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 人的本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苏天浩有意让着我,还是我最近功夫见涨了,我俩从地上滚打了半天,我居然没有吃太大的亏,除了嘴角被他砸破了一点皮外,我还多踹了他一脚。

“臭傻屌,牛逼坏了,都特么敢跟我动手动脚是吧?”苏天浩的侧脸给我挖出来一条血道子,气急败坏的指着我咒骂。

我也没惯着他,梗着膀子冷笑:“装什么篮子,不服气咱们再来!”

“我日!”苏天浩挣脱开苍蝇的拉拽,一把就将我扑倒在沙发上,抡圆了拳头就狠狠怼在我肚子上,我膝盖甭曲,狠狠的磕在他肚子上。我俩再次混斗在一起。

如果换成是别人,陈花椒和苍蝇恐怕早就抄家伙上手了,可跟我动手的是苏天浩,他们不免有些尴尬,只能边好言好语的劝架。边拼命的拉拽开我俩。

我和苏天浩还都属于脾气死犟的那种类型,越拽打的越凶,几分钟下来,我的眼窝就被他给怼黑青了,我的鼻子和嘴巴也让我打出了血。总体来说我们都没讨着啥便宜。

这个时候韩沫房间的门突然“吱嘎”一声开了,她一脸惊奇的望着正从沙发上揉成一团的我俩问:“你..你们在干嘛?”

紧跟着我和苏天浩齐刷刷的住手,苏天浩仰着脑袋鼻血直流的朝韩沫干笑:“没事儿沫沫,我妹夫头有点疼,我帮他揉揉!”

“大舅哥,你最近可是有点上火啊,少看点小电影,对身体不好!”我揉着生疼的眼眶,从苏天浩的脸上使劲掐了一把。

苏天浩也没吃亏,佯装往起拽我,使劲从我肩膀上拧了一下。

韩沫无奈的翻了翻眼珠子说:都多大的人了,还那么幼稚!你们俩去照照镜子,还怎么上街吃饭?算了,就从家里随便做掉吧。

一看韩沫生气了,苏天浩赶忙陪衬笑脸说:“不碍事的沫沫,刚好我这几天有点感冒,待会出去的时候戴个口罩就行,赵成虎这个傻..傻瓜得了红眼病,本来就得戴墨镜!我俩收拾收拾去,咱们马上出门。”

说罢话,苏天浩拽起来我就奔进他的卧室,冲着我威胁道:“傻篮子,你要是再敢跟我犯贱,我就告诉菲菲,你在京城的火车站招摇撞骗!”

“随便喽,大不了我把现在的惨样拍下来,给菲菲发过去,就说我出去诈骗是为了凑回家的路费,你不光抢走了我的钱,还动手揍我!看看菲菲最后骂谁!”我瞥了瞥嘴巴冷笑。

“我尼玛!”苏天浩抬起拳头又准备削我。我扯开嗓门就喊:“嫂子,你快来看看苏天浩是个什么样的野蛮人...”

苏天浩赶忙捂住我嘴巴,冲我干笑说:“成虎,我觉得你之前在火车站做的挺对的,确实应该给那些爱贪小便宜的人一点教训。那啥?去探望病号可得买点高档营养品,身上钱够不?不够哥待会再给你拿点?”

我贱笑着戳了戳他胸脯说,敞亮人儿!那啥,大舅哥,饭我就不吃了,不耽误你们过二人世界,毕竟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我处理呢,我抓紧时间去看看孔老爷子,完事就回石市了,你好好把握机会。争取早点把外面那妞给拿下,我等你打电话来京城喝喜酒。

苏天浩的脸色变得正经起来,点点头说:“那自己多注意点,京城不比石市,这边的法制更严格。不要闯出什么乱子,没法收场,完事早点到上海去一趟,菲菲马上要生孩子了,这种时候。她最需要男人守在旁边,我忙完这两天也抓紧时间赶过去!”

“稳妥!”我笑了笑,侧头望了一眼苏天浩的房间,他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照片,正是他和苏菲的合影,长出一口气说:“走了,不用送了!”

从苏天浩的房间出来,我朝正收拾沙发的韩沫乐呵呵的道别:“未来大嫂,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就不陪你跟我大哥吃饭了,咱们改天再叙,记得答应我的那事儿哈...”

