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1 底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花椒一脸羡慕的凝望着“天门”的奔驰车队,不住的吞着吐沫,那副憨乎乎的模样瞬间把我给逗乐了。

“会的,咱们将来肯定会比天门更狂,到时候我让兄弟们全拿兰博基尼当座驾,出去干仗清一色的八缸大跑车开道,好不好?”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搂住陈花椒的肩膀。

同时在心里嘀咕,你小子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不是第九处对你老子有“追杀令”,别说一列破奔驰车队,你就是想要几节火车皮,估计你爹都能给你买得起。

以“翠屏居”这些年累计的财富,我相信王叔绝对有那个实力。

相比起来我一点都不嫉妒天门的豪华车队,奔驰宝马啥的,只要有钱随时都可以买到。令我向往的是张竟天那副白底黑字,红漆打头的军方车牌,要知道那玩意儿可不是花多少银子可以买到的。

天门一行人气势如虹的从车里下来,不光惊动了院内的各种哨兵和守卫,也立时间吸引来一些医生和家属的注意力。

张竟天好像很享受那种感觉。沐浴在众人羡慕而后崇敬的目光中伸了个懒腰,陆峰和林恬鹤带着一些人快步走进了住院楼里,张竟天则和文锦、宋康时不时的交头接耳说两句话,俨然一副坐镇大佬的风范,不得不承认张竟天身上那股子独一无二的霸主气质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模仿出来的。

举手投足间的自信笑容更加映衬出“天门”这个庞大组织的深厚底蕴,可以雄踞中国最富饶的城市上海滩,天门拥有的不只是实力和财力,更多的其实是关系。

人群中,我看到张竟天的左膀和右臂边还有两张陌生的面孔,那两个人全都在一眼不眨的盯着我们这个方向看。两人的岁数应该和张竟天差不多。

左手边那个男人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长相特别酷似《古惑仔》里的山鸡,右臂旁的那个男人,长相俊郎,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阴霾的感觉,尤其是和他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有种脚底发凉的寒意。

和之前白狼那种嗜血的锐利眼神不同,那个男人给我带来的惊惧是来自心底的,仿佛我内心的秘密全部被他给看穿一样。

如果把白狼比作一条疯狗,那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一条响尾蛇,还是带剧毒的那种。

而且从站姿和说话时候的表情上来看,这两个男人和张竟天的关系应该比文锦,宋康他们还要亲近,我猜估计也是天门的大哥级别人物吧。

“三哥,咱们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毕竟狗爷也是天门人...”陈花椒轻轻靠了靠我胳膊提醒。

我点点头,从兜里掏出来张竟天送给我的那把甩棍说:“去啊,必须过去!说起来张竟天还算我的一招之师呢。”

接着我和陈花椒,王瓅一块奔医院的方向就走了过去,见到我们过来,文锦和宋康最先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张竟天一脸微笑的朝我努努嘴道:“很久不见啊,石市的扛把子!你也跑到京城来淘金吗?要么就是送礼?”

“四爷开玩笑了,文老师好,康哥好。两位大哥好!”我客客气气的朝几位大拿鞠躬抱拳,行了几个后辈儿礼,从组织的势力大小来说,天门甩我们王者好几条街,明里暗里帮过我们不少。从我师傅的角度来说,这些人跟我师傅同辈,我对他们行礼,也没啥过分的。

张竟天眯缝眼睛打量了我几眼,又看向我身后的陈花椒和王瓅,眼光从王瓅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钟。

同样是风轻云淡,吴晋国的淡泊让人感觉到的是冷酷无情,好像很难有东西能触碰到他的心扉,可是张竟天的平静,却给人一种运筹帷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霸气。

“四爷,你们是来接孔老爷子的吗?”我想了想后,没话找话的问道。

张竟天点点头,笑容满面的说,是啊!老爷子是革命先烈。咱们当晚辈儿的,怎么也得过来走走人情世故,狐狸又是文锦的门徒,我们回去的路上刚好路过石市,就一并把这事儿给办了吧。你呢?你也是奔孔老爷子来的?

“他是我干爷爷。”我抽了抽鼻子解释

张竟天点点头道,节哀顺变!

