五见面吃饭的这个丑皇不是同一个人,他们必定有真有假,那么哪一个才是真的呢?

我觉得自己脑子都快要炸开了,狗日的丑皇玩这一招真是太特么阴险了,撑到底我都不知道林昆废掉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

看到我像个精神病似得不住自言自语,从上车开始就坐在副驾驶上一语不发的雷少强突然出声说:“三哥,我觉得你走进一个思想误区,首先这两个丑皇说不准都是假的,丑皇或许只是稻川商会杜撰出来的一个人物罢了,只要脸上戴个小丑面具谁都可以是丑皇。毕竟没人见过他的脸,所以不需要纠结,其次,咱们眼下最应该考虑的问题不是丑皇是谁,而是应该怎么改变路线。邢城既然还有一个丑皇,也就说明咱们的行踪暴露了。”

林昆的话一下子点醒我了,我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后脑勺,赶忙冲胡金说:“金哥,开双闪靠边停车,咱们得很欧阳大哥商量一下!”

我坐的这辆奥迪是排头车,看到我们停下来,后面的几辆奥迪车也慢慢减速靠边停下,在国道上停车其实挺危险的,来来回回的跑着的都是拉煤的大车。但是眼下情况紧急,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从车里走出来,跑到坐在第二辆车上的欧阳振东说:“大哥,咱们估计暴露了。”

“需要我怎么配合?”欧阳振东也不是个矫情人,直接了当的问我。

我抽了口气说。大哥你信得过我吗?我想借人!

“当然信得过,兄弟你就直说需要我怎么做吧!”欧阳振东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我轻声说,待会你和阿郎下车,我把我身边功夫最好的胡金留给你们,你们就从国道上搭一辆煤车回石市,剩下的人和车我带走,有任何损伤,我都愿意赔偿,这样做既是为了保你和阿郎的安全,你们是帮我的,我不想你们再有任何损伤,也可以节约不少战力。

听到我的要求,欧阳振东还没有说话,开车的大熊先一步不乐意了,拍了拍方向盘嘟囔:喂!吕有没有搞错?把偶们都带走。如果我大仔发生意外,你负的起责咩?

我也承认这个提议确实挺过分的,但此刻没有任何办法,我们的行踪怕是真的暴露了,接下来等待的可能是一场恶战,欧阳振东本身有伤在身,他留下的话,首先对我们是一种拖累,保护他就需要不少人,其次我也不忍心让他再跟着倒霉。

欧阳振东沉思了片刻后。点点头说:“好,我同意!只有一个要求,尽量保证我的小弟们不要有任何损伤。”

“大仔...”大熊急急忙忙要出声,欧阳振东不耐烦的骂道:“闭嘴,林伯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贪生怕死就不要做我兄弟。”

“大仔,我和小熊十四岁就跟你混,我们不怕死,我只是担心你会危险。”大熊委屈的解释。

“林伯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告诉兄弟们不要给福清帮丢人,一切听赵大仔的,他的话就是我的话!”欧阳振东从车里走下来,又从另外一辆车里把他儿子也接下来朝我压低声音说:“老弟,我相信你,也希望你善待我的兄弟。

说老实话,我挺感动的,欧阳振东这么一来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小命完全交到我手上,如果我有任何歹意的话,他恐怕再也回不到岛国去了,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尤其我还是个认识不过才一天的陌生人,只是因为我救过他儿子,说明这欧阳振东绝对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值得深交。

面对这种绝对的信任,我深呼吸两口说:“大哥,我保证我能挨刀子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让你的任何兄弟中刀!”

欧阳振东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我肩膀,接着我把胡金喊下来,交代了他一番。

起初胡金还不乐意,看我拉下来脸要发火。他才心有不甘的点点头,临走的时候,他把随手携带的匕首塞给了我,看着他们拦下来一辆煤车坐进去以后,我才招呼其他人上车,不同的是,这回小七和小八坐进了我这台车里,而侯老五则又被我塞进了后备箱。

再次启程,雷少强负责开车,副驾驶上空着。小七和小八把我夹在中间,用小七的话说如果有人从外面开枪,她们起码可以帮我挡几颗子弹,面对小七情深意切的一番话,我就算之前有再大的不满。一瞬间也释怀了。

让我特别好奇的是,打从医院出来以后,雷少强就变得有些魂不守舍,除了刚才提醒我几句后,他又陷入了沉默。透过后视镜,我看到他的眉头一直皱的很紧,心事重重的样子。

“强子,你刚才说稻川商会不一定存在丑皇这个人,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跟我分享分享呗。”我没话找话的问雷少强。

雷少强摇摇头说。我也是瞎猜的,总觉得丑皇这个角色有点脱了裤子放屁的意思,干坏事怕人认出来,脸上戴个面具很正常,可是见天脸上捂着那么个玩意儿,你说这人的心理得多阴暗?就比如你刚才,脑子一直在盘算到底谁才是真的丑皇,根本不会再去考虑别的事情,我想稻川商会的人要的或许就是这个效果,明明刚干死一个丑皇,怎么又蹦出来一个,正常人能不害怕吗?咱们心理一疑惑就中了他们的圈套。

“有道理,丑皇可能真的不存在,卧槽!这样说来,吴晋国这个人就太可怕了,之前孔令杰也好,阎王也罢都说过,吴晋国和丑皇不合,如果压根就没有丑皇这个人,难么一切可能都是吴晋国编出来的,实际上他一个人掌控了稻川商会在石市的全部实力!”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雷少强摇摇头说,现在什么都不好说,这些都是咱们猜的,没有人见过丑皇面具后面的那张脸,还得让二娃和蔡鹰抓紧时间打探消息。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快速前行,我时不时回头看两眼,瞅瞅后面有没有追兵撵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