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 入门试 【为Lee712大哥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仨从街口蹲着边唠嗑边等苍蝇回来,猛不丁我想起来王瓅之前说过的话,好奇的问他:“对了阿瓅,你刚才说你可以扛得动黄帝的进攻?”

王瓅迟疑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差不多吧!毕竟拳怕少壮,比拼切磋的话,我估计还是会被他给干掉,但要真是搏命,我们的胜率差不多五五开,他的攻击手段也是军队的套路。只不过经验要比我老道很多,手法也要沉稳很多。

“经验可以慢慢学!”我满心欢喜的点点脑袋,心底盘算起来,我们王者现在总算也有了自己的高端战力。

王瓅倒吸口气说,不过说实话,天门的人是真心狠,整个天门上下都有股子我比天狂的势头,身处那样一个组织,难怪他们的人从来都是高人一头的心态。

“后台硬不硬,全靠钱决定。后台是中央,怎能不嚣张!”我认同的点头,别的不说,光是张竟天的那台军牌照的座驾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王瓅咬着嘴皮说:三哥放心,我肯定把咱恶虎堂的兄弟训成一支真正的虎狼之师,为王者摒扫一切障碍!

“路还长,慢慢闯,王者终究会辉煌!”我自信的笑了。

为了防止吴晋国带着孔令杰从别的地方逃遁,王瓅特意安排了几个“恶虎堂”的兄弟把医院的两个侧门口全都把守的严严实实,既然那层窗户纸已经被挑破,那就索性血战到底。如果这次可以连同吴晋国一起格杀,那真是皆大欢喜。

就算稻川商会的人不死心再派别的人过来接手,光是适应环境和熟悉我们的情况就得很长时间,我们完全可以趁着这个功夫迅速发展,只要金融街真正的崛起。王者在石市也算彻底有了一席之地。

我蹲在医院的门口慢慢的琢磨整件事情的计划,一辆很骚气的米黄色奥迪A6车缓缓的停到我们跟前,紧跟着一个穿件花格衬衫,大红裤子,脑袋上好像顶着个芒果的小青年牛哄哄的跳下车,还故意拍了拍手掌怪叫:“铛铛铛铛!同志们好啊!同志们辛苦啦!”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苍蝇这个死犊子,上去就一巴掌甩在他后脑勺上骂:“铛铛个鸡八,老子寻思你出国买进口车了呢,打扮这么骚要干啥?准备去哪兼职当鸽子?”

“赵哥..我..我这不是寻思伪装一下,更方便咱们隐藏抓人嘛,那啥..我给兄弟们都买了一身新衣裳,还有假发套,稍微勾勒两笔就能焕然一新!”苍蝇尴尬的缩了缩脑袋。

“行了,别特么臭白话了,你抓紧时间回宾馆一趟去吧。”我没好气的直接一把夺过来他手里的车钥匙。

苍蝇不解的问我,回宾馆干啥?

“你说回去干啥?忘了宾馆里你还藏着个小妈了吗?人家姑娘差不多一天没吃饭了,既然帮人,就好事做到底,给她买点吃的送过去。如果有时间的话,多劝劝她,我不太想把她待会石市!”我彻底无奈了。

之前林昆跟我介绍苍蝇的时候明明说这小子医术高超,有勇有谋,怎么混了这么久。我除了发现他除了饭量和胖子有一拼以外,真没别的优点,顶塌天了就是个移动的疗伤包。

“好嘞!我这就去。”苍蝇咧起嘴巴哈哈大笑两声,转身就要走,我猛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一把拽住他说:“算了,你留在这儿吧,我估摸着你啥话也不会说的,花椒你回去给曹雪送点吃的吧。”

陈花椒怔了怔,很干脆的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苍蝇委屈的嘟着嘴巴说。赵哥,你不能这样啊,明明是我暗恋小雪的,你咋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创造呢。

“滚一边撒娇去,你这会儿到医院溜达一圈。看看能不能打听出来白狼搁哪治疗,如果有机会的话,想办法给他的药做点手脚,能毒死最好,毒不死就把弄个残疾或者是脑瘫。我相信以吴晋国的身份不会给他陪床的,这畜生身边应该没什么人保护,去吧兄弟,这事儿如果你办妥了,回去我想办法促进你和小雪交往。”我压低声音冲苍蝇交代道。

