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 能工巧匠/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快拉倒吧,烤鸭肯定是没戏,实在想不出来辙,这钱得拿来当路费,大不了咱们再回石市一趟,拿点钱再过来!”我捏了捏鼻子头,叹了口长气。

苍蝇坏笑着说:“赵哥,你看我像那么没溜的人吗?”

我瞄了一眼他那一脑袋的小黄毛,很认真的点点头回应:“像!你和陈花椒俩人就是金牌组合,他顶着个鸡毛掸子,你顶了一头屎壳郎的午餐,没一个靠谱的。”

蹲在一边“吧嗒,吧嗒”抽闷烟的陈花椒当即有点不乐意了,梗着脖子嚷嚷道:“日,三哥我可啥也没说啊!这也能中枪?”

我没好气的从丫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骂。你还需要说啥?该丢的东西没丢,不该丢的东西丢了,心可真特码大,还有脸搁这儿冒烟圈玩呢。

陈花椒歪着脑袋冲我埋怨:“三哥,我手机落火车上了。苍蝇的手机被偷了,你的呢?”

“你是不是傻?老子昏迷了多少天?我特么哪知道手机被你们扔哪去了?”我强忍着揍人的冲动,剐了他一眼。

苍蝇“呸,呸”从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手抿到自己的脑袋上。又从衣服兜里掏出那面小镜子照了照,然后朝我吧唧嘴巴贱笑:“赵哥,你放心!我这买卖保证一本万利,到时候你们只要听我的,我保证最多两天,咱们就够风风光光的去医院探病号。”

“老子信了你滴邪!”我从陈花椒手里夺过来抽了一般的烟,使劲嘬了两口,挥了挥胳膊冲他俩说:“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吧!吃饱了,咱们再寻思咋整,我发现老子天生八字就和火车站不合。长这么大统共坐了两回火车,两回都落得身无分文。”

我们仨顺着车站的前广场慢慢往出走,川流不息的人群就好像下饺子似的来来回回的进出,首都就是不一样,不光街面的卫生干净,就连站前街的出租车都感觉上档次很多。

我们从车站不远处找了一家小饭馆,看到墙上贴着京城特色“杂酱面”的海报时候,陈花椒和苍蝇纷纷咽了口唾沫,我寻思就算吃不上烤鸭,好歹也整碗杂酱面过过瘾吧,就喊服务员来三碗。

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笑容满面的告诉我:“打完八折以后,您总共消费一百二十元。”

我含在嘴里的一口茶水直接“噗”一下喷了出来,陈花椒急头白脸的嚷嚷:“黑店啊,三碗面条你要我们一百二?还特么是打过八折的?”

服务员笑盈盈的指了指背后的海报念叨:“我们这是正宗的老北京特色!”

“卧槽!”陈花椒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我一把捂住他的嘴,冲服务员摆摆手说:“不好意思哈,我这朋友刚从山沟里出来的,没见过啥世面,你稍微等会儿。我喝完这点水就给你结账,花椒你记住,咱们老爷们出门在外,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吃饭结账那是天经地义。当然没钱了就另当别论,关键咱们像是没钱的人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底虚,我们仨现在一身脏不拉茬的掉色迷彩装,脚上蹬一对泛旧的黄胶鞋,就我们这熊样要说自己是有钱人,那估计京城就没乞丐。

服务员明显已经不相信我们了,懒洋洋的靠在旁边桌子等待,似乎怕我们是要吃霸王餐,斜楞眼睛时不时的瞟动两眼。那副鄙夷的模样,再明显不过。

我朝陈花椒和苍蝇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风紧..”

