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 坐享其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哥,您的心意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差不多就得了!”我挣扎着站起来,被这对双胞胎一前一后的按摩揉捏,我现在已经快要“现出原形”了,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脸皮肯定红到出水。

虽然我不是没见过女人,也不是没让女人看过,可是这种地方,这种情况,让我没心没肺的享受,我真心做不到。说到底我只是从社会最底层爬起来的一个小渣渣,这种“贵族式”的恬不知耻,真心没法做到心安理得去享用,尤其是迎上两个妹纸欲语还休的那种羞涩目光时候,我更是觉得浑身别扭的不行。

这个时候,小七她们四个从桑拿房里快速跑出来,冲到池子边朝着两个双胞胎美女娇喝:“滚开!”

这对双胞胎明显吓了一跳,触电似的把手从我身上松开,一脸无辜的望向江梦龙,我趁机起身,坐到吃边朝着江梦龙干笑说:“江哥,真心不好意思哈,我家教太严,这四个姑娘明面上是我保镖,实际上...呵呵!”

江梦龙诧异的瞟了一眼小七她们,眼珠子来回滚动几秒钟后,朝着那对双胞胎摆摆手吩咐:“你们先下去吧,回房间里准备好,晚上伺候好小三爷!”

两个女人闻言,同时脸一红,然后飞快的拿起红酒和高脚杯,匆匆裹上浴巾跑掉了,望着那对妙曼的酮体,我心底暗暗苦笑。看来我这色心还是不够级别啊,一碰上点真枪实弹,立马就怂,这事要是朱厌或者雷少强来干,指定脸不红,心不跳的就“拔枪”了。

“成虎。陪我进去蒸一会儿吧。”然后江梦龙披了一条浴巾站起来,我立刻跟了过去,朝着边上的小七四个暗暗翘起大拇指,经过一番汗蒸,小七她们的头发和身上都变得湿漉漉的,头发披散肩胛,说不出的魅惑,玲珑娇美的曲线更是一览无余,透露着青春的气息。

桑拿房里,我和江梦龙并排而坐,经过刚才的一阵小尴尬,我俩的关系勉强算是提升了很多,江梦龙拿起一个木瓢,往那一堆烧得滚烫的石头上浇水,他边机械似的做动作,两眼边盯盯的瞅着那堆石头,仿佛心里在思考着什么,微微有些走神。

一瓢水,两瓢水,足足浇了五六瓢水下去了,石头发出“嗤,嗤”的声音,桑拿房里蒸汽弥漫,鏖热难当。我感觉空气似乎都开始变得滚烫,每吸一口气,肺部就变得火烧一样,汗水涔涔而下,仿佛自己不是在桑拿房里,而是被扔进了微波炉一样。

“江哥。差不多了!”我赶紧制止了江梦龙继续浇水,开玩笑呢,他明显就是在走神,再浇下去,我们两人身上搁点孜然、辣椒面就能上桌了,我是干洗浴的,对这里面的行当多少了解一些,平常人蒸桑拿,顶多浇上两瓢水罢了,看看现在,放在一边的那个木桶都快见底了!

江梦龙仍旧陷入沉思当中,好像根本就感受不到室内的闷热难当。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似乎在考虑一件很难决定的事情,不过随后他似乎终于做出了决断一般,咬了咬嘴唇说:“成虎,孔家交给你处理,我会跟吴晋国打声招呼。让他最近消停,等孔家倒塌,王者和远东集体想怎么争怎么抢,我都会装作没有看见,如何?”

我摇摇头说:“江哥,我觉得您应该把两边顺序调换一下,您先帮助我拿下远东集团,然后我替你整倒孔家,我先小人后君子,万一将来你卸磨杀驴,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江梦龙侧着脖颈,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脸。沉默良久后:“远东集团,背景很深,稻川商会在岛国的影响力超出你的想象,对于吴晋国,我能做到的只是两不相帮,在合适的时候。给予你一些恰当的好处,你让我直接出手毁掉远东集团,我做不到!”

