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7 韩沫的建议/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令杰从地上爬起来,色厉内茬的冲我瞪眼:“赵成虎,你不用吓唬我,这可是京城,你动我一根指头试试!”

“京城就不会死人了吗?京城就没有交通事故发生吗?少爷我越来越觉得你单纯的可爱!如果我要是你,就马上给干爸爸吴晋国打电话,让他安排人来保护你,整我的时候,你俩穿一条裤子,就是不知道孔家如果倒台。他会不会出手分一杯羹!”我不屑的摇了摇脑袋,拍了拍旁边狐狸的肩膀说:“狐狸哥,老爷子遗体告别会是三天以后在石市进行吗?”

狐狸点了点脑袋,轻蔑的瞟了一眼旁边傻愣眼睛的孔令杰朝我说:“具体地址,我会通知三哥的,三哥到时候记得一定要过来。”

“稳妥!”我深呼吸一口,对着孔令杰比划了一个手枪的造型说:“孔少,这会儿千万别离开医院,我安排人就从大门口抓你呢,只要你敢冒头,我就敢弄你,剥下老爷子这层光环,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孔令杰脸庞僵硬的瞪着我,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我双手插进口袋,大摇大摆的往楼口走去,本来还想等着韩沫过来给我壮下声威的,没想到刚才那三位老爷子那么挺我,现在看来孔家基本上已经开始塌方了,相信远在石市的江梦龙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走到医院门口,苍蝇和陈花椒正望眼欲穿的等着我出来,我好奇的问他俩:“我未来嫂子呢?”

“在车里!”苍蝇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

我抽了抽鼻子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汽车的窗户,韩沫放下车窗冲我温婉的一笑说:“都解决了?”

“暂时搞定,顺便看看能不能钓到一条狼,嫂子,谢谢你今天过来帮我。”我坏笑着朝韩沫撇了撇嘴巴。

驾驶座上开车的韩刀有些不乐意了,皱着眉头训斥我:“说话有点把门的,祸从口出懂不懂?”

“哦。”我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韩沫从车里下来,把我拽到一边,压低声音说:“成虎,你别怪我刚才不上去帮你,有些事情我只能起到一个牵制作用,不能实际参与,论级别孔老爷子比我家低很多,但是论派系的话,他们的派系并不比我们差,我出声警告和亲自参与完全是两回事,这里面涉及到军队派系很复杂。”

“我懂的,不管咋说,谢谢你了!”我轻轻点点头,大致明白韩沫的意思。

韩沫鬼灵精怪的笑着说:“好像自从你知道我和天浩呆在一起,就对我的态度就转变了好多,记得你以前不是挺能油腔滑调的嘛。”

我讪讪的抓抓后脑勺说。那不一样,以前我是拿你当哥们处,现在你可是我长辈了,苏天浩那个傻篮子虽然人品一般般,但是对我媳妇绝对没得说。你当我嫂子估摸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所以还是收敛点,嘿嘿..

“哟哟哟,嘴巴真甜!”韩沫的俏脸微微泛红,不过看的出来特别的享用,正经的问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直接软禁起来孔令杰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嗯,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祸害,反正我答应过老爷子给他留条命的,就从京城找个小房子关他一辈子得了,完事从农村买个傻娘们给他当媳妇。只要保证孔家的香火不断,我就不算食言。”

对于韩沫,我基本上没什么需要保留的,别看她是个女儿身,但是论智慧和见识不知道比多少人都要强。当初建立王者基金会就是她给我的提议,如果没这个建议,我们王者在崇州市现在也不会一家独大,充其量就是个上个不了台面的社会组织。

韩沫想了想说,我觉得现在这么做不合适。孔家和江梦龙的事情,我多少也有所耳闻,现在你把孔令杰控制起来,孔家就等于名存实亡,到时候你可就彻底变成了砧板上的肉,江梦龙想要捏圆捏扁,都得看他的心情,所以我觉得吧孔令杰现在不光不能被软禁,你还得帮他上位。

