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3 套近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凯从门外应了一声,接着很有礼貌的先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手里攥着一包烟和打火机,笑容满面的递给了我。

“不好意思赵先生,我这儿只有这一种烟,可能不太对你的口感,您将就着抽吧。”武凯把烟和打火机放到茶几上后,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问我:“对了。马上该吃中午饭了,不知道赵先生想吃点什么?”

“还可以点餐啊?都有什么?”我瞬间给逗乐了,武凯的态度,如果再换上件白衬衫,小西裤,脖颈上扎个领结的话,简直和高级西餐厅的那些侍应生有一拼。

“红烧牛肉,香葱排骨。”武凯笑了笑。

听这伙食标准还不错,我心情愉悦的说:“我们人多,两样都来点吧。如果你能再给我来瓶二锅头,那就更完美了,谢了哥们!”

“好,待会我安排人把饭给您送进来!”武凯摆摆手,径直离开的小屋。

我眯着眼睛看向茶几上的烟盒和打火机,巴掌大小的烟盒什么商标都没有,通体的白色,就是盒顶部有颗红色的五角星,打火机是防风的,亮银色,上面印着“八一”两个正楷小字。

“呵呵,咱也抽回军烟,装把领导!”我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长长的吐了口烟雾,感觉有点辣嗓子,比中南海的味儿还冲,不禁咳嗽了两下,手里把玩着那个特质的打火机,不得不说军队内供的东西都是不一样,这打火机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质量真心没得说,扔到地上,火苗仍旧不会熄灭。

我正咬着烟嘴吞云吐雾的时候,小七从隔壁卧房里走出来,声音很小的说:“三哥,我刚才又去看了眼被封死的窗户,墙面上涂的水泥应该是刚浇灌没多久,水泥还有些泛湿的,如果咱们手里有工具的话,应该可以通开。”

听到小七的话,我赶忙拔腿走进卧室里,伸手摸了摸被水泥堵住的窗口,做工很粗糙,使手从上面来回摩擦,大片大片的沙粒往下脱落。显然这活儿是刚刚干好没多久,外面的毕竟只是一帮军人,又不是专业的泥瓦工,能干出这种水平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歪着脑袋沉思了几秒钟后说:“我记得小时候我爸给黑狗熊盖房子,好像说过。水泥遇热会裂缝,特别是还没有牢固的水泥,更不能在太阳底下暴晒,小七你说,咱们如果用打火机烤窗户的话,会不会有啥意外的效果?”

“可以试试,只要有裂缝,我们就能保证不声不响的掏开窗口。”小七眼眸瞬间亮了,从我手里接过打火机慢慢的烘烤起来,怕引起外面人的注意。我又带着小八她们几个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随意闲扯着。

半个多小时后,两个青年端着几桶方便面走了进来,把方便面放到茶几上,其中一个小伙儿还从裤兜里拿出一瓶小号的“二锅头”。完事两人扭头就走。

“卧槽,这就是传说中的红烧牛肉和香葱排骨?”我眼珠子瞬间瞪圆。

拿特么方便面就白酒,亏那个武凯能想的出来,我愤怒的抓起一桶面就走了出去,朝着院里的武凯喊叫:“小武,你这有点太不讲究了吧?囚禁就囚禁,我没什么意见,可是吃的方面,你不能太苛刻吧?要是你们没钱,我可以拿钱给你。这玩意儿真心吃不下去!”

