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 探访老爷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着陈花椒那一脑袋花花绿绿的乱糟发型,我的思绪仿佛一下子穿梭回了几年前县城的那个暑假,当时我和陈圆圆都在19姐家落户,那时候陈花椒很疯狂的追求陈圆圆,我还扮演过几天陈圆圆的假对象。

最后跟陈花椒从学校门口干了一架,我们才算是不打不相识的玩到一起,这一玩就是好些年,现在回忆起来我都觉得有意思,一把搂住陈花椒的肩膀道:“初五生,话说老子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咱俩谁大谁小?”

“论年龄肯定是我大呗,我光是初三就留了三年级!你自己不会算?三哥,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陈花椒干咳两声说:“那时候我挺稀罕陈圆圆的,也确实追求过她,不过跑到19姐家去敲门那事儿。其实是陈圆圆让我干的,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同意跟我交往了,后来才反应过来,她的目的应该是让你冒充她男朋友吧。”

“呃?”我眨巴两下眼睛,心里面稍稍有些堵的慌。

陈花椒接着说。那会儿陈圆圆应该已经喜欢上你了,只不过还比较矜持,所以才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拉近你俩的关系,本来这件事情我是打算一直烂到肚子里的,要不是昨天突然看到曹雪。我都记不起来了。

“嗯,那就当你什么也没和我说过,我什么也没听到,往事随风吧!缘分这种东西,很微妙的。过了就是过了,我承认自己偶尔会想起来陈圆圆,但绝对不是爱,就好像每个男人都很难忘记自己的初恋女友,不管是苦是甜。怀念的并不是那个人,而是那段回不去的时光,花椒我还是觉得这个曹雪有问题,虽然说不出来哪儿不对,但我就是感觉怪怪的,苍蝇那小子怕是堕入爱河了,你平常多注意点。”我苦涩的笑了笑,很生硬的转移了话头。

出租车很快开到了王府井,作为全京城最为出名的商业街,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店郁郁葱葱,百货大楼更是层出不穷,街头上人头攒动,不光有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游客,还有很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形容不上来的繁华,我和陈花椒大大咧咧的游走于各个商场,就等着什么人突然冒出来偷袭一下,结果逛了大半个钟头,毛都没等上。

难不成是我猜错了?曹雪没问题,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可怜人?

我眼神游离。余光时不时的瞟动周围,愣是没发现有啥可疑的人。

陈花椒没心没肺的仰望四周的建筑,时不时的“哇!哇!”惊叹两声,我们路过一间教堂的时候,陈花椒吧唧嘴巴说:“将来我和小珂也要到教堂举行婚礼。真特么有派!三哥到时候你给当伴郎呗?”

“瞅你那个没见过出息的样子吧,就算举行西式婚礼,咱们也得到欧洲的去,原滋原味,什么巴黎圣母院,法国啥的,好好浪漫一圈去!”我白了眼陈花椒笑骂。

陈花椒挪揄的哼唧,亲哥,巴黎圣母院就在法国。

“就特么你知道的多。”我没好气的呼了他后脑勺一下,望着街上这些如同过江之鲫一般的游人说:“咱们的两条金融街如果也按照这种模式干。一天光是游客们的消费就能收不少钱吧?回去得找阿贵商量商量,现在的年轻人崇洋媚外的多,整几间教堂,说不准能见奇效。”

又溜达了十多分钟,始终没遇上什么刀手、刺客。我和陈花椒随便找了家商场买了点营养品,又打车返回孔老爷子入住的解放军总医院,我俩刚下出租车,旁边公交车站牌就走过来一个戴着棒球帽,穿件花花绿绿小外套的青年。

“赵哥!”青年把帽子往上挺了挺。摘掉脸上的蛤蟆镜朝我笑呵呵的打招呼。

我定睛一看正是苍蝇,换了身行头,苍蝇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子八十年代非主流的味道。

“现在能确定小雪没问题了吧?”苍蝇乐呵呵的把脸上的蛤蟆镜递给我说:“戴这个墨镜吧,今年的最新款!跟你的发型贼配!”

我把脸上的墨镜换下来,冲他说:“你猜出来了?”

