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 两巴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狸倚在门口轻唤我一声:“三哥,你来一下!”

他的眼睛红通通的,泪水和鼻涕混在一起,看的出来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虚情假意,我咬着嘴皮慢慢走了过去,甚至都没敢往病房多瞅一眼,因为我害怕见到老爷子真的辞世。

尽管我见过不少死人,自己也动手杀过人。但是仍旧没办法适应这种身边亲近的人离开的噩耗,我刻意的把脑袋仰起来,望向天花板,声音沙哑的问狐狸:“怎么了狐狸哥?”

“老爷子走了。”狐狸哽咽的说:“他走之前立遗嘱给了你百分之十的孔家地产股份,待会我陪你去办理一下手续吧,最后弥留之际,老爷子拉着我和孔令杰的手,告诫我们一定要像一家人一样的对你,三哥咱们本来就是相识,关系深浅不用多说。”

“嗯,啥也不需要说,老爷子对我有恩。我肯定也不会食言,如果狐狸哥有想法上位的话,一句话的事情,我肯定拼尽全力的帮你!”我抹了抹脸颊。硬挤出一个笑脸点点头。

狐狸叹了口气说:“待会老爷子的遗体可能就被送回石市了,三天以后会有一个追悼会,到时候还希望三哥能来参加。”

“毕竟是送老爷子最后一程,我一定不会缺席的。”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我们俩正说话的时候,孔令杰和他姑姑,也就是江梦龙的原配妻子孔红梅怒气冲冲的从病床里走出来,孔红梅一把拉扯住我的胳膊,像个疯婆娘一般的嘶吼:“赵成虎你这个杀人犯,本来我爸至少还可以再活两个月,就是因为你给他们买酒,才会早早的辞世,我要你负责!”

“赵成虎,证据确凿,刚才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孔令杰同样满脸是泪水的站在旁边帮腔。

我一胳膊甩开孔红梅的拉扯,皱着眉头嘲骂:“你俩魔怔了吧?刚才具体什么情况你们自己不清楚?老子是杀人犯?老子要是杀人犯,今天第一个把你们给干掉!”

孔红梅是一点都没有世家大小姐的气质,简直就是个耍泼的农村妇女,一哭二闹三上吊,更是拿手好戏。听到我的质问,居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就哭喊起来:“我滴爹嗌,你死的好惨。怎么会被奸人所害,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层楼很安静,孔红梅这么嘈杂的哭嚎,瞬间就吸引了不少楼上楼下的人凑到走廊口围观,如果不是那两个哨兵,我估计看热闹的人能把整个楼道都堵满。

孔令杰也一脸孝子贤孙的模样,指着我低吼:“赵成虎,别以为你可以无法无天。我已经报警了!老爷子具体怎么死的,到时候法医自会有公断,我看你这回怎么抵赖,我爷爷是大校军衔。而且还是建国时期授封的大校,毒害建国功臣,我看谁能保的了你!”

靠在旁边的狐狸,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在孔令杰的脸上。抬腿就把丫给踹趴下了,吐了口唾沫骂:“你可真他妈够无耻的,爷爷病逝的事情都能拿来当诡计,你这样的人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孝意吗?”

“你这个野种,不用跟我装什么孝子贤孙,别觉得老爷子刚才给了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能为所欲为,孔家现在的大权都握在我手里,我不给你,你一个子儿都拿不到,贱种,你和你妈都说贱种!”孔令杰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眼神阴狠的盯着狐狸威胁。

狐狸刚准备要继续动手,我一把拉住他,摇摇头说:“狐狸哥,犯不上!老爷子的身体都还没冷却。就在他面前大打出手,让人看着笑话,一点遗产而已,这些年一毛钱没花孔家的,你不也照样活的潇潇洒洒吗?”

