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 临终授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孔令杰这个人还是有点小智慧的,起码在人情世故上比那个女人和狐狸都要老道很多,这种时候站出来,他肯定不是为了挽回孔老爷子的颜面,只是单纯的想确立一下自己孔家第一继承人的地位罢了。

果然孔令杰说完话,那个女人和狐狸都不再多吱声。

老爷子倚靠在床头,朝着屋里的人都摆摆手说:“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想和成虎单独聊几句,老大、老二你们给我的几个老战友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趟。”

“知道了,爸!”靠在床头最近的两个中年人,声音低沉的点点头。

老爷子又瞅着剩下一个中年人吩咐:“老三,你安排人把我的那身旧军装和那些军功章一并带过来,我不穿寿衣,走的时候给我换上军装。我是中国军人!就算到下面,也仍旧是!你们记住,不管将来孔家是繁荣还是落败,都要对国家心怀感恩,损落损民的事情千万不要做!”

“记住了。爸!”

“记住了,爷爷!”

老孔家的几个子孙齐齐点点头。

嘱咐玩儿孙,老爷子又看向那个女人说:“红梅,你给梦龙打个电话吧,让他如果有时间就过来一趟。说到底爸陪不了你一辈子,陪伴你最久的还是你丈夫,这么多年梦龙并不亏欠咱们孔家什么,反而是你亏欠了他很多。”

女人当即脸色就变得有些不痛快,辩解道:“爸。您怎么能向着他说话呢?如果不是咱们孔家,江梦龙现在也不过是机关大院里一个普通小科员,我出去玩玩闹闹怎么了?是不是他又嘴欠跟您老说我什么了?”

“咳咳..”老爷子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一阵剧烈的咳嗽起来。

女人赶忙摆手说:“好好好,我马上就打电话让他滚到京城来。”

我斜楞眼睛瞟着那个女人。心底骂了句简直就是不可救药,也不知道她的那股优越感是从何而来的,活该江梦龙在外面养情人,而且还要毁掉孔家,我要是生活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也绝对会做出疯狂的事情。

孔家的几位嫡系陆陆续续走出病房,医生和护士也小心翼翼的守在门口,孔老爷子眯着浑浊的眼睛看向我问:“成虎啊,知道我特意喊你过来是什么意思吗?”

“肯定是因为咱们爷俩亲呗。”我打着哈哈站在他旁边,距离更近一些,我看的尤为真切,老爷子的手背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痕迹,脸上的老年斑遍布整个面颊,之前我俩一起下象棋那会儿虽说老爷子虽说状况也不是太好,但起码精气神还在,可是现在这副垂垂老矣的模样,真心叫人看着心酸。

老爷子叹了口气伸手攥住我的手,虚弱的问:“还记得我曾经问过你关于大树生病的问题吗?”

我点点头说,记得!

“还是那个问题,你说大树病倒了。但是又不忍心连根拔起,有没有什么办法避免祸端?”老爷子一对泛黄的眼球怔怔的望向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期盼。

我舔了舔嘴唇说:“除掉有病的部分,然后精心呵护其他枝条,但是你家这棵大树的枝条。现在好像都长歪了,修缮起来很难!”一想到孔令杰里通岛国人,他姑姑如此欺压江梦龙,孔家垄断着石市白道黑道各种行业,我想将来老爷子这棵大树只要坍塌,孔家的结局就一定很悲催。

老爷子浑浊的眼睛黯淡了一下,望向我说:“打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孩子将来势必崛起,所以才有意无意的跟你保持良好的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愿意帮助爷爷吗?替我护佑孔家。”

“老爷子,您真有点难为我了,我只能保证我肯定会为孔家留一脉香火,其他的以我的能力很难做到,真的!”我艰难的梭了梭嘴角。本心讲我特别感激老爷子,但就事论事,现在根本不是我招惹孔令杰,他就会放我一马。

对于孔令杰我一直都在处处留情,哪怕是这次到京城。我差点被白狼偷袭炸死,仍旧没有太过记恨他,我和孔令杰心里其实都明白,老爷子就是我们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只要他倒下,我俩的争锋也意味着正式开始。

