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 赴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老爷子病危?希望临终前见我一面?”我错愕的望向王兴,既惊讶老爷子怎么会突然病重,又好奇他为什么会想在临终前见我一面,虽说他救过我的命,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像忘年交,可要知道这等大事,最想要看到的不是自己家里人吗?

所以我的第一反应是孔令杰在给我耍套路,本能的摇摇头拒绝:“不去!”

“那我现在就去打发走孔令杰?”王兴点点头,会意的转身要离开。

林昆摆摆手,拉住王兴道:“兴哥,孔令杰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语气真不?”

王兴憨厚的抓了抓侧脸干笑:“从我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真的,不过他有没有伪装,我就不敢保证了!”

林昆眼珠子滴溜溜来回转了两圈。回过头冲我咧嘴一笑说:“三子你得去,如果孔令杰说的是真事,这次可能会是你鱼跃龙门的好机会,如果孔令杰说的是假话,就说明他想要坑你。那么咱也有理由正大光明的跟孔家开战,第九处接下来的任务是铲除孔家,如果王者能够在铲除孔家的事情上添砖加瓦,将来第九处和王者的关系也肯定会变得亲密起来。”

“我不懂他如果说的是真话,咱们能有什么好处?”我疑惑的问林昆。

林昆“嘿嘿”一笑说,孔家老爷子和京城的关系莫逆,这种病危时刻能喊你过去,可想而知对你的看重,届时你一定可以和京城军政圈子的一些人物搭上线,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那有个屁用啊,你们第九处不是都要铲除孔家了吗?到时候我要是帮忙不是更显得我这人很没溜么?自古侵略者都没有内奸可恨,到时候我在那些大佬的眼里不就成了不择不扣的内奸?”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

林昆瞥瞥眉头,埋汰我:“你这损逼,动歪心眼的时候一个顶仨,怎么碰上这种正经事脑子就不转圈了,孔老爷子如果真的病危,那还需要我们动手吗?随着时间的推移,孔家自然树倒猢狲散,但是你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结交到京城圈子的人,干孙子比亲孙子都要孝顺,更会办事儿,你说孔老爷子的那些老朋友们能不挺你?”

“呃?说的确实有理哈。”我寻思了几分钟林昆的话,最后爬起来点点头冲王兴说:“兴哥,你让孔令杰留下具体地址,咱们自己过去,随便找个借口打发走他。”

“好嘞!”王兴利索的打了个响指,他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老实本分,对于我的话不会深想更不会琢磨对错,诚诚恳恳的做着自己每一件应该做的事情。

“兴哥还是太缺乏锻炼了,如果有机会,我应该安排安排,不管是他的心性还是功夫。”林昆瞄着眼睛目送王兴离去,压低声音叹口气,接着问我:“你打算带谁到京城?”

“胡金、小七她们吧。”我不假思索的回应。

林昆摇摇头说:“我要是你。就带上陈花椒,外加苍蝇出发,把其他人都留在家里,做出一副你仍旧还在石市的样子,不管孔令杰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你大张旗鼓的离开,我想吴晋国肯定会派出去杀手,金哥和小七她们确实能打,但是能够扛住多少波杀手的追杀?”

“带上花椒我可以理解,他的身份不同,可带苍蝇走又是几个意思?”我一头的雾水,同时也在心惊,这些年林昆完全蜕变成了一个做大事的狠手,每一步棋子都撂的步步为营。

“苍蝇的医术你见识到了吧?想不想把这样的人拉进王者的阵营?可是就算他贸贸然答应你想要跟你混,你能完全信得过他吗?我始终坚信兄弟是遇事处出来的。带上花椒除了背景的缘故,更重要的是锻炼,你不觉得现在花椒被你边缘化了吗?我想这肯定不是王一想要的。”林昆掷地有声的解开我的疑惑。

我错愕的问他,可是你们第九处不是一直都在缉拿花椒他爸吗?