狐狸恼怒的低吼:“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这个畜生简直就不是人,爷爷病逝的事情都能被他拿来做文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说的好!”这时。病房内走出来三位颤颤巍巍的老爷子,其中年龄最大的那个老头,先是赞许的看了眼狐狸,接着又语重心长的望了我一眼,干笑说:“看来老孔临终前把你推荐给我们,不是没有道理的!今天我也是涨了见识,孔家的后辈的确糜烂到了一定程度,这样的人,想要将孔家延续下去都很难,更别说发扬光大了。”

“刘爷爷,三位爷爷,你们可是我爷爷生前最好的战友和朋友。不能也向着外人欺负我们吧?我爷爷这次刚走没一会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孔令杰的五官都变得有些扭曲。

姓刘的老人冷笑说:“如果说成虎是害死你爷爷的元凶,那么我们老哥仨是不是都算帮凶?他负责买的酒,我们三人负责陪的酒。刚刚你说报警了对吧?我正要看看京城的哪个警局受理这件事情!”

老头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显得格外的沉稳和有力度,瞬间怼的孔令杰说不出话来。

孔令杰迟疑了几分钟后,气势立马降的无影无踪,声音很小的说:“这是我们的家事,就不劳三位爷爷操心了!既然三位爷爷替赵成虎说清,那我就网开一面!”

姓刘的老人,一个跨步迈出去,抬起胳膊就是一巴掌扇在孔令杰的脸上,“啪”的一声清晰响亮,孔令杰白白嫩嫩的脸上立时间出现一个五指印,孔令杰还没反应过来。老人胳膊反抡,又是一耳光呼在孔令杰的脸上。

这次气呼呼的说:“第一巴掌是我替自己教训你的,不是说情,是命令!第二巴掌是我替老孔打的,他平日里过分宠溺你,才会把你养成了现在这副不明事理的纨绔性格!家事?我们和你爷爷当年都是一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如果论家事,我们老哥几个的关系可能比这个孙子更近。”

“你..”孔令杰呲牙咧嘴的要出声,刚刚坐在地上哭丧的孔红梅悄悄爬起来,拽了拽自己的侄子,使劲摇摇头,看来这娘们虽然泼辣。但是脑子还不算太蠢,知道这种情况下,孔令杰如果再敢多说一个字,绝对会吃大亏。

刘姓老人叹了口气。不再多看孔令杰一眼,朝我和狐狸和蔼的说道:“成虎,狐狸!待会我会让我的警卫员把我们老哥几个的联系方式给你俩,以后在石市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如果办不到,也会想办法替你们办,好好的替老孔守好孔家,但是一定要记住宁缺毋滥!”

“谢谢刘爷爷!”我和狐狸异口同声的朝三位老者鞠躬。

孔红梅慌了,脸色发白的出声问:“刘叔叔,那我们呢?我们才是孔家最根正苗红的后代啊,您不能不管我们了吧?”

三位老人如同没有听见一般,转过身子,齐齐的朝病房的方向敬了个军礼,互相搀扶着颤颤巍巍的朝楼道的方向走去,孔红梅和孔家二代的三个中年人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赵成虎,你不用狂!那三个老家伙虽然在京城很有势力,但手伸不到石市去,只要你敢会石市,就准备承受我孔家的怒火吧,你还不知道我吧?我姑父是石市的二把手,马上就要荣升一把手,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和你的王者连根拔起!”孔令杰一对眼珠子睁得圆溜溜的,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白痴!”我不屑的对着他脸吐了口唾沫。

狗日的当时就炸了,张牙舞爪的冲我扑了上来,我闪了闪身子,胳膊肘往他脖颈上一揽,右腿向前轻轻一勾,就把他摔了个“狗吃屎”,甩了甩自己的胳膊说:“我能不能回石市是小事儿,你现在应该紧张,你还能不能回石市!”

“你想干什么?”孔令杰惊恐的坐在地上。

我撇撇嘴说:“不想干什么,我答应过老爷子无论如何都会留你一条贱命的,所以找人在京城为你物色了一间环境幽雅的小屋,供奉你颐养天年,不用太感激我,毕竟我这个人说话算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