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 押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抽完最后一口气,将烟头拿脚踩灭,刚打算离开,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胳膊上箍着红袖章的老太太往过伸头,赶忙又将烟头给捡了起来,心底不禁咒骂,这京城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看完孔老爷子必须抓紧时间回去,整个京城都像是个大号的监狱。

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系到腰上,先是凑到人堆里装作看热闹似的伸直脖子观望,见半天没人想要上手,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蹲在苍蝇的面前打量。

“玩吗兄弟?”苍蝇颇为老道的摆弄着手里的小碗和玻璃球。

我摇摇头说,不玩!怕你是骗子。

“我去。兄弟损人不带你这样损的,我马扁也算京城戏园子里出了名的鬼手,要不是今天没档期,我刚好又闲的手痒痒,鬼才乐意跑火车站现眼。你不信我的话,可以先试十块钱的,反正十块钱既富不了我,也赔不了你,让大家都看看!”苍蝇怒了努嘴浅笑。

马扁?这货属于会起名字。骗人也骗到的正大光明,我忍不住笑了笑。

“玩两局呗?不输房子不输地,咱就图个乐呵!”苍蝇冲我又眨巴两下眼睛。

我装作犹豫的样子,怔了几分钟后,掏出十元钱的大票,小声说:“我要是押中了你可不能耍赖哦。”

“你就是押一万块钱,只要中了,我眼皮不带眨巴一下的赔给你,不赔就是你孙子。”苍蝇气呼呼的揪了揪自己的上衣口袋,露出里面的一沓钞票。其实就是最外面的两张是一百,里面包裹着尽是些十块五块的零钱,他冲着我说,来来来,别光说不练,你押吧,看你眼快还是我手快。

苍蝇说完话,将几个玻璃球在几个碗中间眼花缭乱的晃来晃去,然后将三个小碗全部盖住,大喝一声:“押吧,押中离手!”

苍蝇的手法显然有些生疏,就连旁边围观的众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哪只碗是空的,纷纷给我支招,我侧头望了眼身后的人,把十块钱押在了那个空碗上面。

苍蝇揭开碗,里面果然是空的,他叹了一声大气,从兜里掏出十元钱刷给我说:“算你点正,还敢不敢玩了?”

“那有啥不敢的,就跟白捡钱似的。”我嬉皮笑脸的抛了抛手里的钞票。

苍蝇二话没说。这次的晃球的动作比上回快很多,但仍旧没有逃过众人的眼睛,我再次押十块在当中的那个碗上面。

苍蝇的脸色黑中透露出了红光,神色也没有当初时那么镇定,他揭起碗。果然又是空的。

我接过他手里十元钱,嘲笑着撇撇嘴说:“真爽,出门就捡钱!”

“废话真多,你敢不敢押大一点?看看老子能不能把你钱赢光。”苍蝇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我也急眼了,直接从兜里掏出一百元摔在那块脏兮兮的塑料布上:“来呀,就这个水平还敢出来摆摊?赢哭你!”

苍蝇冷笑着哼哼:“愿赌服输,今儿我就是少了你一毛钱,就是你孙子日的,就怕你赢不尽我兜里的钞票。”

我俩大声吵吵的时候,瞬间吸引了更多围观的人。

苍蝇这次用了更长的时间将两个玻璃球飞快的在三个碗里递来递去。手法虽快,但还是让围观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哪个碗里是空的,窃窃私语的从后面嘟囔,不少人明显已经动心了,就欠再加一把火候。

我刚把一百元押在其中一个碗上时候。陈花椒急冲冲的挤进人群里,操着夹生的普通话说:“我刚刚看了半天,可不可以带我一把吗?”

“来呗!不管多少钱押,只要输了,我照赔不误!”苍蝇很无所谓的站起身。故意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裤兜。

陈花椒将一百块钱也放到了我选中的那个空碗上,接着苍蝇掀开碗,我们再次压中,他气的牙齿咬的“嘎巴嘎巴”的作响,狠狠的从兜里掏出两百块丢给我们。

刚刚那些没有下注的人,后悔的不停“嘶嘶”叹气,感觉像是吃了多大亏似的。

“兄弟,你这水平未免有点太次了吧,没意思,不玩了!”我站起来就打算离开,苍蝇一把攥住我的手腕说:“有能耐咱们一把定输赢,我兜里还有八千块钱,只要你拿出五千块钱当筹码,押中了全给你,绝对不带食言的!敢不敢玩?”

