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 令人发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老实话,我当时真被这起别开生面的“内讧”看直眼了,一个愣神的功夫,侯老五已经“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我再看向侯老五的时候,他的脸上被鲜血涂满,眼睛已经不能再被称为眼睛,而是俩血洞。

“呼..”不光是我,旁边的雷少强和小七她们也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白狼简直丧心病狂到了一定的境界,刨人眼球这种事情,我只在心底暗暗想过,可真让我干,我下不去手,更别说是冲自己昔日的大哥动手,这侯老五虽说人品不咋地。但是对下面的马仔应该是不错的,不然光凭他姐夫的关系,很难在刑城称王称霸。

白狼病态似的舔了一下刀尖上的血迹,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不正常的亢奋,转头望向四周。旁边的那些小青年们全都齐齐打了个冷颤。

“哈哈,咸的,带一点腥臭,还是不如女孩子的鲜。”白狼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轻松写意的耸了耸脖颈。走到惨叫不止的侯老五跟前,一脚踩在他脸上,表情淡定的问道:“五爷,您还记得我以前送给你那串骨头制成的手链吗?那手链上的骨头其实是一个女高中生的手指骨,我把她锁在家里。每天最兴奋的事情,就是听她哀求我,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回味无穷,啧啧啧!”

“变态!”我和雷少强异口同声的小声咒骂,边上的小七眼中已经出现一抹杀意。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抖两下,生怕小七会冲动,我握住她的手微微摇了摇脑袋。

趴在地上的侯老五不知道是疼晕了,还是被吓到了,身子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直哼哼,白狼眯着眼睛蹲在他跟前冷笑:“五爷,你知道吗?我一直都特别喜欢你肚子上纹的弥勒佛,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你把肚子上的皮借给我收藏?”

“卧槽,这是要扒皮的节奏啊?”雷少强牙齿都咬在了一起。

我心底也忍不住哆嗦了两下,我们也整过人,经常办点天怒人怨的坏事,但是不管怎么干始终都在人这个圈子里游荡,可是眼前这位白狼令人发指的程度,俨然已经超出了人的底线,这家伙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接着白狼招招手,两个马仔颤颤巍巍的将侯老五从地上搀起来,丢进了他们开来的那辆大货车里,白狼左手攥着刀。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朝着我们躲藏的高粱地方向尖笑:“赵老大,我知道你肯定藏在里面,也一定能听到我说话,刚才我的所作所为也算替你出了口恶气吧?不用谢我。因为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干掉你,践踏你的王者,奴役你的兄弟!”

“奴役你麻个痹!”我恨恨的小声咒骂一句,这个杂碎的目的很明了,就是想要刺激我们忍不住自己站出去,我肯定不能遂了他的意。

白狼解开自己的西装口子,两手插着口袋接着狗吠:“赵老大,要不然咱们做笔交易如何?你自己主动走出来,我放你的兄弟们离开,否则的话。我就安排人把这片高粱地烧了!”

我们仍旧没有吱声,这孙子当我傻,这个季节放火点高粱,他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不说烧掉这一大片高粱地需要多少汽油。就算在时间上他也来不及,用雷少强的话,吴晋国至多有本事把国道堵上几个钟头,只要拖延过去这段时间,国道一畅通,到时候还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我们忌讳吴晋国还有别的埋伏没现身,所以不敢出去硬拼,这个白狼恐怕是忌惮,我们到底有多少人藏在高粱地里面。手里到底有几把枪,所以不敢贸然进来,接着密密麻麻的高粱地,大家就跟斗鱼似的彼此对望,现在比拼的就是个耐心。看看谁先耗不过谁。

时间一分一秒的继续着,清晨的朝阳缓缓升起,浓雾已经开始渐渐散开,堵在国道上的白狼接了一个电话,冲手下摆摆手,一甘马仔如蒙大赦似的纷纷蹿上大货车,白狼是最后一个上车的,朝着高粱地的方向嘲弄的喊叫:“赵老大,我先行一步,在石市路口等着您,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可以再绕回刑城,走高速,这样说不定能避开我,哈哈!懦夫!”

