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 奴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挪揄的笑了笑没有接话,江梦龙的用意很明白,我收了那两两只“金丝雀”,我们就是一家人,而那对双胞胎铁定也是对江梦龙忠心耿耿的人,今天他跟我分享了这么多秘密,如果我不接管了那两姑娘,怕是这事儿很难善了了。

我干笑着冲江梦龙打着哈哈道:“不着急江哥,难得跟您这样的大人物坐在一起,我正想多学习学习。”

“学习是假,探底才是真吧?”江梦龙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桑拿房里的温度剧高,我从里面呆着也浑身都是大汗,我笑了笑说:“江哥真是慧心独具,我屁股一撅。您就知道我想拉什么屎,不好意思哈,我就是个盲流子,没受过什么大教育,您多担待。”

江梦龙捏了捏鼻梁骨问我:“你是想问雷少强怎么样了吗?”

“厉害,您可真是活神仙!”我赶忙奉承的拍了句马屁,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拍马屁这种事情,只要你能铁了心不要脸。就算是“包青天”也照样能哄的高高兴兴。

江梦龙伸展胳膊,做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说:“他被抓的当天下午就离开了,雷家在北方省市还是很有名望的,虽然近几年没落了,不过一些人脉圈还在。我一个小小的副书记怎么敢捋虎须呢,放心好了!”

“问句题外话,雷家和孔家比,孰强孰弱?”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江梦龙想了想后说,现在是伯仲之间。早几年雷家强盛的时候,孔家给他们提鞋都得排队,雷家现在属于有名气,没势力的那种,这年头谁狠,都没有国家狠。

“受教了,谢谢江哥!”我朝他欠了欠身子,从上一刻开始,我们的身份已经发生了转变,严格点说,江梦龙现在属于我上级,或者说我们王者往后都是跟在他屁股后面混饭吃的。

一时的得失无所谓,我始终坚信,终有一天,我会把那些曾经践踏过王者尊严的人全都踩在脚下,任何一个拍马屁的人,最终目的都是为了骑马。

“成虎,做人要懂自己想要什么,能要什么,今天跟你聊的很开心。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我的私人号码,刚才那对璧人都知道,她们很清白。也很可靠,只要你对我不生出任何不该有的想法,她们都永远是你的禁脔!”江梦龙站起身子,意味深长的冲我咧嘴笑了笑。

“江哥,我还有件事情想要摆脱您,我有个兄弟前阵子跟人打架被抓进监狱去了,您看能不能打声招呼?年轻人,火气大,动手打架什么的还不正常嘛。”我抓了抓头皮,跟在江梦龙的身后一块走出桑拿房。他从旁边的淋浴头底下冲洗身上,我阿谀的递洗发水和沐浴露。

江梦龙闭眼站在淋浴头底下,沉笑一声说:“跟人打架?你说的是高文杰吧?你们这伙里绰号胖子的那个青年?”

我心底暗暗一惊,没想到他居然对我们如此的知根知底,陪衬笑脸点头:“对。就是他,没想到他都把您给惊动到了。”

“既然要选择合作伙伴,自然得把对方身份底细全都调查清楚,况且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两天之内高文杰故意伤害了三个在栾城区有点名气的小老大,其中两个致残,一个到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入狱第一天就把狱警的肋骨给踹折三根,这可不是你说的打场架那么简单哦。”江梦龙从淋浴头底下走出来,朝着我说:“下午吧。下午我安排安排,把他放出来!”

我也没想到胖子竟然这么猛,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等江梦龙重新披上浴巾后,我才忙不迭的冲他点头:“谢谢江哥。”

“这里我包了一天。你喜欢的话就多休息一会儿,不喜欢的话,随时可以离开,我下午还要个会议,就先告辞了!”江梦龙用浴巾擦拭了下身体。平心而论,江梦龙的身材保养的非常好,人到中年,身上的胸肌、腹肌一目了然,如果说他手上没有功夫。打死我都不带信的。

“不了,我们是蹭车来的,我怕回去的时候打不上出租,得步行!”我冲着小七摆摆手,她们几个会意的朝更衣区走去,对于这种贵族潇洒的销金窟我骨子里带着一丝抗拒,感觉浑身都不自然,早就想要离开了。

江梦龙错愕的望着我,想了想后说:“也好,那咱们就一起走吧。不过人比较多,我需要再安排两辆车。”江梦龙笑了笑,招呼我和他一起往更衣间走去。

很快穿好了衣裳,换上一身短风衣的江梦龙,脸上立刻间多出一份儒雅和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质,我站在他旁边,不自觉的就感觉好像矮了半头。

江梦龙笑了笑说:“成虎,你和同年龄的青年人有很多不同,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和你投缘。你这个小子,对自己人讲义气,对敌人又能狠得下心,做事情不会婆婆妈妈,这点很好。最重要的是。你年轻,却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浮躁!”

“江哥夸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尴尬的缩了缩脖颈。

江梦龙摇摇头说,我看人很少走眼,其实在钱进死掉以后。你大可以回崇州市,潇潇洒洒的当个土皇帝,但是你却留在了石市,从头再来的慢慢往上挣扎,短短的时间内。将王者发展到这个规模,很不简单!尤其是你想方设法的混进警局,这一步棋走的很妙,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会考虑让你到党校学习,想要在上层社会立足,到党校镀金很有必要。

“谢谢江哥,大恩大德,成虎永世铭记!”我惊诧了几秒钟,赶忙冲着他鞠躬。党校听起来不起眼,但是想要到那地方听一堂课,首要条件就是得入党,从党校学习完的人,最次也会官升一级。马洪涛就一直遗憾自己没有到党校去镀过金,才会总上上下下的被人撸职、升职。

“机会我给你创造,怎么把握就是你的事情了,今天晚上吴晋国在喜来登大酒店宴请我,我会故意晚去十分钟。你可以琢磨琢磨,这十分钟做点什么。”江梦龙将鞋子也提上后,翘起二郎腿,故意从我脸前晃了晃自己的脚面。

我迟疑了几秒钟后,蹲下身子,哈了两口气,拿自己的袖子帮他擦了擦鞋,“奴才!”这个词一下子出现在了我脑海里,我觉得很别缺,但是还必须得这么干。尊严这种东西,说穿的真的很既可悲又可笑。

“哈哈,你这孩子其实还是挺会来事的,走吧!”江梦龙满意的拍了拍我肩膀,洋洋得意的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我咬着嘴皮深呼吸两口,强制将心底那份屈辱感给咽下去,自我安慰道:“哪个爷爷都是从孙子过来的。”

我们走出洗浴,小七姐妹四个已经换好衣裳,站在一排在等待,那对双胞胎女孩竟然也站在她们旁边,不同的是两人一个穿件红色的卫衣,另外一个穿件白色的毛绒短衫,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是红衣服的女孩给人感觉热情似火,说不出的妩媚,白色毛衣的姑娘清秀俊美,给人一种格外清纯的感觉。

江梦龙不知道跟什么打了个电话,很快两辆黑色的奔驰车就停到了我们面前,江梦龙朝我摆摆手说:“带着几个美眷先走吧,我想起来还有点别的事情。”

刚说完话,就听见不远处一个女声喊叫:“江叔叔..”

江梦龙先是皱了皱眉头,紧着好像变脸似的变出一抹很爽朗的笑容,转过了脑袋,我也跟着侧头望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