“第九处缉拿王一是公事,你和花椒是我的私事!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的建议。怎么拿捏还得看你,具体什么时候出发,你不要告诉我,更别告诉任何人,为了你自己的安危着想!”林昆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

我望着他那张熟悉的面孔。此时又觉得有些陌生,轻声感叹:“昆子,你变了!”

林昆伸了懒腰说,变是为了更好的适应生存环境,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可是要做到金刚不败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起初加入第九处的时候,我只是单纯想要帮助到你和兄弟们,随着经历和见识的增加,我越来越发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嗯,确实!这些年我也见过不少玩社会的大哥最后被社会玩死。”我认同的点点头。

林昆苦笑说:我爸是干什么的,你心里肯定有数吧?前些年他没少收不义财,这两年我做掉的贪官污吏很多,每次杀人的时候,我都害怕我爸有一天同样被人给做掉,我想要他平安无事,就唯有把自己变成那个发号施令的人,我拼了命的希望王者变得强大,将来我可以有所倚仗,就像第九处和天门的关系,有感情也有利益纠葛。

“会的,王者一定会成为真正的王者。”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林昆冲我伸出手掌:“兄弟!”

“兄弟!”我把手掌迎了上去,我俩紧紧的攥在一起。

林昆笑了笑说,又特么没机会不醉不休了。等你从京城回来吧,到时候咱们好好的喝一场,我帮你联系花椒,一路顺风兄弟。

“稳妥!”我咧嘴笑了,望着林昆冲车外慢慢走去。他的背影很淡薄,肩头稍稍有些佝偻,可能长期的身体加心理压力,压的他透不过气吧,我也是时候帮助兄弟分担一下肩上的重担了。

十多分钟后。苍蝇左手抓着一塑料小笼包,右手拎着瓶矿泉水,闷着脑袋走了进来,有些不情不愿的嘟囔:“赵哥,昆哥让我陪你出趟远门。咱们可提前说好了,劳务费啥的,不能少!我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下有六十岁亲娘等着我养活呢。”

“必须的!”我痛快的打了个响指,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能真的是长时间没动弹,感觉浑身的骨头好像生锈了似的,只是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就“嘎巴嘎巴”的脆响。

苍蝇快速将几个包子塞进嘴里,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镜子,骚包的摆弄了一下自己那一头金灿灿的黄毛,冲我咧嘴一笑说:“赵哥,咱们什么时候出发?早点完事,我早点回刑城,不骗你,家里真有老娘需要照顾。”

“快抠抠你牙缝里的韭菜叶吧,现在就走。”我机械的抬了抬自己的两腿,确实如同苍蝇之前跟我说的一样,身上的肌肉也受到了影响,走路都显得有些不协调。

我们俩一块从改装的“救护车”里出来,我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个特别大的地下停车场内,好奇的问苍蝇:“苍蝇哥,咱们这是在哪?”

“金融街的底下车库,我听你那个叫唐贵的兄弟说,将来他打算在地下车库的下面再拓展两层用来开赌场,你们这帮人真心挺疯狂的,咱都年纪差不多,我一天为了生计来回奔波,你们腰包里已经成千上万,琢磨着怎么成为石市的名人。这就是差距吧。”苍蝇梭了梭鼻子,故意甩了一下头发,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副墨镜递给我说:“带上这个吧。”

从停车场里出来,我们是出现在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上面,早早等候在那里的唐贵和陈花椒。分别递给我俩一身民工的衣裳和两个蛇皮行李袋,唐贵冲我乐呵呵的说:“三哥,我安排了一伙民工到京城去打工,你们待会混进去,跟随大流坐火车出发,等到了京城以后自己找机会脱身,一路顺风!”

不远处一大帮的民工正在收拾东西,工地门口的地方停着一辆大巴车。

“金融街一定给我守好!”我不放心的冲唐贵交代。

唐贵拍了拍胸脯道:“你放心,除非我挂了,否则金融街不会出任何乱子。等你从京城回来,咱们第一条街差不多就该正式运作了,韩家的影响力真心不是盖的,这几天不少地方银行的行长过来找我谈合作,如果您这趟有机会的话,记得去拜访一下韩家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