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 咋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几杆黑漆漆的步枪顶住胸膛,我们几个谁也没敢乱吱声,全都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好像是个敲错门问路的,没听清武凯跟对方说了几句什么,接着就没了声息,既没听到关门的声音,也没有听见嘈杂和打斗,沉寂了大概五六分钟后。武凯推门走了进来。

“别乱来,不许动!”几个卫戍团的青年手忙脚乱的将枪口指向了武凯,确切的说是指向武凯的身后,武凯的后面跟着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此刻那青年的手里攥着一柄匕首横在武凯的脖颈上。

“枪放下!”青年歪了歪嘴角,眼神骤然变冷。

当看到他脑袋上那条扎着好像根“猪尾巴”似的小辫时候,我顿时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冲动,怎么也没想到朱厌竟然会找上门。而且瞧他风尘仆仆的架势,明显应该是刚刚经历过长途跋涉。

朱厌穿件黑色的小夹克,里面衬着件白色的圆领T桖,胸口和裤子上全都是斑斑血迹,头发被汗水黏在一起,满脸都是灰尘,歪了歪嘴角重复道:“枪放下!”

“朱哥,你可千万别冲动,这帮人不能随便杀!”我赶忙朝着朱厌喊叫,他是个浪子,杀完人,拍拍屁股就可以走,天涯海角哪都能逗留,我跟他不一样,如果这几个卫戍团的士兵死在这间屋里,王者想不解散都难。

“听他的,放下枪!你们不是对手。”武凯朝着几个战友眨巴两下眼睛下令。

几个卫戍团的士兵很坦然的将手里的步枪扔到地上,朱厌指了指卧室的方向说:“进去!”

几个士兵心有不甘的走进了卧室,朱厌望了我一眼道:“跟我走!”

“走个卵子,跟你走,我特么就真变成通缉犯了!”我撇了撇嘴巴。

我和小七打洞逃跑,顶多算是畏罪潜逃,况且我本身并没有惹多大的祸,肯定也会被抓,但是力度不见得有多大,可朱厌整这么一出,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卫戍团的人不玩了命的逮我才叫有鬼。

朱厌愣了一下神儿。我冲他摆摆手说:“你先把刀放下,这哥们跟我挺投缘的。”

朱厌倒也干脆,直接一把推在武凯的后背上,指了指卧室的方向说:“你也去!”那副命令的口吻。就好训斥自己手下的新兵蛋子一般。

武凯犹豫着站在原地没动弹,他可能刚才在朱厌的手里吃瘪了,不然不会那么老实。

我朝武凯笑着说:“武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走出这间屋子半步,你对我不错,我不能干出没屁眼的事儿,我就跟我朋友聊几句天,完事打发他走。你看成吗?”

武凯沉默了几秒钟,一语不发的走进了卧室里。

“朱哥,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兴致勃勃的朝朱厌问道。

“啊就..啊就..我今天...”朱厌惯性的比划出三根手指头,结结巴巴的要讲述。我摆摆手打断说:“算了,这不重要,瞅你这样子应该是刚下车吧?”

朱厌点了点脑袋“嗯”了一声。

我接着说:“本来我还打算越狱的,看到你,我突然觉得就从这地方老老实实的养着挺不错,麻烦你跑两天腿了,待会你先到栾城区找找王兴,让他转告其他兄弟。不计代价的远东集团开战!钱不够让陈花椒去找王叔借,人不够就打电话回崇州市调派,争取把石市给我变成战场!”

朱厌木讷的“哦”了一声,睡眼朦胧的两只眼珠子望向我问:“啊就..你..你真不跟我走?”

“不走了。老子打算从这儿过个年!卫戍团的人不是说我破坏石市的繁荣安定吗?那我特么就破坏了,你跟王兴说,不要闷着脑袋光使自己人干仗,必要的时候可以多花钱雇点民工、小痞子什么的,或者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势力全都脱下水,算了,你让王兴找胡金,让他们全都听一个叫欧阳振东的人的安排!”

“然后呢?”朱厌接着问我。

“然后?对了。你再帮我调查一个叫白狼的家伙的底细,如果有机会就废掉他!”我猛地想起来那个叫白狼的变态,任他歪门邪道再高超,朱厌捶他指定像切瓜剁菜般的简单。

“啊就..我不随便..随便..”朱厌摇了摇脑袋。

刚才光顾着兴奋。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朱厌有自己的原则,这家伙从来不会没有缘由的跟人动手,我白了他一眼笑骂:“迂腐!算了,那你就帮我调查出来那家伙的资料吧,不动手伤人,保护我兄弟们没问题吧?”

“没问题。”朱厌呆板的回答。

我惬意的舒了口气说:“那你抓紧时间去办吧,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如果我被转移了地方,你还能找得到吗?”

“大概..大概可以!”朱厌想了想后回答。

见到朱厌的那一刻,我心情骤然愉悦起来,我知道这轮自己赢了。任他稻川商会势力再强大,也扛不住我有朱厌这张外挂,对!没错,朱厌简直就是一个外挂,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这里,这家伙的追踪本领简直就是逆天。

我说完话,朱厌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我不解的问他:“怎么了?”

“没路费!”这货脸不红心不跳的朝我伸出手掌。脏兮兮的掌心里还有几条深浅不一的伤口,我忍不住骂了句娘:“谁以后要是再说你缺心眼,我绝对弄死他,能特么找过来。居然没路费回去,你也是够没谁了!”

我恼怒的从兜里把唯一的一张银行卡甩给他,不耐烦的摆手:“滚滚滚,立马从我眼前消失!”说起来我还觉得有点小自豪,敢和朱厌这么对话的人绝对不多,我赵成虎绝对位列其中。

他也不跟我一般见识,木桩似的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磕巴问:“啊就..密码..密码是多少?”

“六个零!”我欲哭无泪的嘟囔,他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直到听到远门“咣当”一声没关上的声音后,武凯和几个卫戍团的青年才从卧室里黑着脸走了出来。

我挤出一抹憨笑说武凯道歉:“对不起啊武哥,我这朋友有点神经大条,做事不走脑子,如果刚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替他赔个不是!”

“他很强,刚刚如果想杀我的话,很轻松,但是他没有动手!”武凯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我看到他脖子上有一条浅浅的刀痕。

我干笑说,要不你跟你领导请示一下?需不需要换个地方关押我?

武凯摇摇头,苦笑说:“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即便换个地方,他也肯定能找到,到时候更丢人,我们的任务只是看住你,只要你不走。其实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装作没看见。”

“早点休息吧,赵老板!”武凯带着几个青年也走出门去,走到门槛的时候,他回头朝我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刚才的事情谢谢了,你很仗义,我想咱们可以换个方式相处,明天赵老板想吃什么?”

“随便吧,反正不管啥味儿,都是方便面!”我叹了口气。

等房门关上以后,我坐在沙发上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朱厌的回归绝对抵的过千军万马,只要有他在,兄弟们的安全就有了保障,我冷笑着点燃一支烟,想起来之前卫戍团的那个小胡子说起关押我的理由,他说过几天石市换届选举,需要石市风平浪静,所以只能委屈我了。

“风平浪静?”我使劲嘬了口烟,心底恨恨的想到,老子要让石市这段日子每天都上全国报纸的头条,法不责众的道理我懂,一个人,两个人犯事了肯定会严办,但是几百人上千人甚至规模更大的混乱,我不相信市委的那帮大佬们敢把所有人全都抓起来。

只要石市乱到一定程度,再最恰当其好的时候放出去风,只有我才能平息这场混乱,到时候谁把我送进来的,一定会像个三孙子似的求我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