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 石市乱不乱,我说了真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胡子这次来的时候没穿军装,合着一身很普通的灰色休闲服,身后跟着的那两个小青年一看就知道也是从军队出来的精英,腰板挺得笔直,眼神如同老鹰般的锐利,和外面的武凯他们有一拼,或许还要更甚一筹。

进屋以后,小胡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面带微笑的冲我拱了拱嘴问道:“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赵老板?”

“托您老的福,我在这里吃得饱。穿的暖,这才一礼拜不到,就胖了二斤,嘿嘿!”我眯着眼睛从他脸上来回打量,琢磨这家伙的来意,心想难不成王兴他们已经奏效了?现在就引起石市高层的注意?

小胡子打了个哈哈,从茶几上抓起烟盒,来回把玩了半分钟后出声:我这次来,是受人之托,想跟你谈谈的。

“首长真是好客,把我拘禁起来是受人之托,今天来聊天又是受人之托。真好奇到底是个什么人,能劳驾您这样的首长,三番五次的和我产生交集。”我讥讽的撇了撇嘴巴,很不礼貌的坐到茶几上跟他对视。

“啧!”小胡子身后的两个青年,有些不满的想要开口,他摆摆手朝我咧嘴一笑说:“没办法,虽说军政分家,可是卫戍团毕竟还在石市的地界,一些人情世故还是要走的。”小胡子摆摆手,拦住两个手下,手掌无意识的从大腿上拍打两下说:“我也不和赵老板兜圈子了,就把来意直接跟你说了吧。”

我点点头道:愿闻其详!

“现在石市乱成一锅糊粥,每个区,每天都会有恶性的斗殴事件在发生,不知道赵老板可否清楚。”小胡子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直愣愣的看向我的眼睛。

我脸不红心不跳的摇头说,首长觉得我在这种通讯闭塞的环境下能清楚吗?既然他们破坏石市的繁荣安定,那领导就应该带人抓他们,就像铐我一样,嘿嘿...

“参与斗殴的人里面,可是有不少王者的成员,赵老板难道也忍心吗?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成规模的混战,一抓就是几十上百哦!我是带着好心特意过来提醒一下赵老板的。”小胡子言语中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哦?哈哈!”我爽朗的咧嘴笑了,点点头说:“犯了错误就应该受到惩罚,不管谁的人,不过我始终坚信,一个巴掌拍不响,既然是斗殴就肯定是两伙人的问题,要抓就一起抓呗,再说了,单单我们王者恐怕也达不到祸乱整个石市的程度吧?打个架,斗个殴,只要不死人,也就拘留三五天的事情,出来接着干,我无所谓的!”

我这句话说的挑衅味道十足,其实就是想看看这家伙的底线在哪。

“呵..”小胡子嘴角歪了歪,身后的两个青年就像是得到什么命令一般,径直朝我走了过来,小七姐妹四个一点不带犯怵的,直愣愣的迎了上去。虽说小七她们身材娇柔,但是身手散发的那股子肃杀的气息一点都不比两个青年弱半分。

特别的是小七,后背微微佝偻,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母猎豹似的,直对其中一个青年,那青年的手臂刚刚伸向我。小七就一个猛子扎过去,握住他的手腕,两只指头呈鹰爪的姿势就要抠他的眼睛。

青年匆忙甩开小七的手掌,往后倒退两步,同时小八也有条不紊的直插过去,一脚踹向青年的裤裆,两个青年再次往后倒退,我干咳两声制止:“小七小八,不许胡闹,没看到兵哥哥让着你们吗?待会他们要是发起火来,吃亏的还是咱自己!”

与其说是劝阻小七,其实我更像是在调侃对手。倒不是说那两个青年的功夫不足小七她们,可能是因为屋内的空间狭小,也有可能是他俩看小七几个都是女孩子,有些抹不开脸面吧,那两个长相硬朗的青年回头望向了小胡子。

跟他们真枪真刀的明杠,我们铁定吃亏。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强势,我就是想告诉小胡子,老子不怵你,你要是想谈,就拿出基本的态度,要是想动手,咱们就鱼死网破。

人有时候就是你这样的,一退再退得到的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对方的变本加厉。

小胡子歪了歪脖颈,似笑非笑的说道:“真羡慕赵老板,都已经落魄到这种田地,始终都有佳人相伴呐。好了,你们不得无礼,没看到我正和赵老板在开玩笑吗?”

