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 金刚战白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胖子急赤白脸的一顿训吼,白狼也不生气,苍白的面颊散发着一丝异样的亢奋,一对倒三角眼眨动两下,扬嘴轻笑:“阁下是黑金刚吧?我对你也很感兴趣哦!”

“metoo,我对你母亲同样也挺感兴趣的,有时间可以介绍我认识,我嫌她年龄大,长得不男不女的不是你的错,但是说话还这么阴阳怪气,你这是要作什么妖?少特别絮叨了,干不干?麻溜点!”胖子很不耐烦的甩了甩自己的两只拳头。

距离的比较近我看的也仔细,胖子的拳头面上全都是老茧,还有不少是最近刚磨出来的心伤,那种带血的茧子就跟我之前练习砍踢差不多。只不过胖子肯定更痛苦,毕竟十指连心,手上的疼痛绝对比小腿要厉害的多。

白狼“桀桀”诡笑两声,胳膊一挥大声吼叫:“做掉赵成虎,你们明天都可以在石市扬名立万!”

“砍死他们!”巷子两头的小青年齐齐举高手里的家伙式,拔掉外面包裹的那层报纸,露出里面森冷的刀刃,白狼依旧和上次一样,倚靠在墙头看起了热闹,睡眼朦胧的眼睛戏谑的来回瞟动。

“真特码是个孬种!”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胳膊一抖从兜里掏出来了甩棍,“三哥前头这些烂鱼臭虾我负责,后头那些驴马赖子归你管!”胖子低吼一声,顺手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板砖。

“小心!”我不放心的嘱咐他一句,我俩背靠着背静等小混混涌动过来。

白狼鄙夷的拿手在空中扇了扇。凶相毕露朝那伙年轻人厉喝喊了一声:“速战速决!”

那群年轻人如同一群围绕着猎物已久始终蓄意待发而忽然接到狼王的号令的饿狼一般,个个迫不及待的挥起了手中的砍刀,嗷嗷怪叫着朝我和胖子冲了过去。

半米来长的西瓜刀在阳光下发出雪亮寒冷凌厉的锋芒,胖子像是猛虎一般冲了出去,手里的板砖如同游鱼般直接拍在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小青年的脑门。

“啪”的一声脆响。砖头从中间断成两截,被胖子当头盖在脸上的小青年都没来得及喊叫,就被胖子一把掐住脖子拽到了自己身前,“草泥马的,跟我俩装社会人是吧?我让你装,装!”胖子把那小伙挡在在身前,手里的砖头一下接着一下的冲小混混的脑袋上猛呼。

我抄着甩棍,横切竖挥,轻松干趴下两个小青年,暂时扼制住我这边小青年猛冲的势头,回头望了一眼,胖子仍旧机械似的攥着手里的砖头,没头没脑的往那个倒霉蛋的脑袋上招呼,此时那小子估摸已经被拍晕了,满脸是血,脑袋就跟个烂西瓜似的,看起来异常的可怖。

整条巷子里都只能听见胖子粗重的喘息声和手里砖头跟脑袋碰撞在一起的“啪,啪”声。

起初还有人试图挥刀攻击胖子两下,不过每次胖子都能很巧妙的利用手里的“倒霉蛋”替自己挡刀,尝试了几次后。那帮小混混渐渐被胖子的气势给吓住了,一个个像是围观群众似的堵在周围瞠目结舌的观望。

紧跟着胖子“喝”嘶吼一声,一手揪着那个“倒霉蛋”的领口,另外一只手拽住他的小腿,旱地拔葱一般将那小子给举了起来。胖子猛地将举起来的小青年丢了出去,“给我跪下!”

几个惊愕的年轻人被胖子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本能的避了开来,结果那个“倒霉蛋”却如同炮弹似的横飞出去,一下子砸躺下三四个人,“哎哟,哎哟..”几个小混混躺在地上惨嚎起来。

“厉害!天生蛮力,黑金刚果然名不虚传!”白狼的一对没有神采的瞳孔微微眨动两下,像是看马戏表演似的,亢奋的拍了拍两手。那副天然痴呆的模样,我觉得去如果他去演傻根,绝对能获奖。

“天生你麻痹,鬼知道老子练出来这身力气,付出了什么!小白脸。你要是男人跟我堂堂正正一战!”胖子声如洪钟,两只拳头攥的死死的,他不一定知道我和白狼之间发生过什么瓜葛,但是一定看的出来这家伙似敌非友,而且我嫉妒厌恶他。

白狼歪了歪脖颈,露出一抹浅笑,回头冲着巷口喊了一句:“收割者的爷爷们,他们的体力消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你们!”