武凯和几个青年同样也一个人捧着一桶方便面正从院子里吸溜吸溜吃的正香,见到我气呼呼的出来,武凯抹了抹嘴边不卑不亢的说:“赵老板,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刚到这片。对于这里的一切还不算熟悉,等过两天吧。”

“得!大家既然吃的都一样,那我也凑合凑合吧。”我撇撇嘴,也蹲到他们跟前吸溜起面条,寻摸着应该找点什么话题跟他们套套近乎,命令是死的,人是火的,我相信只要是个人就肯定有突破口,哪怕是兵哥哥也一样。

一口方便面就着一口二锅头,这顿饭吃的绝对能让我刻骨铭心。

武凯笑呵呵的说:“没想到赵老板这么好说话。之前我还在想,你会不会让我难堪。”

“必须不会啊,我也不是啥金贵人,别老板老板的喊,听得人膈应的慌。你可以喊我名字,也可以叫我三子,看年龄咱们差不多,你可能比我还大点吧?”我没话找话的跟武凯絮叨。

武凯笑了笑说,我今年二十三。

“大我两三岁,武哥,我说真心话,从小我就挺崇拜你们这些当兵的,气宇轩昂,杀爽英姿,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我都想去当几年兵。”我顺杆往上爬,直接改口喊哥了。

提到绿营生涯,武凯的脸上立时间充满了自豪,点点头说:“军营才应该是好男儿的游乐场。不当兵你肯定理解不了那份归属感,别看你在社会上混的耀武扬威,吃香喝辣的,说实话我们一点都不羡慕。”

“尽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了,玩社会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武哥我能问你个事不?”我看我俩的关系进展的还不错,趁热打铁的说:“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是谁要把我囚禁在这里吗?你放心我这个人记性不好,听完就忘!”

刚刚还跟我聊的火热的武凯,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摇摇头说:“抱歉,违反规定的话,我无可奉告!赵老板要是吃完的话,就回屋休息去吧。”

一瞅这家伙不乐意了,我厚着脸皮继续磨蹭道:“不能说就不说呗。你别急眼呐,那咱聊点能说的,武哥你拆过炸弹没?”

“没有!石市还没混乱到那种程度。”武凯摇了摇脑袋。

我坏笑说:“我看电视里演拆炸弹,那些特警们老是为了拆红线还是拆绿线纠结半天,造炸弹的人也是够蠢的,所有线都弄成红色的,看谁还能懵对。”

武凯干咳两声说:“做炸弹的,不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吗?”

“敢情武哥是个大明白啊!”我怔了怔,朝他竖起大拇指,接下来我软磨硬泡的跟武凯攀谈起来,尽可能的拉近我们的关系,当兵的人基本上都很实诚,没有社会上的混混那么多花花肠子,这点看看洪啸坤就知道,见我真没有要跑的意思。武凯也知无不言的跟我讲起他在军队的生活。

眼瞅着天黑了,我寻思小七那头应该也进行的差不多了,跟武凯打了个哈哈返回屋里去,将门关后后,我问小七:“进展的咋样了?”

“烘出来一条很小缝隙,打火机没有油了,晚上我们几个再努力努力,应该可以打通,最多三四天咱就可以离开。”小七冲我低声说道。

“千万别晚上整,晚上太安静,稍微有点响声什么,更容易被察觉,而且大部分人的思想都是,晚上会出幺蛾子,咱们就偏偏反其道而行。晚上踏踏实实的睡觉,白天干活!”我摇了摇脑袋说。

我们说话的时候,武凯和两个青年又端着两桶方便面走了进来,武凯还小心翼翼的从屋里来回转悠了几圈,确认没什么问题后,他朝我笑着说:“吃完饭,赵老板早点休息。”

“好嘞武哥,明天再听你跟我讲故事,比单田芳的评书还带劲儿。”我傻乎乎的点了点脑袋,做出一副很满足现状的样子,武凯笑了笑没有吱声。

我们从屋里吃饭,他们从外面吸溜面条,声音很清晰,我嘬了着鼻子说:“明天我还继续跟他套近乎,降低他的防范心理,你们明天继续,咱们争取早点出去,刚才看新闻,说是桥西区发生纵火案,我都担心会不会咱们的场子被人给一把火点了。”

“三哥,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几个想办法把外面那些人给做掉!”小七横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行,那样事儿更大,而且他们不简单,别再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刚说完话,就听到院门“啪啪”拍打的声音,接着武凯很谨慎的问了句:“谁啊!”

几个卫戍团的青年推门走进来,用枪顶住我们,示意不许发出任何响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