两个青年耷拉着脑袋又重新走回他身后,不过齐齐松了口气,想来他们也不太愿意跟女人交手吧,中国男人相对比较传统。骨子里都有点大男子主义,感觉女人是弱势群体,不乐意跟她们争锋相对。

“不好意思啊首长,我这几个家人有点小姐脾气,我替她们给您赔个不是!对了,您刚才说的没错,不管走到什么地步,我身边都始终有家人相陪,不过是家人,不是佳人!而且不认为自己现在很落魄!”我从他手里夺过来烟盒,给自己点上一支,朝他歪歪嘴说:“首长。我也不跟您兜圈子了,您过来是想让我帮忙平息纷争吧?没问题,但是我现在心里有怨气,很大的怨气,莫名其妙就被人拘禁,这事儿总得有点说法吧?”

看我已经开门见山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小胡子也直接了当的问:“你能让石市恢复宁静?”

“石市乱不乱,我说了真算!”我傲然的冲他明媚一笑,隐晦的告诉他,这次事件就是我刻意安排的。

小胡子没有应声,只是嘲讽的点点头,在他眼里看我,或许就是一个稍微混的大点的流氓痞子罢了,不过无所谓,既然幕后那位爷,让他登门,就说明肯定是坐不住了,我有的是时间跟他耗。

“谁把我关起来的,谁过来跟我谈!当然不是针对首长您,我只是说想出这个主意的人就是个垃圾,他要是没时间谈的话,您可以带着我去找他,我就想当面问清楚,为啥这么欺负我?欺负完是不是得给说头?打一棒子给颗枣吃。棒子我挨了,枣呢?”我冷笑着站起身子。

“赵成虎,你知道你是在跟谁对话吗?”小胡子勃然大怒,“腾”的一下也站了起来。

等的就是他气急败坏的这句话,我仰头大笑说:“如果您要是讲究身份的话,我大小也是个在编的正式警察,非法拘禁七天以上,是要被处以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别说什么证据确凿,你们有职责维护石市的安定,但是没任何权利将我关押起来,抓我的时候。你没有半分证据,完全就是凭借暴力和火器,我既然有办法让石市乱,您猜猜我有没有办法让新闻媒体知道我被莫名其妙押在这里?市政府确实关不了你,但我相信总有管制你的地方,比如说某军区?”

“你信不信。我让你今天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小胡子气的浑身有些哆嗦,嘴唇发紫的瞪向我。

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信!但是我死了,石市恐怕会混乱的更久,一个组织的建立需要很长时间,崩塌同样也需要很久,争抢龙头发生的暴力事件,恐怕要比现在更甚,最重要的是我有办法让你刚刚说的每一个字,都上传到网上,报纸上,甚至电视里,我们王者在崇州市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媒体公司,或许很微不足道,但是扒掉你身上这身皮应该富富有余!”

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寻摸应该怎么跟他对话,此刻我们呲牙咧嘴的斗气场景,已经在我脑海中上演了不下一百次,他所有的后话和语气。我全都计算到了。

小胡子沉默了,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后,硬挤出个笑脸朝我翘起大拇指:“领教了,怪不得别人都说你赵成虎是属刺猬的,浑身都扎手,我现在也有些后悔当初接下来你这只烫手的山芋了。”

对于军人,我打心眼里保持着一份崇敬,而且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和卫戍团的人作对,我的目的就只是想跟幕后的那位主使者谈谈,扳倒主使者不太现实,但是我坚信,这次的事件可以为我换来一份很大的利益。

我摇摇头说:“呵呵..我不属刺猬,我是一头恶虎,没人招惹我,我就老实本分的从自己领地晃悠,但谁要敢摸我屁股,就得有被我咬掉脑袋的准备,这些天虽然被您囚禁着。但是您并没有折磨过我,恩情我记着呢,也真心感激,这事儿原本就扯不上咱俩,您不如这会儿跟您的朋友联系一下,问问他,是否想和我见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