“潜伏到医院里动手?这有点...”苍蝇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自在。

想想也对,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苍蝇并没有为我们真正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么做等于是让他杀人,心底有疑惑也很正常,但是如果他想要真正成为我们的一分子。有些事情就必须得做。

我点点头说:“你要是实在下不去手,就只帮我踩下点好了,其他事情我安排别人去做。”

苍蝇闷着脑袋,一只手揪着衣角,两条腿像是圆规似的从地上轻轻的磋动,犹豫了足足能有十多分钟后,他抬起头朝我笑了笑说:“赵哥,我去试试,但是不敢保证一定可以成功。”

“一切小心!如果不顺当就马上退回门口,我们在这里接应你!”我拍了拍他的后背鼓励。

苍蝇干笑着问,这算是我的入门试吗?

“算是吧,毕竟咱们以后得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彼此,我需要一个知根知底的兄弟。”我没有说过多花哨的语言,直截了当的点点头。

苍蝇紧张的嘴唇有些发白,冲我说:“让我抽根烟,缓口气再出发吧!当了几年的黑市医生,从来都是救人,没有伤过人,我心里多少有点害怕,也不知道我的偶像会不会怪我。”

我点燃两根烟,递给他一支,自己叼起来一支。

苍蝇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嘬着烟嘴,猛不丁抬头问我:“三哥,你有偶像没?”

我苦笑着回答:“当然有啊。小时候的偶像是李小龙,打遍世界无敌手,长大以后发现,拳头始终抵不过钞票,我的偶像就变成了人民币!你呢?”在今天这样一个精神贫瘠到可怜的年代。人们唯一的信仰可能就是金钱力量,唯一的偶像可能就是钱包里“毛爷爷”的颜色吧。

“我的偶像是我爷爷,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这么问过,我也这么回答过,当时全班同学都笑喷了。”苍蝇自嘲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裤兜里掏出来小镜子照了几分钟,拨弄两下自己的发根说:“是不是很可笑?”

“没啥可笑的,我只是想知道为啥。”我摇了摇脑袋。

苍蝇抽了抽鼻子说:“唐山大地震那会儿,我爷爷救了几十个人,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们家祖传中医,从我两三岁的时候,爷爷就一边教我人体的穴位,一边告诉我,长大一定要当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手术刀不是屠刀,它是用来救人,不是宰人的,所以我一直都不屑进入什么医院去工作,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侮辱了医生这个职业,这几年我救过抢劫犯,救过社会大哥,救过孤寡老人,杀人真的是头一次。”

“觉得为难就算了!”我能理解苍蝇心里的苦楚。

苍蝇浅笑着说:不啊,我现在也觉得是在救人。白狼简直就是一头人形的畜生,他活着只会让更多人倒血霉,干掉他,可以让更多人免除劫难,就算特么下地狱,我也认了!

说罢话,苍蝇直愣愣的站起来,一脚踩灭烟头,雄赳赳气昂昂的从奥迪车里翻出来一顶鸭舌帽和口罩,套在脸上。然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冲我贱笑:“没办法,人帅是非多!”

“滚犊子!”我一脚蹬在他屁股上,这家伙一语不发的走进了医院,脚步极其的沉稳。

王瓅轻声说:“三哥,实在不行我跟过去吧?总觉得这小子特没溜!”

我摇摇头笑道,有些路必须得一个人走,他不这么做,咱们始终没办法真正接纳他。

我扫视了一眼门口两根电线杆上的监控头,朝着王瓅轻声说:“阿瓅,我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人躲在暗中故意帮咱们,之前恶虎堂的兄弟们跟白狼的马仔火拼,那摄像头肯定拍的清清楚楚,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找后账,你不觉得奇怪吗?”

“或许是那边的人觉得就算来了也不一定抓到咱们吧。所以干脆没费事儿?”王瓅也瞟了一眼摄像头说道。

我摇头说:“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地方,解放军总医院!单是这几个字就能代表的了国家,只要有人想办咱,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这年头跟什么人火拼都无所谓,但是千万别触碰国家的霉头。”

我有种感觉,认为是孔老爷子的那几个老战友在背后挺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