说着话他还故意把裤兜拍的“啪啪”作响。

“八千?”我贪婪的咽了口唾沫,恋恋不舍的缩回了手,悻悻的说:“不玩了,反正我也没吃亏,怎么也赢了你一百多元。”

“不要紧,我那一百多元就当打发了要饭的。”苍蝇嘲讽的醒了醒鼻子。朝我摆摆手驱赶,没钱就走开点,别挡着别人押宝!

嘲讽完我,苍蝇就全神贯注的将手上的玻璃球在几个碗中间翻来覆去的捣了几十个来回,最后将碗口盖住,可能由于专注,苍蝇这次的手脚比前两次更快,但是眼尖的人还是能够看的出来哪只是空碗。

“老子今天还跟你杠上了!”我瞬间被他的语气给刺激到了,猛的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围观的众人,很大声的抱拳说道:“各位兄弟姐妹,叔伯大婶们,你们有谁想赢钱的话,就和我一起押上去,赢了的话,押多少分多少,这个家伙就是个提款机,不赢白不赢!”

“兄弟,我投一千!待会记得分我一千啊!”陈花椒从边上急忙出声,这下围观的人群按耐不住了。早就蠢蠢欲动,看陈花椒要掏钱,不少人争先恐后的拿出钞票嚷了起来。

“我押两百..”

“我投五百!”

“我六百五,不对,我押一千!”

苍蝇显然没料到我会来这一手,瞪着俩傻眼彻底怔住了。

我见苍蝇目瞪口呆的样子,嘲笑道:“怎么样,现在我们这里可不止五千块了,你是不是不敢赌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来呗!”苍蝇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慷慨激昂的说:“不就是钱吗,老子穷的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你们放马押,押多少老子还是赔多少。少一个子给你们,老子都不带承认自己姓马的!”

“快开吧!哪这么多废话!”围观的人群早就等不急了,纷纷作势将钱往塑料布上递去。

“大家都先别急,听我一言。”苍蝇深呼吸两口大声说道:“押,大家可以随意押,不管押多少我肯定都照赔不误,但是不一定要跟着这小子押,这小子也不一定把把看得准。”

围观的人早就看见了哪只是空碗,根本听不进苍蝇说的话,一个个嘴里不耐烦起哄:“我们乐意跟谁是我们的手,你能不能开了?”

苍蝇见所有人的钱全押在一个碗口了,沉沉的叹息了两下。

“开呀。”

“开呀。”四周的男女老少纷纷催促起来。

“等一等!看看还有谁要押?”苍蝇摆明了就是一副拖延时间的样子,这下大家更加坚信自己押对了,几个没有押钱的农村汉子,也经不住诱惑的纷纷押了几十元上去。

“还有没有谁要押的?”苍蝇脑门上冒出来一丝冷汗,快速擦干净,又扬起脑袋反复问道。

“快开呀,没人押了。”有几个小伙子的眼珠子瞪的都快从眼眶里滚出来了。。

“最后一次机会了,还有人押吗?”苍蝇慢条斯理的又问了一遍。

“没人押了我可就开了哦。”苍蝇将手放在了那个边上堆满了钞票的碗上,作势要开。

“等等。”旁边那几个箍着红袖章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挤进来,也扔了几十快钱到那个碗旁边。

“没人押了,快开吧。”周围人的眼睛里全都绽放着亢奋的光芒,异口同声的催促道。

“好,开!”苍蝇大声喝了一句,翻手将碗揭开。

“卧槽!”我傻了眼,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周围的人更是傻了眼,那几个箍红袖章的老太太几乎要哭出来了,那个碗里居然有两颗玻璃球,在场的人一个都没有中。

这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尖声叫了句:“城管来了。”

一听到这句话。苍蝇赶紧将塑料布一卷,钻出人群,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苍蝇这一走,围观的人群议论了一阵后各自散去,我一脸懊恼的插着口袋也朝车站的街口走去,其实心底早就乐开了话,这个苍蝇还真特娘的是个人才,刚走出去没两步路,我肩膀就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一道森冷的声音从我后面轻笑:“三哥,真是好雅兴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