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 协议!/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爷子笑容满面的捧着酒杯,一边往嘴里倒酒水,嘴角的鲜血一边潺潺的蔓延,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他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我甚至有种错觉,孔老爷子这次住院其实就是在故意等我出现,不然为啥他早不喝酒,晚不喝酒,偏偏选在我来的时候要和自己的这帮老战友们一醉方休。

“成虎,爷爷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极致。如果你仍旧心存芥蒂,我替小杰给你陪个不是,咳咳咳...”孔老爷子放下酒杯,表情凝重的看向我,甚至脑袋还朝我微微低了低。

我慌忙摇头说,爷爷您可千万别这么说,从认识您到现在,我基本上都在沾您的光,真的没什么不满的,就算有矛盾。从现在开始也彻底解开了,只要他不主动招惹我,我绝对不会无事生非,孔家遇上麻烦,我一定也会第一个站出来,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坑,这是我给您的承诺!

跟老爷子一起喝酒的几个老头儿纷纷赞许的看向我,“成虎...咳咳咳,有你...有你这句话,我安心了...”孔老爷子这个时候开始剧烈的咳嗽。而且还是边咳边吐血的那种。

老爷子的身体同时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倒,我赶忙一把搀住了他,焦急的喊叫:“老爷子,老爷子!医生快点进来!”

“老孔!”

“孔哥!”几个老头也纷纷凑了过来。

这个时候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急急忙忙的推门跑了进来。

我帮着几个医生将老爷子抬到病床上,老爷子的此时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起来,一个带着听诊器的医生急急忙忙的喊叫:“病人心率急促,脉搏微弱!快,心电监护器,强心针准备!”

孔老爷子躺在床上,脸色蜡黄的喘着粗气说:“只需要给我打一针强心剂就好,成虎,麻烦你出去把我那几个不肖子孙喊进来,老战友们,你们待会替我做个公证人,我就口头立遗嘱吧...”

老爷子明显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说话的腔调已经变得奄奄一息,医生关切的说:“孔上校,我们完全可以再为您...”

“不用再大费周章的想办法为我续命了,也不要再为我浪费任何药材和设备,我仗着年轻的时候为国家打过几场仗,这些年国家早已回报给我了,现在,我真的活够了!”老爷子强撑着身体摆摆手,直接用枕巾从自己的嘴边擦拭两下,雪白的枕巾上瞬间染上几抹猩红的血迹。如同冬日里的梅花一般红的耀眼。

特别是老头最后的那句“活够了!”更是带着无尽的悲凉,寻常人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可想而知心凉到了什么地步。

果然是最凉不过人心呐!

我又看了眼枯瘦如柴的老爷子,不知道为啥心里居然多出来几分心疼,我擦拭了下湿漉漉的眼角。朝着老爷子轻声念叨了一句:“一路走好,爷爷!”就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面,老孔家的儿孙们望眼欲穿的朝着病房张望,看来老爷子的话还是挺权威的,说不让进去,他们一个都不敢进去,只是不明白老爷子说不许碰毒的时候,孔大少为何左耳进右耳出。

本来我是想通知孔令杰的,后来又一寻思拉倒吧,刚才狐狸给我提了点面子。我也应该回报一下,就朝着狐狸轻声说:“狐狸哥,老爷子让你带着大家都进去!”

“让我带队?”狐狸不敢相信的指向自己。

与此同时,孔大少也红眼了,炸吼道:“让他!”

我瞟都没瞟孔大少一眼。冲着狐狸点头说,快进去吧狐狸哥,别让老爷子等太久!

狐狸递给我个感激的眼神,快步走进病房,接着其他人才零零散散的跟了进去。我静静的依靠在病房对面的墙壁上点燃一根烟。

仰头吐了口烟圈,回忆刚才的事情,很明显孔老爷子最后还是摆了我一道,利用他的三个战友和对我的恩情,将我绑在孔家这辆破败的那车上。

总体来说,我不觉得自己吃什么亏了,平白无故得到三个爷爷辈儿认识,单是这层交易就已经无价,要知道孔家之所以能够在石市一手遮天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孔老爷子健在。

可是一个糟老头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权利呢?归根到底我想还是因为屋里的那三位“爷爷”,没猜错的话,即便他们三位没有军职在身,下面的子嗣也肯定有入伍从戎的,而且应该还不是闲职,属于权限比较大的那种。

另外孔家不和我为敌了,对我们王者本来也是件好事。减轻了很大的负担,眼下我和吴晋国博弈已经是件特别吃力的事情,更别说旁边还有个小丑似得白狼跳来跳去。

如果再加上孔家完全参与的话,这场鏖战即便我们王者最后打赢了,估计也会损兵折将。这正是我一直最害怕的事情。

我不在乎跟任何势力交锋,怕就怕自己兄弟受到损伤,尽管我心里很清楚,混社会,吃偏门饭的人,不可能永远都毫发无损,可我仍旧接受不了。

“唉...”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是不想和孔家开战了,就是不知道孔大少心里什么想法,我看的出来,孔家第二代的人物里没什么杰出之辈,相对都比较中庸,老头子只要不在,我想孔家的大权肯定是要落入孔令杰的手里,待会和他面对面的谈谈,如果能谈的拢最好不过,实在不行的话,那我就只能想别的辙了。

实在不行就把孔令杰留在京城?我脑子里极速转动了几分钟,快步走向楼道口,朝着蹲在地上等我的陈花椒和苍蝇说:“花椒。你这会儿出去打个电话,让胡金带着他堂口下的兄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京城,对了顺便从欧阳大哥那借几把枪!让胡金他们开车过来,高速路查的相对没有那么严格,如果有可能。就把孔大少留在京城,顺便找个机会做掉白狼,我倒要看看这头狡猾的畜生能不能斗得过猎枪!”

陈花椒转身就往楼下跑,我又冲着苍蝇说:“苍蝇哥,你帮我到门口去跟我未来大嫂说一声。让她帮我找一间僻静的独门小院,最好她待会能再亲自上来一趟,给我壮壮声势!我觉得自己的气势有点压不住孔家的人。”

苍蝇也没犹豫,利索的打了个响指,蹿下楼去,我想了想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又慢悠悠走向病房,刚才我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避讳楼道口的两个守卫士兵,就是想看看他们的反应。

两人如同蜡像似得一动没动。仿若根本没听到我说话,果然是流水的军营,铁打的兵,路过他俩身边的时候,我压低声音冲他们说了声:“谢谢!”

二人仍旧没有回应,只是眼神跟我微微交汇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病房里传出几声撕心裂肺的哭嚎。

“爸!”

“爷爷!”

“老孔!”喊声和哭声汇聚在一起,听的人心里格外不是滋味,我知道孔老爷子怕是驾鹤西游了。一时间悲从心头起,有些无力的蹲在地上,脑海里过电似得回映跟老爷子从相识到相交的过程,鼻子一酸,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隔着墨镜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一路好走,爷爷!”我扯着嗓子呐喊一声,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评心而论,长这么大我没有享受过老人的宠溺,可是当日在法庭,我差点被阎王整得要判刑那次,老爷子挺身而出,冲着所有人说,我是他干孙子,那一刻我的心都被融化掉了...

病房内的哭嚎声响成一片。病房外,两个站岗的哨兵,同时转身,朝着病房的方向大吼一声:“敬礼!”两人齐刷刷的敬了一个板正的军礼,迟迟没有将胳膊放下来。

“三哥,你来一下!”狐狸从病房里走出来,两只眼睛红通通的,一边抹泪一边朝我招招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