“帮他上位?”我有点诧异。

韩沫点头说:对,帮他上位!江梦龙是靠孔家起来的,相信孔家人一定有不少他的把柄,比如他那个被称为石市交际花的妻子,就一定有很确凿的证据在手,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想扶持狐狸上位。可是狐狸毕竟根儿没有那么正,只能慢慢取代,他现在进入孔家,势必会引起孔家人的反感,就算是天门介入也一样效果。

韩沫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点明悟了,现在孔家倒台,石市就显出来我们王者和吴晋国了,假设江梦龙是真心帮我的话,怎么都好说。如果他要卸磨杀驴的话,我确实一点法子没有。

“那我应该怎么做?孔令杰这小子根本不可能和我达成同盟,恨得我咬牙切齿的!”我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皮。

韩沫咬着嘴唇轻声说:“那就得靠你自己想办法,外力没办法要挟的话,可以适当的用一些别的法子,比如药品什么的,该死!我居然给人出这样的损招,也是够够的了,对了成虎,我刀叔说,你手里有枚三眼的天珠?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割爱?我爸快要过生日了,我想送他份礼物。”

“什么三眼天珠?”我纳闷的问道。

韩沫狡黠的瞟了我一眼说:“还跟我装无辜是不是?前阵子朱厌问过刀叔懂不懂天珠,说是你手里有一枚天珠,大概是三眼的,你要是舍得割爱的话,我愿意花钱购置,我也知道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的!但是为了我家能接受天浩,所以..”

她这么一说,我猛然想起来,之前收拾上帝遗物的时候,确实得到过一枚天珠,只不过我们都是大老粗谁也不懂行,我记得上帝积累了一辈子的财富好像除了天珠,好像还连带着两支奇怪的药,之前一直都说找人帮我鉴定一下,后来事赶事,就把这茬给忘了。

我点点脑袋说:“既然是促成你跟我大舅子的好事儿,我肯定不能小气,只是我也不确定那玩意儿到底值钱不,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到京城,将来你和我大舅子要真成了,可不能忘记我这个媒人哈!”

“贫嘴,天浩说过几天要带着我去上海,一块照顾你老婆,到时候你亲自给我吧!”韩沫羞红着脸,白了我一眼说:“好了,我回去了啊,天浩马上下班了,他今天说想吃糖醋鲫鱼。咱们过几天再见!”

“稳稳的!”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急急忙忙的转身去找苍蝇,什么天珠地珠对我来说就是个装饰品,再贵也没啥实用价值,倒是韩沫刚刚提醒我了,我可以用药控制起来孔令杰,这样的话,孔家基本上就是我在掌控,江梦龙仍旧拿我没脾气。

我快步走到苍蝇的跟前问:“苍蝇,我手里有两支药。回石市以后你帮我签定一下。”

我正说话的时候,七八辆黑色的本田车,由远及近开进医院里面,最后一辆车的速度稍稍慢上半拍,汽车在我们身边缓缓停下。车门打开,吴晋国和白狼一身西装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都人模狗眼的穿一身西装,鼻梁上盯着黑墨镜,胸口还别着朵小白花。

“赵警官,真巧啊!”吴晋国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朝我伸出手掌,作势要握手。

“呵呵,是够巧的,咋地了?家里死人了?打扮的这么素面!”我咧嘴一笑,跟他把手握在一起,说老实话我心里特别的惊愕,知道白狼这条畜生一直都在京城,怎么也没想到吴晋国居然也亲自来了。

吴晋国也不生气,脸上的表情无比平淡的点点头说:“是啊,孔公与世长辞,我等心底无限悲镪,这不是应孔公子之邀,携孔老先生的遗体回石市嘛,对了,赵警官是公干还是私访呢?”

“老爷子好歹也是革命先烈,让敌人的后代赴送遗骸有些不妥了,我身为老先生的干孙,自然有职责护佑!不劳烦吴总大驾了,请回吧!”我眼神冰冷的耸了耸鼻子,原本我并没有打算管老爷子的尸体是怎么运回石市,可是一见到吴晋国,我心里就有种吃了苍蝇似的恶心,我觉得由岛国人把老爷子送回家,本身就是对他的一种践踏。

“哦?赵老大看来意见很大嘛!”白狼眉头挑动,直接摘下来脸上的墨镜,丢在地上,一脚踩烂,发出“吱嘎吱嘎”的脆响,戏谑的跟我对视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