“扯呼!”哥俩一齐站起来,拔腿就往门外跑,速度那叫一个飘逸,我同样不甘示弱的一把推开那服务员。闷着脑袋就夺路而出,我发誓除了上中学时候被何磊打的时候跑过这么快,这么多年来,我的速度就没这飙过,我们仨甩着膀子从大街上奔跑。后来的服务员撵了十几米,看实在撵不上,骂了几句难听话,就放弃了。

也不知道具体跑到什么地方了,我们停下脚步的时候,应该是在一个小区的附近,我两手拖着膝盖“呼呼”喘着粗气骂娘:“你们两个狗犊子,真不地道,居然把老大扔到最后。”

“三哥,你说咱们竟然敢在京城吃霸王餐,这个梗回去能不能吹一年?”陈花椒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子,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

“吹个篮子,你不嫌丢人我嫌埋汰呢,堂堂王者的大哥大,身价怎么也得衬上千万,到京城吃碗面条没钱结账?这件事你俩给我烂到肚子里!”我愤怒的骂了一句,然后望了一眼四周说,咱们今晚上去哪过夜?

“我刚才看到路边有几家小宾馆,环境应该不错!咱们今晚上好好休息一夜,明天早上我保证至少赚两千块!”苍蝇回头指向身后的店铺冲我挤眉弄眼的耍贱。

“住鸡毛宾馆。找个网吧对付一宿得了。”我烦躁的撇撇嘴。

最后实在执拗不过苍蝇和陈花椒,我们仨人花八十块钱租了一间单人房,苍蝇说要准备一下“发财”的工具,管陈花椒要了一百块钱就出门了,我和陈花椒盘腿坐在床上闲扯。

我试探性的问陈花椒,花椒最近你有没有你干爹的消息?

“没有,自打胖子那回出事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三哥你说奇怪不奇怪,每次我看到我干爹的时候,总觉得特别的亲切,你有没有发现我俩长得还挺像的?”陈花椒兴致勃勃的跟我聊扯着。

我不自然的笑着说,花椒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王叔就是你亲生爸爸,你会有啥反应?

“能有啥反应,该尽孝尽孝呗,你说的这个如果不成立,我是从临县长大的,我干爹可是地地道道的石市人,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况且二叔老早就说过我爸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陈花椒苦涩的摇摇头,小声喃呢:“打小我就盼着我爸能去参加一次家长会,呵呵..算了,不说这些了三哥,我困了!”

“睡吧,狗日的苍蝇不会携款逃跑了吧?”我也躺下身子,打起了哈欠,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半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苍蝇正蹲在地上描描画画着什么。我也没太当成一回事,继续闭眼迷糊。

第二天一大早,苍蝇就把我俩从床上推醒,牛逼哄哄的说:“走,带你俩挣大钱去!你们记住好好的配合我哈!”

我们仨就出门了。出门以后苍蝇径直领着我俩朝火车站的方向走,快到火车站的时候,他让我们俩先散开,完事找了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街口,蹲下身子摆弄起来。

他将一块脏兮兮的塑料布摊在地上,将三只碗和两个玻璃球摆在上面,然后坐在小板凳上开始扯着脖子吆喝起来:“走过的,路过的,过来试试手气了,押中五块赔五块,押中十块赔十块,看你的眼快还是我的手快。”

那附近本来就有不少等车的人,听到苍蝇的呼喝,果然有几个好热闹的闲人凑了过来好奇的打量起来。

见有人凑了过来,苍蝇停止了吆喝,开始摆弄起手中的碗和玻璃球,他先将手中的玻璃球飞快的在几个碗中间掉来掉去,最后用碗盖住,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叫道:“只要押中空碗,押五块赔五块,押一百赔一百。”

瞅着苍蝇卖命的吆喝,杵在不远处的我朝旁边的陈花椒笑了笑说:“这次的京城之行,我想绝对可以令我这辈子都刻骨铭心。”

“是啊,咱们从石市过的太安逸了,有时候用这种方式消遣一下,其实也蛮不错的,这个苍蝇绝对是个能工巧匠,三哥打算把他收进来吗?如果是的话,是不是得让陈二娃去查查他的底?”陈花椒递给我一支烟压低声音问道。

“用强子的话说。得遇事!多遇两回事,才能确定这人靠谱不靠谱,如果他靠谱的话,我想咱们王者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差不多凑齐了!”我寻思了几秒钟后,清了清嗓子说:“走吧,干活!享受一下难得的惬意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