“我不觉得哀伤,相反我认为老爷子如果继续残喘才是哀,每天看着自己的子嗣一步步堕落,自己却又心有余而力不足,那种无奈,恐怕会让他更加痛苦。”我想了想后干笑。

张竟天旁边那个长得酷似“山鸡”的男人,淡漠的扬了扬嘴角接话,小兄弟的见解倒是很独到,天马行空的人不是冷血,就是疯子,你属于哪种?

这人的言语间带着一股冲劲儿,就好像我哪得罪了他似得,我不自然的笑了笑说,我哪种都不属于。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我很不喜欢你!”那个男人一个跨步就蹿到我身前,抬起胳膊就要抓我的脖颈,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根本都没时间反应,旁边的王瓅赶忙伸手阻拦。不过愣是被那个男人给撞了个满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而我则被那个男人揪着脖领拽到了自己身前,我哪想到他会说动手就动手,情急之下,我慌忙挣扎推搡。同时一记“砍踢”蹬到他腿上,要不是怕伤了和气,我踢出去的腿真想用尽全力。

结果我傻眼了,平常无往不利的“砍踢”竟然一下子没有踹趴下他,那个男人只是“嘶”的皱了下眉头。抡圆了拳头,狠狠的从我腮帮子上来一下,接着他送开我,一脚将我踢了个踉跄。

“帝哥,何必呢?本来就是阎王不对,阎王连累咱们整个天门都跟着蒙羞,那家伙是岛国人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这孩子可是狗哥的徒弟,你这么干就不怕狗哥跟你翻脸?咱们这趟出门玩。狗哥倒霉抽签留在上海看家,已经气儿很不顺了,你确定要触他霉头?”张竟天脚步挪动,挡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前,笑嘻嘻的劝阻。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诧异的望向那个男人,让我惊讶的有两点,第一是张竟天的称呼,足以说明对方的身份。第二就是“帝哥”和阎王的关系,想想他对我的态度,我估摸着他应该就是阎王那个叫黄帝的师傅吧,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暗暗叫苦,甭管阎王是啥身份,我都没有理由废掉他,人家师傅八成是过来找我算后账的吧。

“我叫黄帝,是阎王的师傅!”那男人很坦然的承认自己身份,接着“噗嗤”一笑说:“别紧张,我跟你开玩笑呢,你是狗哥的徒弟,说起来也是我的晚辈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替你师傅检测一下你最近有没有偷懒。阎王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翻篇,不过嘛...”

一听他这话,我心不由提了起来,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小声问:“不过什么?”

黄帝耸了耸肩膀说:不过...你是不是应该赔给我一个徒弟?要知道培养出来阎王可废了我不少心血,就算清理门户也轮不上你个外人吧?你这可是赤裸裸的挑衅我们天门!所以我刚才给你一拳头不过分吧?

“不过分!只是赔您个徒弟?怎么赔?”我一头雾水的看向他,心说这家伙要是点名让我或者我的任何一个兄弟替阎王抵命,就算是拼死,我也跟他干了!

文锦没好气的走过来。冲我后脑勺上扇了一下笑骂,傻狍子,多明显的事儿,当然是从你兄弟们里面找个人出来给帝爷当徒弟呗,你怎么那么蠢呢。

“啊?没问题。没问题!帝爷您看我这位兄弟行不?”我赶忙把边上的陈花椒拽了过来。

黄帝瞟了他一眼,不满的摇摇头说:“不行,长得太丑!我的徒弟必须得看着顺眼!长相气质缺一不可。”

想想也是,黄帝的两个徒弟好像长得确实都不错,不管是阎王还是梧桐。绝对算得上金童玉女,估计这就是他本人的一些特殊癖好吧。

“我靠,你说我没气质我忍了,你要说我丑我这暴脾气还压不住了,我这是丑吗?我只是帅的不明显!”陈花椒当即就不乐意了。

“长得帅气点的?”我脑海里快速过电了一把所有兄弟的模样。最后定格在王兴的身上,王兴在我们这帮人里绝对算得上帅哥,上学那会儿也是号称“篮球小王子”一般的存在,而且王兴跟我时间早,绝对不会存在有了师傅不要兄弟的两面派,赶忙朝着黄帝说:“有了,我兄弟王兴!”

说完话,我就有些后悔,冲着张竟天说,四爷,我怎么感觉,我们王者现在全都是天门的晚辈儿呢?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