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 以柔克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这是他妈什么鬼样子!”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两只如同泣血一般的眼球格外的扎眼,再加上微微有些苍白的脸孔,我觉得我现在这副尊荣根本不需要化妆就可以把小朋友给吓哭。

苍蝇无奈的摇摇头道:“我真的尽力了,你中毒时间本来就长,再加上解药送来的太慢,我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我还有机会再恢复过来吗?”我干脆把脑袋转向了别处,不想再看自己的这副鬼模样。

苍蝇从我旁边声音很轻的回答,有!但是机率很低,你基本上可以死了这条心。

“谢了。”我郁闷的叹了口气。以后这副模样上街,基本上什么坏事都不需要干,别人就会很自动的给我挂上“坏人”的商标,要知道这年头以貌取人的还是大多数。

苍蝇立在我旁边干笑着说:“大哥,要是现在方便的话,给我结算一下医药费吧,毕竟您是昆哥的兄弟,大家都是朋友,我肯定不会多收的。”

“需要多少尽管开口,胖子你去吧。”我扬嘴笑了笑,不认为苍蝇做的有啥问题,救我一命本来就该领情,况且人家也没什么义务免费付出鲜血和劳动。

苍蝇感激的抱了抱拳头,跟随胖子一块离去。

我呆滞的望着汽车顶,心里无比的烦躁。小七从边上低声安慰我:“三哥,其实不需要介怀的,但凡成大事的人肯定都有些与众不同的,比如天门的福来哥,早几年还被人嘲笑白痴,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神,位列天门战神!”

“模样好歹是爹妈赐给的,我一直都不觉得有啥,主要是再有多半个月我的孩子就要降生的,你说我这副模样,会不会吓到他?”我苦笑着使劲往起坐了坐,躺的时间太长,我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好像都有些酥软了。

小七咬着嘴皮巧笑说:“肯定不会的,三哥现在的模样其实挺酷的,真的..”

“男人长得好不如活的好!那么在乎皮囊干嘛?反正你再怎么长也肯定没我帅!”这个时候林昆从车门走了上来,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饭盒,走到病床边,冲着小七谦逊的笑了笑说:“你休息去吧,我陪三子谈谈心。”

小七犹豫了一下,见我点头后,她才磨磨蹭蹭的走到车外,不过并没有依照我的话,而是谨慎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们这头看。

“狗爷这是用训练死士的方法帮你培养出来几个姑娘呐!我估计这会儿我敢掏出刀,小七绝对敢跟我拼命。”林昆大大咧咧的坐我旁边,拧开手里的饭盒,冲我撇撇眉毛,拿起汤匙舀了一勺汤凑到我嘴边,笑着说:“喝汤吧。我的大少爷!”

“你拉倒吧,让你当丫鬟使,我觉得浑身毛骨悚然。”我摇摇头说,你把汤放旁边吧,待会我让小七喂我喝。

“哟哟哟。这还没好利索就开始嫌弃老子了,你昏了七天,老子喂了你七天,活脱脱的白眼狼,呸,红眼鬼!”林昆调侃着把饭盒放到床头柜上,抓起我的手掌攥了攥问:“怎么样?感觉如何?”

“心塞!”我实话实说的歪嘴苦笑,冲着林昆说:“狗日的稻川商会这回差点弄死我,你说我醒了以后要不要给丫直接宣战?”

林昆摇摇头道,千万别闹。你是不知道朱厌捅下多大的篓子,单刀直闯远东集团的办公楼,威胁了一屋子人,管吴晋国要解药,吴晋国迟疑一秒钟。上去就是一刀,我看监控录像,都觉得两腿发软,朱厌真心太邪性了。

“杀了一屋人?”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林昆抽了口气说,也不算。死了七八个吧!而且死的还都是岛国人,远东集团的高层,反正远东集团最近陷入了混乱,栾城区的两间手机工厂全线瘫痪,据说被朱厌烧了很多珍贵的数据。

