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 白眼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我和雷少强猜错了,还是吴晋国又在憋什么别的坏心眼子,欧阳振东他们下车以后,我们并没有遭遇到任何追击,一切都很风平浪静,眼瞅再有十多分钟我们就能进入石市,我疑惑的皱起眉头望向车外,此时已经接近黎明,外面的天色蒙蒙泛亮,起了很大的雾,即使开着大车灯,能见度也就是十多米。

雷少强同样有些紧身的小声喃呢:三哥,你发现没?

“什么?”我不解的看向他。

“越往石市的方向走,好像拉煤的大车越稀少,这都快十分钟了吧。不管是来还是回,我没见过一辆车从咱们跟前过去,整条路上好像就咱们几辆车在行驶。”雷少起减缓车速,把脑袋伸出车窗外左顾右盼了一番。

“是不是天要亮了的缘故?白天拉煤车本身就很少跑。”我也看向车前车后,他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外面的浓雾好像比刚才又浓了一些,雷少强吸了口气问我:“三哥,你拿主意,咱们是走是停?反正我心里有点打鼓。”

我咬着嘴皮沉思了二分钟后。拍拍手说:“招呼大熊小熊他们下车,咱们先躲路边的高粱地去!等雾气散了再说,现在根本看不清楚前面,万一真有人埋伏咱,连做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国道的两边都是庄稼地。茂密的高粱瑟瑟摆动,我们藏到里面,只要不发出太大响声,轻易不会被人察觉。

接着我们当机立断,纷纷从车里跳下来。我招呼大熊、小熊把车上的双闪灯都打开,做出一副车里还有人的样子,二三十个人有条不紊的躲进了旁边的高粱地里。

还真让雷少强说准了,这事透漏着蹊跷,从我们躲进高粱地到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了,这期间一辆车都没有经过,整条国道上完全就是一片死寂。

“能把国道给封了,这吴晋国看来是下了大投资!”我冷笑着从兜里掏出烟盒想要冒两口,结果发现兜里的烟盒都被露水给打湿了,败兴的骂了句娘。

雷少强摇摇头说:“封锁国道?他吴晋国没那个本事,稻川商会也做不到,全石市能有这实力的人都屈指可数,国道不同别的,贯穿南北,虽然没法封锁,但是吴晋国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比如买通两边路段的收费站,他们估计找到理由不放行,后面的车就会越堵越多,但最多堵上几个钟头。不放心,肯定会引起上面人的注意,三哥下次你想办谁的时候,也可以使这个法子。”

“卧槽,你懂的还挺多啊!”我冲雷少强翘起了大拇指。

雷少强叹了口气。想要跟我再说点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压了下去,苦笑着从旁边揪起一根小草,咬在嘴里,目光瞟向了国道路面。

可能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地里面的土壤又浊又黏,再加上清晨的潮气很大,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头发就都被露水给打湿了,一帮人像是偷庄稼的贼似的从高粱地里横蹲了一整排。鞋上、衣服上全是泥泞,大气不敢多喘两下。

我们这些老爷们倒是挺无所谓的,可小七姐妹四个身上就穿着护士的那种白大概,被露水一打湿,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有致的完美身躯一览无余,大熊喘着粗气时不时的瞟两眼我旁边的小七,小七冷着脸低斥:“再往我胸口瞄一眼,我就把你那对狗眼给挖出来。”

大熊缩了缩脖颈憨笑:“美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吕方便给我留下联系方式吗?”

“能不能把你嘴里的鞋垫子拿出来再跟我说话,看你长得那副熊样吧,还想泡我?”小七嘴里是真厉害,不带留任何面子的白了眼他。

两人正斗嘴的光景,就看到从刑城的方向徐徐开过来一辆绿色的货车。车上满满当当的全都小青年,足足能有三四十号,大货车“吱嘎”一声停到我们的“奥迪”跟前,车上的小青年们下饺子似的从车上蹦下来,将几辆奥迪团团包围。

“搜!”从货车驾驶室蹦出来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小年轻人。估计就是这帮人的领头,那青年长得白白净净,留着个半长不长的“飞机头”,大眼睛,细眉毛,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感觉就像是个小公司的职员一般的孱弱。

“还特么真有狗,从后面盯着咱!”雷少强一口吐出来嘴里的小草,侧头看向我问:“三哥,干不干?人数差不多,咱们绝对能完虐他们,收拾完这帮废物,早点回家冲个热水澡!”