老爷子艰难的又往起拱了拱身子说:“待会我有几个老战友会过来,我介绍你们认识,这些资源不是花多少钱就可以买到的,你这孩子懂得见缝插针,我想以后的事情肯定不需要我教,孔家在石市最赚钱的行当是房地产和运输业,晚点我会交代老大,给你和梦龙一人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想只有把利益捆绑在一起,你们才能真正做到同心同德。”

“爷爷嗌。我的亲爷爷,您这步棋下的直接将了我的军,你让我应该咋办?您孙子和岛国人合作卖药,这事儿不是我放过,他就能逍遥,这可是站到国家的对立面,况且他俩眼珠子还一直都盯着我的崇州市看,他打我,您总不能不让我还手吧?”我苦笑着抱拳。

“失去了孔家的庇护,你觉得小杰还能猖狂多久?官场就是人情场。人走茶凉是永恒不变的道理,况且他只是树杈上的一抹嫩芽,真正的蛀虫是梦龙,这些年梦龙的心底肯定压抑了很深的积怨吧,你们应该碰过面吧?”老爷子一对虎目怔怔望向我。

说到底他还是特别偏袒孔令杰的,即便知道自己孙子犯了大错,他仍旧觉得这些都可以改正,这也是老子对后辈的一种通病。

我想要敷衍,但是又于心不忍,轻轻点了点头,接着又摇头说:“老爷子,您高看我了,我就是个高级点的流氓,您让我跟石市的二把手,或许不久之后就是一把手的大佬过招。那不是把我往监狱里送吗?”

“我相信你肯定有保命的手段。”老爷子狡黠的笑了,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我欲哭无泪的摇头说,老爷子,不瞒您说,我跟您孙子的关系现在就像是我们农村买的媳妇。我想要牵他的手好好过日子,他指不定背后藏着几把剪刀,准备随时戳死我。

老头太狡猾了,不进反退的点头说:“我时日不多了,能做的就是帮衬你们这些后辈。将来你们金戈铁马我也看不到,如果你希望我含笑九泉的话,就受点委屈,当然你也可以装作今天的事情没发生,心安理得的享受我送给你的自愿。一念善恶在你自己。”

我诚心实意的冲他抱拳鞠躬:“我总算知道为啥下棋老是赢不了你了,你这回马炮、回马車玩的简直出神入化,服了!能不能问您个问题?我当初刚刚到石市,那会儿您想铲除我,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你当初不做,反而平白将我这个大敌给捧起来了?”

“狼行千里吃肉,虎走万里称侯,从私人的感情来说,我很待见你这个小家伙。蔫坏蔫坏,但是明白大义,从家族的角度来说,如果我没办法彻底格杀你,将来就是为孔家招惹一个生死宿敌。我不可能长生不老,终有像现在这一刻等死的时候,而你的性格也决定不会碌碌无为,棒杀不如相交,只是小杰这孩子不懂这些道理。”老爷子感叹的吁口气。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人炸了毛似的冲进病房里喊叫:“爸,江梦龙这个窝囊废,竟然以工作很忙为理由,拒绝到京城来探望您,他真是蹬鼻子上脸了!您能不能给HB省委的领导去个电话。革了他的职!”

这娘们一开口,我顿时间感觉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无知,还特么打个电话免了江梦龙的职务,他以为江梦龙是小区门口的保安呢,说让滚蛋就滚蛋,看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忍不住都笑了。

“咳咳咳..”孔老爷子一口闷气没有提上来,剧烈哮喘起来:“梦龙的报复怕是已经开始了...”

“老爷子,您止怒!消消火..”我赶忙上手轻轻拍打老爷子的后背。

那女人很蛮横的挤过来,一把推开我训斥:“少惺惺作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吗?你和那个野种一样,无非不就是惦记我们孔家的产业?我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们一毛钱也拿不到!”

“红梅,你住口,出去!”

“白痴!”孔老爷子和我异口同声的说道,只不过我是小声的念叨而已。

女人诧异的望了眼老爷子,接着愤愤不平的拔腿往外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轻蔑的“哼!”了一声。

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老头儿才总算缓和过来,紧跟着他的两个儿子带着三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刚好也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