“死的全是岛国人?”我有点想笑,不过又笑不出来,虽然我极度厌恶岛国畜生,但只是针对那些跟我有瓜葛的混蛋,平常老百姓,或者到中国求职的岛国人,虽说不喜欢,可也没多憎恨。

林昆点点头说,这事儿都惊动京城了,处理不恰当很容易引起两国的纠纷,眼下石市彻底戒严了,别说大规模开战,就是两帮小痞子抢地盘,都会被毫不留情的扔进看守所,这个节骨眼上你闹事,不是自讨没趣嘛,所以我让王兴把人都撤回来了,栾城区丢了就丢了,再打下去咱们肯定伤亡惨重,稻川商会那边是动了真火,你知道最近一周,有多少岛国人涌进石市吗?

“多少?”我哑然的问道。

林昆压低声音道,将近四百口,而且根据我动用一些手段调查,这帮人手上可都不干净,你想开战,吴晋国怕是也憋着这个邪火,眼下就是比拼谁先忍不住,谁先动手谁傻逼。

“卧槽,栾城区丢了?吴晋国这头畜生,差点整死老子不说,还把栾城区也给夺走了?”我愤怒的坐了起来,刚才怒火中烧,没想到我激动竟然坐直了身子。

林昆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做大事,不以一城一池论成败,三子你懂什么叫以柔克刚吗?”

“以柔克刚?”我木然的摇摇头。

林昆狡黠的笑了笑说:“人的牙齿是硬的,舌头是软的,可到了人生的最后,牙齿都掉光了,舌头却不会掉,所以要柔软。人生才不会吃亏,硬到最后的都得栽大跟头,吴晋国现在有些收不住了,昨天带人把金融街给包围了,我让王兴打电话报警。那个叫马洪涛的老兄很给面子,很及时的赶到了。”

一听说金融街差点被围,我心窝里那股子邪火“蹭”一下又蹿了起来,愤愤不平的咒骂:“狗日的欺人太甚了!槽!”

“止怒!你现在越平淡,吴晋国就越上火,现在远东集团停止运转,一天的损失就是笔天文数字,可是咱们的金融街还在有条不紊的继续,每个场子也都在日进斗金的盈利,耗到最后谁是输家?吴晋国现在如果敢跟你开战。到时候老天爷也包不住他,现在全国不知道有多少媒体都盯着石市看呢!”林昆将我硬按躺到床上,拍了拍我胸口说:“三子,我知道你最近和江梦龙有了勾扯,但是相信我,江梦龙同样和吴晋国的关系也匪浅,遇事你自己多长点心眼。”

“我懂,我没打算完全依附他,那家伙其实就是我为你准备的筹码,应该可以助你平步青云!”我点了点脑袋。

林昆傲然站立。笑容满面的出声:虎豹终难骑,人心隔肚皮,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记住永远不要暴露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我是你的最后一张牌,如果有一天你走投无路,我会拼尽全力护你个周全,苍蝇这家伙不错,人够机灵,也有点手段。你自己想想办法把他留下来,当作咱们王者的拼图融洽进来。

“咱俩很久没一起喝酒了吧?”我竭力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冲着林昆憨笑。

林昆瞥瞥嘴嘟囔,拉倒吧,你现在这副逼样子。我可不想替死胖子被黑锅,到时候你再有个三长两短,最后把事儿都怪到我头上,你自己慢慢躺着吧,我现在的身份是给某富商当司机,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上班了。

“喝点呗,咋地你怕我?”我冲着林昆挑衅的坏笑。

林昆已经迈出去四五步,听到我的话,一拍后脑勺,直接将身上的黑色中山装给脱掉,呲牙咧嘴的回头指了指我还击:“哎我去,你要这么说,老子可不带惯着你了,来来来,谁先吐了,谁傻逼,从上学那会儿老子就有想法把你干趴下。”

“那来呗!”我大大咧咧的咧嘴笑。

这个时候,王兴突然走进来,冲着我说:“三子你得去趟京城,孔令杰这会儿在咱们洗浴等你呢,说是孔老爷子病危,想在临终前再见你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