接着从巷口又走进来两个身着黑色夹克衫的冷面汉子,这两人一看架势就知道跟先前那帮小混混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个人的身材都很精瘦,尤其是靠左边的一个短发汉子,嘴边挂着残忍笑意。

这几个家伙的手里都攥着一把类似我在电影中经常看到的那种“飞镖”,只不过要长上不少,尖锐的刀头发散着摄人的寒芒。胖子舔了舔嘴唇讥讽的笑了笑:“哟呵,手里剑啊?有没有使车剑的?尼玛勒个大屁股,动漫武器都干出来了。”

我本能的感觉到一丝危险,肩并肩的靠在胖子的旁边低声道:“胖子,别轻举妄动!”

“没事儿三哥。师父之前教我功夫的时候,特意说过这玩意儿,这家伙手里的武器是岛国的特产,叫手里剑,就跟他们国家的男人一样。又短又细!”胖子转动两下脖颈,随手从地上捡起来一把西瓜刀,冲我憨笑:“我左你右!”

不等我说什么,胖子已经如同离弦的箭一般跨步出去,“跪下!”胖子咬牙怒吼,手里的西瓜刀径直冲左边的那个汉子狠狠劈了下去,那家伙赶忙举起手里的家伙式抵挡,也不知道胖子使了多大的力气,这一刀斩下去,竟和对方的“手里剑”碰撞出一朵火星。

一招出手。胖子的势头更猛,抡圆了胳膊一下接一下的猛抡,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手里的不是西瓜刀,而是柄大铁锤,而对面的收割者青年俨然变身成“地鼠”,只能被动的横到防守。

粗看胖子的架势好像没什么章法,完全就是拼着一股子蛮力硬挥,不过仔细观察两秒钟却发现胖子完全是有节奏的,几乎没抡三四次胳膊,就会变竖劈为横扫。那小子几乎都没怎么出手,一直都是被胖子给压着打。

确定胖子肯定不会出事后,我挥了两下手里的甩棍,冲右边的那个长头发的青年抿嘴笑道:“来吧老弟,咱们也别闲着了!抓紧时间开磕!”

也不知道这孙子听不听的懂中国话。说完话以后,我就三步并两步迈腿出去,跳起来狠狠的一棍子直劈他的脑袋,那家伙身体微侧,躲开我的攻击。与此同时胳膊肘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弯曲,绕到后面,一下子直刺我的肩胛,我竭力往后梗胳膊躲闪,但还是慢了一步。“嘶”的一声轻响,随着衣服破裂的声音,鲜血已经溅出,方方的肩头被他刺中一刀。

他嘴角上翘,刚要咧嘴笑,我左腿已然抬起,“跪!”一记砍踢就蹬在他的小腿上,那小子哼都没来得及哼“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我紧握手里的甩棍,捶傻篮子似的劈头盖脸的就往他脑袋上招呼。

张竟天送给我的这把甩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硬度特别好,跟砍刀怼在一起,一点都不会变形,甚至白印都不会出现,连续抽打那孙子几分钟后。我喘了口气,一脚踏在他脸上,发泄似的“啊!”咆哮一声。

另外一边,胖子的战斗也进入尾声,在胖子拼着小腹被刺中一刀后。一个“回马刀”削掉对手脸上半片肉,几乎没有悬念的完虐对手,同时他手里的西瓜刀也卷刃了。

“破逼玩楞儿!得亏老子听我师父的话,刚出狱就找了几张铁皮塞进衣服里傍身!”胖子咣当一把将手里的片刀扔到地上,又把手伸进衣服里面,从里面甩出来块薄铁皮,朝着蹲在墙角的白狼挑衅:“小白脸,还有套路没?”

“你还有多余的力气吗?”白狼站起身,将手指夹着的香烟,直愣愣的将烟头戳在被胖子一脚踹飞的那个“收割者”青年的眼睛上。手速飞快的捡起地上的那把“手里剑”看都没看,直接一下子插进青年的喉咙里,残忍的冷笑:“废物,就这种水平,还敢号称收割者!”

“八嘎,你..”被我打的满脸是血的男子,一看势头不妙,爬起来就要跑,白狼一个侧踢,再次将他给蹬趴下,男子再想起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他的喉咙同样也被白狼拿刀狠狠刺穿。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白狼这么变态,可是他又一次刷新了我对病态这个词的定义,别看我们刚才打的那么热闹,但是没有闹出人命,可这白狼一出手,就灭掉两条人命,而且还是他自己人,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说:“你可真是头畜生,不光咬对手,还咬主人!”

“稻川商会只知道他们死了两员爱将,但是谁能证明是我干的?你认为吴晋国信你的话吗?”白狼舔了舔手里剑上的血迹,抹了把脸轻蔑的嘟囔:“我想你们现在应该没多少力气了吧?黑金刚,可敢与我一战?”

刚才胖子邀战的时候,这傻屌装死,这会儿眼瞅着胖子已经汗流浃背,站着都有些晃悠,他竟然耀武扬威的挑衅,这孙子真心够有闹,我朝他吐了口粘痰骂:“你特么不光变态,还无耻!”

“王者的男人,从来不会说半个不字!战!”胖子使劲捶打了两下自己的胸口仰天嘶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