江梦龙的话正中我的下怀,我忙不迭点点头道:“要的就是您的两不相帮,我想跟吴晋国单磕!当然您能稍微偏袒我们一点,那就最好不过了。您放心,我和他们的争斗,绝对不会正大光明的进行,我也不想成为祸害石市安定的罪魁祸首。”

“那孔家呢?”江梦龙锐利的眼神看向了我。

我笑了笑说:整倒远东集团,王者在石市一家独大,到时候我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帮你将孔家连根拔起,我有自己的小九九,远东集团倒了,您可能才会真正的站在我们这面,孔家对我有恩的是孔老爷子,我想他恐怕命不久矣了吧,我也答应过他。无论如何都会给孔令杰留条命的,所以这些我都要提前跟您讲清楚。

江梦龙身上抚摸了一下肩胛上那条如同蜈蚣一般的可怖伤疤冷笑说:“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对孔家怨念这么深吧?”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怨念,我不好奇!”我摇了摇脑袋干笑,野心这种东西,只要是个人就有。江梦龙想要反水,无非就是膨胀到了一定程度,他想怎么做是他的事儿,我的目的只是得到他的庇佑。

江梦龙耷拉着眼睑慢悠悠的说道:“这条疤是我妻子砍伤的,我不说可能旁人永远都想象不到,以我的地位,每天在家里享受的竟然是狗一样的待遇,在外面,我是一呼百应的领袖,回到家里,我得负责给我妻子端茶递水,甚至还要跪着给她穿鞋拖衣。我是个男人,疼老婆、爱老婆,低三下四一些无所谓,但是孔家人从来不把我当成人看,否则也不会出现白灵儿和小志的事情!”

“可我他妈是个男人啊!我妻子把牛郎带回家里,在我的卧室,在我面前坐着各种淫乱的事情,而我只能像个傻子似的傻傻的旁观,白灵儿说过不想要什么名分,只希望我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过去多陪陪她,多抱抱小志,这很过分吗?”江梦龙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一拳头重重的砸在木质墙壁上,直接将墙壁捣出来一个窟窿。

接着他昂声说:“所有人都认为,我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是借孔家的功劳,我不否认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谁又特么知道,我自己有多努力,这个社会没有人会在意你做过什么,他们只会看到你做到了哪个位置,风光背后,不是肮脏就是沧桑!”

说到最后的,江梦龙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深呼吸两口,抹了抹自己的面颊,苦笑说:“见笑了,这些事情压抑在我心头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起过,今天跟你讲,既是表达我的诚意。也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敢走漏风声,我就杀掉你!”

我不自然的笑了笑说,放心吧!我嘴巴很小,而且我没有任何理由出卖替我遮风挡雨的大树,江哥。我不敢保证什么时候可以扳倒远东集团,但是我可以发誓,远东集团倒台的那一天,就是我对孔家拔刀的那一刻,当然这期间我肯定也会和孔家明争暗斗的。

“我可以护佑你们王者成长到无惧任何挑战的那一天,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差再等些日子,成虎,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答应吗?”江梦龙脸上出现一幅真挚的笑容。

我现在已经分不清他的真实面孔到底是什么,一个人面具戴的久了,可能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哪个是面具,哪个是最真实的自己吧。

我点点头说:愿意替江哥效犬马之劳。

“灵儿和小志,我想让他们到石市来生活,但是又怕她们母子俩会发生意外,你能不能替我保护她们?我想了很久,只有你的王者不惧孔家。远东集团或许会拿她们母子当底牌要挟我,而你不会,你这个人虽然阴险狡诈,但是很有人情味,小志是你干儿子,你不会用亲情做筹码。”江梦龙犹豫了片刻后看向了我。

我苦笑说:“江哥这高帽子戴的我都没话接...”

江梦龙很熟络的搂住我肩膀说:“从今天开始,金融街我会安排人设立两个警用岗哨,跟相关部门都打声招呼,一切手续从简,下周吧,下周我设法借官方的名义入股几个亿,至于你和远东集体的争斗,我希望在夜里十二点以后,远东集团不光是石市的纳税大户,还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关系保持藕断丝连,所以还得靠你自己,我会尽快让两条金融街腾飞起来。”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坐享其成喽?合作愉快!”我怔了怔,爽朗的大笑起来,跟他的手掌击打在一起,脑子里回荡着刚才他说的那句话,风光背后,不是肮脏就是沧桑。

江梦龙眉飞眼笑的朝我努努嘴道:“成虎,那对双生的碧人,可都在房间里等你呢,不要辜负了哥哥我的好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