“当然了,我又不傻,好歹我当初也是第九处的精英,我知道你心里对小雪肯定有忌讳,我也疑惑,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想要保护她,想要照顾她。”苍蝇贱嗖嗖的咧嘴笑了。

我瞅了他一眼说:犯色就说犯色,还给我整个情难自控,我跟你说哈。曹雪那种女孩,不适合当媳妇,她经历的事情绝对一辈子都会有阴影,你对她好点还没啥,可万一发点火啥的,矛盾就出来了。

“没事儿,我脾气好!现在的问题是她能不能相中我,好了,不扯这些儿女情长了,我打听好孔老爷子在哪住院了。趁着这会儿时间还早,咱们抓紧时间进去吧。”苍蝇把棒球帽扣到陈花椒的脑袋上,从内兜掏出小方镜,拨弄了两下自己黄灿灿的乱发。

我们仨人大步流星的走进医院,边往里走我心里边犯嘀咕,昨天白狼都敢撵到宾馆里要干掉我,为啥今天突然这么安静,难道这个变态突然转性了?或者已经回石市去了?

一直都走到孔老爷子住院的楼层,我们都没碰上任何麻烦事,我心里的疑惑也随之越来越巨大,没有动静绝对不是好事儿,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寂静,越是沉寂的太久,可能后面电闪雷鸣越是吓人。

孔老爷子住院的楼层很安静,楼道口有两个站的好像标枪似的士兵守卫。两个士兵身披解放军的制服,一动不动的立在门前,任何想要进去的人都会接受盘查,让人看着就心生敬畏。

“您好,我是探望我干爷爷的。我干爷爷姓孔,我叫赵成虎!”我稍稍有些紧张的朝其中一个守卫笑着说道。

两个守卫瞄了我们仨人一眼,其中一个转身走进一间病房,另外一个很细致的搜查了一下我们全身,不一会儿那个进病房的士兵走出来。声音洪亮的说:“赵成虎可以进去,剩下两位请在门口等候。”

“我们和他是一起的!”陈花椒赶忙解释。

那士兵仿若没有听见一般,机械似的又重复一遍说:“赵成虎可以进去,剩下两位请在门口等候!这是孔上校的原话!”

我舔了舔嘴皮朝陈花椒和苍蝇摆摆手说:“得!你俩就从外面等会儿我吧。”

我跟着那守卫一块走进了病房,一进门就看到孔老爷子倚靠在病床上。旁边还有两个穿白大褂的护士和医生在摆弄一些监护仪和插管什么的,边上横站着三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再往后是孔令杰还有两个和他岁数差不多的青年,看这些人的五官身材,颇有几分相像。估计都是孔家的嫡传子弟吧,狐狸居然也赫然在列。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女人正在帮着孔老爷子擦脸擦手,虽然是第一见面,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女人估计就是江梦龙的原配夫人,尖额头,窄下巴,颧骨横露,身上自带着一股子盛气凌人的气势。一看就知道不是易于相处的那类,我礼貌的朝她笑了笑,目光投向病床上的老爷子。

一段时间没见到老头,老头好像苍老了很多,头发已经完全花白。而且还脱落了不少,干瘪的皮肤贴在骨头上,瘦的叫人心疼,两只如柴似的手背上插满了各种颜色的针管,唯一值得庆贺的就是他的精神还算不错。见到我进门,孔老爷子浑浊的眼睛微微泛起一丝亮光,朝我招了招手。

“干爷爷!”我半真半假的凑过去,眼眶略微有些发涩。

老爷子爽朗的笑了笑,朝我说:“你小子肯定贪玩了吧,现在才赶过来!”

“爸,这种事情您怎么喊一个外人来?他赵成虎前段时间可没少为难咱们家小杰,您..”帮着老爷子擦脸的女人见到我,脸上立马出现一股子恶心的表情,斜楞眼睛埋怨道。

我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这话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一屋子姓孔的,我杵在这儿确实是个外人。

狐狸撇嘴笑了笑说:“姑姑,您这有点矫枉过正了吧?赵成虎怎么能算外人呢?爷爷曾经收他当干孙子,这事儿半个石市人都知道吧?你的意思是质疑爷爷的眼光?”

女人好像被踩着尾巴似的,不满的凝皱眉头说:“不要喊我姑姑,我和你不熟。”

“呵呵呵...”狐狸眼珠子瞟着天花顶不屑的笑了。

女人掐着腰耍泼,你个野种是在嘲笑我吗?

看到这女人一副市井无赖的模样,我有些理解江梦龙为什么会爱上白灵儿了,跟这样的女人躺一个被窝,但凡有点心的男人八成都不会快乐。

几个中年人开始劝阻女人和狐狸。

这个时候孔令杰站了出来,一脸孝子贤孙的愤怒:“你们眼里还没有爷爷了?他现在的身体都这样了,你们还吵?要吵出去吵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