接着我带上苍蝇和陈花椒就出门了,眼下我们仨都换上一身苏天浩的衣服,看起来也算是衣着光鲜,兜里揣着从车站“押宝”骗来的万把块钱,牛逼哄哄的一出门就打了个辆出租车,直奔海淀区的“复兴路”。

“三哥,刚才走的时候你大舅哥偷偷塞给我一张银行卡,说是密码是菲姐的生日。”陈花椒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我。

我把玩着那张银行卡,笑骂道:“他就是死鸭子嘴硬!嘴上恨不得跺死我。其实心里也挺挂念的。”

我以为京城的一个区和一个区之间的距离估计也像石市似的,顶多走上半个来钟头,结果我低估了大帝都的交通堵塞,我们是上午十一点多出发的,走到将近下午三点半才勉强进入海淀区。

等到了“解放军总医院”的门口。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钟了,陈花椒脚步稳健的蹿进医院里打听孔老爷子具体住在哪,我和苍蝇从医院蹲着抽烟等待。

这医院的人流量简直跟火车站有一拼,络绎不绝的人流进进出出,我看到很多汽车都是挂着军队的牌照。苍蝇小声嘀咕了几句,这种军医院也不知道能不能治的好脑瘫。

“咋了?你要看病啊?你自己不就是医生吗?”我好奇的问他。

苍蝇苦笑着摆摆手说,没事儿,我瞎感叹呢。

说话间,陈花椒走了出来。冲着我摇头说,护士告诉我,高位病房只有上午九点到十一点才能探望,咱们明天再来吧。

“那走吧,吃点东西,完事找间宾馆先住下,明天看完人咱们就回石市。”我起身伸了个懒腰,一手搂住陈花椒,一手搭在苍蝇的肩膀上,朝着街头走去。心里还有点嘀咕,这趟京城之行怎么这么顺畅?以吴晋国的智商既然可以在石市的车站安排人监视,为啥不在医院门口再设置几个暗哨?难不成是因为在京城,吴晋国也不敢太过放肆?

带着满满的疑问,我们仨随便找了家饭馆兑付了两口,完事就近找了家宾馆开了三间房,往房间走的时候,我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相信大部分人都会有那种本能,有人从背后观察你的时候,你会下意识的感觉到。

我回了好几次头打量也没发现任何异常,但是隐隐的就是有那种错觉,拿好房卡以后,陈花椒本来是要按电梯门的。我拽住他,笑了笑说:“走楼梯吧,就当锻炼身体。”

“十几层楼呢,我亲哥。”陈花椒吧唧两下嘴巴。

我故意眨巴两下眼睛,沉声说:“走楼梯吧,我感觉最近腰有点酸痛,可能是缺乏锻炼了!”

我们三人一前一后的拔腿开始爬楼,一边走,我一边竖着耳朵,果不其然我们身后隐隐的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很轻微,但是我完全可以确定下来。

爬了五六层楼,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我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冲他俩说:“你们继续上楼,但是不要太快,最好原地踏步,如果听见有什么动静马上下来!”

两人会意的点点头,我则紧靠在墙后面,屏住呼吸等待着后面跟踪我们的那个偷窥者。大概一两分钟的样子,我听到下面一层传来轻微的呼吸声,那人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紧跟着一个身影从我跟前慢慢走过,我从后面一把勒住他的脖颈。低喝:“说,什么人!”

陈花椒和苍蝇急急匆匆的从楼上奔了下来。

“先生你别伤害我,我是大厅的门童,咱们刚刚见过面的。”被我勒住脖颈的青年吓了一跳,赶忙出声辩解,他确实穿了一身酒店的蓝色工作服,说话的声音也像是刚刚接待过我们的那个门童。

“嗯?”我松了他,皱着眉头问:“你为什么跟在我们后面?”

那门童脸色发白的揉了揉自己的脖颈,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我说:“刚刚有一位先生给了我五百块钱的小费,让我一声不响的跟在你们后面,还说如果被你发现了的话,就把这部电话交给您。”

“嗯?”我狐疑的看了眼服务员,陈花椒接过手机反复检查了几遍后,点点头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