眼见他们要撤。我估摸着吴晋国是撑不住了,国道路肯定马上要放行,有恃无恐的扯开嗓门应战:“好啊,咱们在石市的国道路口碰头,另外告诉你主子吴晋国一声。真想跟我明刀明枪的干,就把路口整理出来,别让什么警察、武警的介入,到时候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

白狼冷笑了一声,翻身上车。那辆大卡车快速奔着石市的方向开去。

等他们走远后,我们一帮“泥腿子”才从高粱地里钻出来,互相对视了几眼,刚刚的事情大家的心里绝对都很震撼,路面上还残留着侯老五的血迹。雷少强咬着嘴皮问我:“三哥,你想跟那个白狼磕一下不?狗逼崽子太特么狂了!”

“想!而且起了杀心!这种变态坚决不能留着,要不然将来倒霉的是咱自己!”我重重点了点脑袋,刚才白狼的所作所为真心让我觉得心底有些发凉,我都不敢想象万一有兄弟落到他手上会受到怎样的折磨。

可是眼下人手不足的问题又显现出来。如果我手头上有百十来号兄弟,刚才就直接开干了,还轮得上他耀武扬威的跟我比比划划。

“想回石市,必须过国道口,再辗转回刑城走高速有点不现实,实在不行咱就硬拼吧!”雷少强挽起自己的胳膊,两只小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与仇恨无关,只是因为那个白狼侮辱了人类该有的尊严。

我深呼吸两口摇头说:“咱俩可以玩自己的命,但是没资格玩大熊小熊他们的命。之前我答应过欧阳大哥不会轻易让福清帮的兄弟涉险,实在不行的话,咱们还是绕回刑城吧。”

“赵大仔,我们无所谓,刚才那个畜生实在太气人了!干掉他,我们这帮兄弟双手双脚的赞成,对不对?”大熊义愤填膺的回头望了眼身后的壮汉们。

“干!”二十来个魁梧汉子异口同声的呐喊。

我头一次像现在这般憋屈,让人跟“打地鼠”似的两头围追堵截,来来回回的往返折腾,见我脸色发冷。雷少强抿着嘴唇,口里像是咀嚼什么东西似的吧唧了两下说:“三哥,我有法子让吴晋国不敢派一个人出来,咱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和白狼干一架,但是使完这个法子。我可能得回家一趟,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那算了,别扯淡了,咱们还是绕远路吧。”我冲着雷少强摆摆手。

雷少强一把拽住我胳膊说:“就算不使这个法子,我恐怕过两天也得回去一趟。老爷子病重,想要跟我见上一面,我们雷家虽然没落了,但是还有一些产业什么需要划分,家里我这一代总共有哥仨,到时候大家免不了唇枪舌战,所以我一直不想回去,宁愿不要那些产业了,也不想搅的家里鸡犬不宁,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我必须得回去。”

“操,你不早说呢,老爷子病重是大事,你赶紧回去!”我一听这个有些急眼了,推了雷少强一把。

雷少强干笑说。老爷子过去总拿病重当借口骗我回去,我也猜不出来这次是真是假,到底是他病重了还是又想跟我相亲,你是不知道,上次特么给我相亲的那个对象,家里在京城倒是挺有权势的,可是长得简直就跟水缸成精似的,我滴妈呀!

“行了别贫嘴了,你得回去!既然是这样,那快打电话吧,老子用完你,就没你事儿了,麻溜的滚回家去伺候老爷子,咱们明刀明枪的跟那个白狼干一场!我要让吴晋国见识一下,王者既然能从崇州踏进石市,绝对不是纸糊泥捏的!中国的势力同样不是他们小鬼子可以随意挑衅的!”我伸直腰杆,掏出手机拨通王兴的号码:“兴哥,吩咐手下兄弟,半个小时后全力进攻远东集团!”

接着我又找到扈七的号码拨了过去,希望扈七能转告王叔,派点人帮我守好金融街和桥西区的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