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 言必行,行必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换好衣裳,收拾立整以后,小七替我泡上一壶热茶,我和胖子坐沙发上边喝茶边静静的等候陆峰,这时候我才觉得肩头火灼般的疼痛,扒开衣裳瞟了一眼,见到之前被“收割者”刺伤的地方变得黑青一片,伤口也很不显眼,估计也就指甲盖大小。

刚才冲澡的时候,还觉不出来有多疼。这会儿疼的我都想骂娘,尤其是伤口的周围乌青一片,看着就好像被人给狠狠掐肿了一样,我疼的“嘶嘶”了两声。

“三哥,你怎么了?看你脸色有点不正常。”小七眼尖,看我一个劲地撩拨领头往里看,关切的问道我。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被稻川商会的狗崽子拿指甲刀刮伤一块皮。

小七想要凑过来看,胖子从边上“嘿嘿”贱笑说:“七妹纸是不是想看看我三哥胸口上的那片护心毛?看他的没意思,你瞅瞅我的,才知道啥叫好男一身毛。”

“我现在的手机也有录音功能,等见到柳玥的时候,我必须问问她,见没见过好男那一身毛!”我白了一眼胖子。把玩着手机,冲他撇嘴浅笑,胖子立马打了个哆嗦,朝着我双手合十的作揖:“三哥高抬贵手,你是不知道我家玥玥现在有多狠,我天呐,大耳刮子啪啪的往脸上拍,我脸皮厚,不怕疼,我就是心疼她的手。”

“噗..”我和小七她们全都被逗的笑喷了。

也不知道是笑的太猛,还是这两天没休息好的缘故,笑着笑着我就觉得有点岔气,头昏目眩的一阵阵眩晕,我赶忙抓起茶杯抿了一大口,押了口气,倚在沙发靠背上深呼吸两口,那股子胸闷的感觉,说不上的难受,呛得我止不住一阵咳嗽。

“三哥你没事吧?”胖子轻轻拍打我的后脊梁出声问道。

我摆摆手,大口喘息两下说:“可能有点感冒了,眼睛觉得老迷糊。”

“我出去买药,等着!”胖子一溜小跑就冲出了洗浴,往外跑的时候,刚好和迎头走进来的唐贵撞了个满怀,胖子的身胚本来就大,一下撞过去,差点把唐贵碰个踉跄。

“你丫赶着投胎呢?”唐贵哭笑不得的臭骂一句。

胖子瓮声瓮气的不知道嘟囔两句什么,快速奔了出去。

唐贵的身后是陆峰和林恬鹤,还有朱厌也跟着一起走了进来,朱厌抚摸着下巴颏瞄了一眼门外。呆滞的冲我瞥瞥眉头,磕磕巴巴的说:“啊就..啊就..胖子最近下盘力量见长啊..”

“你算命的本事都快和天桥底下的刘瞎子有一拼了,是个人都特么能看出来胖子最近突飞猛进,还用的着你说,你要是真有功夫帮我带带陈二娃和蔡鹰的追踪能力吧。”我没好气的白了眼朱厌。这会儿越发感觉视力有些模糊,看朱厌都觉得有点重影。

“不管!”朱厌很直接的摇头拒绝,符合他一贯的做事风格。

我也知道要劳动他出手帮忙调教人,没点大代价肯定是行不通的,抓了抓后脑勺调侃的一笑说:“朱哥,我听说前阵子国际酒店来了几个巴西的模特,那小艳舞跳的,六十岁老头都能硬邦邦!”

“你..啊就..啊就..受伤了?”朱厌眯缝眼睛看向我的脸。

见我只顾着和朱厌聊天打屁,唐贵不禁干咳两声,示意旁边的陆峰和林恬鹤。

我这才回过来味儿。尴尬的一笑招呼陆峰和林恬鹤座下,往起站的时候,我又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悬点摔倒,拍了拍脑袋冲着他们两个抱拳说:“峰哥、鹤哥。凌辉的事情我知道了,不管你们心里咋想,这句谢谢我必须要说,过去王者可能只是拿两位当朋友,从今往后咱们就是兄弟!”

陆峰和林恬鹤的胳膊上也分别挂了一个小号的孝牌。陆峰的表情总体来说还算正常,俊朗的五官带着一丝伤感,硬挤出一个笑脸朝我摆摆手:“混社会的,不是躺棺材就是进监狱,这事儿我想的很明白,兄弟们也都懂,三哥不需要内疚,既然我先前答应过你,肯定会帮你守好金融街,就绝对不会食言!”