“再等等,吴晋国既然知道咱们从医院离开,就肯定清楚咱带了多少人。派这点小混子过来,还不够塞牙缝呢!”我压低声音说道。

这个时候包围我们的那帮小青年也将几辆奥迪车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人,倒是从我们那辆车的后备箱里拎出来一丝不挂的侯老五。

“人呢?”带头的小青年眼神阴鹫的看向侯老五。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牛逼了?敢他妈这么跟老子说话?把衣服脱了让我穿上!”侯老五一扫之前唯唯诺诺的怂样,上去就一巴掌扇在那青年的脸上。青年白皙的面庞上瞬间多出一个显眼的巴掌印,看架势这小子应该是侯老五的马仔之类。

挨了一巴掌的青年,立在原地一动没动,嘴角甚至还勾起一抹笑容,抚了抚自己的下巴颏重复问了侯老五一遍:“人呢?”

“草泥马。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弄不清楚咱俩的身份?别以为吴总看你顺眼,你就能从我面前比比划划,你记住了,刑城是我侯老五的,我姐夫只要在位一天。谁说话都不好使,你要是感觉自己行,我可以放你走,你去跟着吴晋国混!”侯老五气坏了,上去又是一脚踹在青年的肚子上。青年两只脚宛如长在地上一般,一动不带动。

青年这次笑出了声,拍了拍自己西服上的脚印,第三次重复问:“人呢?吴总要的人躲到哪去了?”

“你特么魔怔了吧!”侯老五挥起拳头又是一下怼在青年的嘴角,青年的嘴边延出一片血迹,朝着侯老五点点头说:“五爷,我为你效命三年,你刚才打了我三下,咱们之间的恩情结束了,我最后问你一遍人呢?”

“人你麻痹!”侯老五勃然大怒。抡圆个胳膊就要掴他。

青年一把攥住侯老五的手腕,眉头挑动了两下“咔嚓”一使劲,侯老五就跪在地上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折了,我的手折了...”

青年从裤子兜里掏出一把一指多长的金色小刀,看都没看,从侯老五的脸上划了几刀,接着一脚踹在侯老五的地上,侯老五哭爹喊娘的滚出去老远,我这才看清楚侯老五的脸上竟然被青年刻出来一个鲜血淋漓的“丑”字。

当时我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小子也太狠了。对待自己昔日的老大,竟然这么丧心病狂,哪知道这只是刚开始,后面的事情更是让我瞠目结舌。

青年甩了甩刀尖上的血迹,慢丝条理的蹲在侯老五跟前冷笑:“五爷。你清楚我白狼是个什么东西,念在往日的恩情上,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留你一条狗命!人呢?”

“白狼,你他妈就是条白眼狼。老子养你吃,养你喝,扶你上位,你现在竟然敢咬主人,你知道我在刑城什么地位,弄死我,你能好过的了?”侯老五趴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威胁。

青年咧嘴笑了,猛地一把揪住侯老五的头发,另外一只手上的刀尖径直就插到了侯老五的眼上,侯老五“啊!”的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嚎。

接着那个叫白狼的青年很残忍的低吼:“五爷,您的消息实在太闭塞了,你姐夫昨晚上死在自己的小情人床上,而且纪检委的受到举报,他贪污受贿,现在已经把他家和银行卡全都冻结了。侯老五你现在就算是死在刑城的政府门前,也没人理会,从今往后刑城归我白狼罩着,昨晚上我刚刚品尝你闺女,没想到还是个处,啧啧啧...”

“白狼,我槽尼姥姥!”侯老五彻底急眼了,满是是血愤怒的从地上爬起来,看起来异常的可怖,他张牙舞爪的扑向白狼,白狼身子微侧,胳膊肘朝前微微一弯,直接勒住了侯老五的脖颈,另外一只手上的刀尖对准了侯老五另外一只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