“赵成虎,说那么天花乱坠,没有任何鸟用,我就想问一句,这事儿你有没有交代?”林恬鹤两撇粗重的眉毛凝在一起,很不客气的站在我对面问道。

“阿鹤!”陆峰不满的侧头训斥一句。

林恬鹤没有像往常那样停住嘴巴,使劲摇摇头,粗声粗气的低吼:“峰哥今天这个恶人我来当,从特么崇州市到石市,咱们被王者坑过多少次?被他赵成虎阴过多少回?当初的不夜城,咱们主动把几条街让出来,王者只是象征性的给了几百万打发,你说咱们的目标是石市,我没有吱声,到了石市以后赵成虎阴咱们去和狐狸开磕,只不过我和狐狸不打不相识成了兄弟,勉强有条花街站稳脚跟,赵成虎每次说需要帮忙,咱们都不遗余力的出手,结果换来了什么?他认为咱们傻逼,这轮竟然让咱们的人当炮灰,我不服!”

“你给我闭嘴,滚回花街去!”陆峰愤怒的起身,一把推在林恬鹤的胸口,两只遍布血丝的眼睛里充斥着一丝水雾,不知道是因为我平常的为人处事,还是被林恬鹤戳到了痛处。

林恬鹤不移不动的摇动嘶吼:“我他妈不闭嘴,我凭什么闭嘴!当初来的时候,文哥让你三思而后行,你说赵成虎这个人勉强可以做兄弟,结果呢?结果死的人是我兄弟呐,王者的人毫发无损,凌辉尸骨未寒,陈明、狐狸现在还躺在医院,这半个月光是咱们的人起码伤了十多个,难道我就不该质问一下吗?”

“文哥还说过。男人要言必行,行必果!我既然答应了他,就必须得做到!”陆峰冷声喝斥。

我起身挡在二人中间,抓起茶壶分别斟上两杯清茶,冲着他们鞠躬道:“峰哥。这事确实怪我!咱们按江湖规矩,我先给二位看茶赔礼,接着再说赔偿!”

王叔以前跟我说过一些粗浅的江湖规矩,在社会上,主动给人看茶赔礼,那是自降身份的一种方式,也是最真诚的赔礼手段,陆峰和林恬鹤现在是天门人,相信也肯定懂我的意思。

“哼!”林恬鹤余怒未消的脸上稍微缓和一丝。

陆峰摆摆手,疲惫的说:“三哥不需要这样的。咱们是朋友,况且是我主动保证要帮你守好金融街的,老爷们不能言而无信,发生任何意外,都不能怪罪在你头上。”

唐贵眨巴两下眼睛,陪着笑脸低声说:“三哥,就算道歉也是我来道的,金融街归我负责,是我自己没能力守好自己的地盘,才会连累两位老大损兵折将。这个错我来认吧,你是王者的龙头,这样不合适..”

我抓住他的胳膊,制止他倒茶的举动,自己亲自把两个茶杯倒满,苦笑说:“没啥合适不合适的,做错得诚实,挨打得站直!面子这事儿,跟自家兄弟讲就没意思了。”

“峰哥,受我一拜!”我两手捧起茶杯。深呼吸一口,递到陆峰的面前,身子欠下,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

陆峰叹口气接过茶杯,“咕咚”咽了下去。

“鹤哥。受我一拜!”我再次两手捧起茶杯,诚心实意的敬到林恬鹤的手边。

林恬鹤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抓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抽了抽鼻子说:“凌辉肯定要风光大葬,到时候我会带着王者的兄弟守灵堂看香烛,这次陆峰仗义相助,我会安排阿贵拿出来一千万作为答谢,从今往后王者是峰哥最忠实的盟友和兄弟!”

“一千万?”唐贵从旁边杵着有些迟疑的说,三哥咱们现在在大建设,拿那么多钱出来,恐怕..

“对兄弟不要吝啬,咱们抠点无所谓,不能让兄弟在九泉之下都无法瞑目!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挪一千万出来!”我直接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的说道。

“三哥,真的不需要这样的,咱们还按照之前说好的,你给我五百万就行,其实拿五百万我已经占很大便宜了。”陆峰握住我的手,态度很真诚的摇头。

“一码事归一码事,除非峰哥看不起我!”我抽了口气说道,猛然间脑子一糊,感觉天旋地转的眩晕,接着我两眼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