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5 陆吾组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一阵亢奋的大笑声中,吴晋国挂掉了电话。

“真让他给跑了?”王瓅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拿出对讲机又问道那头:“李猛,宋东,刚刚从医院里出来的几辆救护车你们注意过没有?”

不知道那边说了几句什么,王瓅叹口气冲我低头:“对不起三哥,门口守着的兄弟没能检查出去的几辆救护车,毕竟是军医院的车,他们也不敢太过分,说不准真让吴晋国给趁乱逃跑掉了。而且刚刚兄弟们进医院去检查了一番,不止是吴晋国,就连孔家剩下的人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我舔了舔嘴皮,沉思几分钟后摆手说:“这是命,不怪谁,让兄弟们再仔仔细细的多检查几遍医院,顺便看看苍蝇有没有得手,吴晋国他们活蹦乱跳的可以跑,我不相信还会把个半死不活的白狼也带走,咱们继续回医院门口蹲点去。”

接着我和王瓅开车重新返回,望着川流不息的医院大门,我心里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吴晋国真的是借助救护车逃走的吗?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有些不相信。

虽然我没坐过军医院里的救护车,但是我经常坐平常的救护车,很久以前住院的时候,我跟一个护士聊过天,无意间听她提起过,救护车想要开出门,很麻烦,需要走很多道手续。即便是接到了急救电话,仍旧需要调查实情,现实生活里的救护车绝对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个电话,马上就能到场。那玩意儿都是哄小孩儿玩的。

平常医院尚且如此,军医院的制度肯定更加严格,所以我一直都对吴晋国说的话表示怀疑,这个杂碎真的已经逃掉了吗?

我们从门口又等了大概一个多钟头,进去检查的十多个恶虎堂兄弟分批出来汇报,吴晋国和孔令杰一行人确实都消失不见了。

“三哥,要不要给家里的兄弟们打电话,从高速路、国道口堵他们?”王瓅压低声音问我。

我摇摇头说,没啥实际用途,回石市的路多了去,咱们不可能全都封死,安排兄弟们辛苦辛苦,再进去好好的搜查一番,什么厕所、停尸房都检查一下,我始终觉得这个王八犊子再耍诈。

吴晋国迅速安排下去,二三十号恶虎堂兄弟再次化作一颗颗流星闪进了医院内部。

我和王瓅呆在车里静心的等候,这个时候陈花椒拉开车门钻了上来,搓着两手冲我憨笑道:“不好意思哈三哥,这会儿才回来,陪着曹雪聊了会儿天。嘿嘿!”

“我寻思你俩聊一个被窝里去了呢,你脖子怎么了?咋有一条抓痕?”我白了眼陈花椒,指向他脖颈。

“啊?”陈花椒吓了一跳,伸手揉了揉脖颈干笑说,你说这儿啊?我自己抠的。不知道昨晚上睡觉的地方是有跳蚤还是咋回事,我今天身上老痒痒的慌,三哥你不觉得吗?

“就特么你一天事儿多,做通曹雪工作没?”我撇了撇嘴巴。

陈花椒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做通个屁,我都差点让她给征服了,听她说起来自己往事的时候,我也觉得怪不容易的,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给她份工作呗。反正咱们洗浴、饭店,其他场子总得用人,用谁不是用嘛,大不了我回去以后帮你多盯着点。

“你盯个鸡八,不要往自己身上揽事儿。小珂这女孩儿不错,别特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别说陈二娃不放过你,我肯定也跟你翻脸!”一瞅陈花椒那贱不溜秋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小子心思又有点飘了。

陈花椒讪讪的缩了缩脖颈说:“肯定不能。对了三哥,医院这边什么情况?”

“吴晋国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跑了,苍蝇也不知道得手没...”我简单的将事情跟他聊了一遍,说话的时候,我发现这小子老是眼神游离的走神,时不时还故意把衣服领口往上拽拽,蹬了他一脚笑骂:“跟你说也白扯,你去给我和阿瓅买点吃的吧。”

“好嘞,我三哥!北京烤鸭要不要来一只?”陈花椒痛快的打了个响指,下车弯腰的时候。我看到这货的胸口都是一大片的抓痕,冲着他努努嘴说:“你先去买点止痒药吧,要不然回去,我跟小珂解释不清楚,她还以为我带你去哪花天酒地了似的。”

“呃?好的。”陈花椒尴尬的瞥了瞥眉毛,快速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恶虎堂的兄弟走到车跟前,手里攥着一枚硬币大小的胸章低声说:“三哥,瓅哥,陆吾的人来了!刚才有个家伙跟我走了个脸对脸,让我转告三哥,吴晋国的命他们保了,让咱们回去吧。”

“陆吾?”我皱紧了眉头,接过那兄弟手里的胸章打量起来,椭圆形的胸章上面画着一只人头虎身的怪物。底下还用猩红的繁体字标注“陆吾”二字,之前听王瓅说了一嘴,就记住一句“陆吾抬头南城血流”的俏皮话,对这个组织我还真心没啥了解。

王瓅也瞟了一眼那胸章,提了口气说:“还真是陆吾的人,怎么整三哥?”

“你不说陆吾是个杀手组织吗?怎么还负责给人当起保安了?”我抿了抿嘴巴。

王瓅苦笑说,这个组织什么都干,我跟他们组织的一个杀手合作过,他曾经给我开玩笑说,只要给钱,别说刺杀保命,就算替小学生开家长会他们也接,不过他们接买卖都是天价,吴晋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请到陆吾的人,想来应该花了不少钱。

“真是特么个没底线的杀手组织,恶虎堂的兄弟跟他们对上有几成胜率?”我深呼吸两口出声。

王瓅摇摇头说:“不知道,没有比拼过!不过我觉得在这种人口密集的都市,咱们肯定要逊一筹,陆吾组织奉行的是刺杀。最擅长的就是隐匿和伪装,不定从哪突然冒出来给咱一刀,要是想要硬拼一下的话,咱们可以试试。”

“不试了,没有利益的战斗叫作秀。吴晋国不是非死不可,回石市跟他慢慢耗也成,不过我今天说啥都得见见传说中的杀手长啥样。”我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虽然没办法干掉吴晋国了。但是我很开心,至少在谋虑的交战中,我二次击败吴晋国,这傻篮子的“调虎离山”没玩成功。

最重要的是这场交锋,我一毛钱都没有损失。先从吴晋国手里讹了一百五十万,又逼迫他花“天价”保命,他这趟到京城,完全可以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事情都没办成。还损失了一条重要的狗,而我顺理成章的得到了三位“老革命”的支持。

如果苍蝇能够成功得手,那这局棋,我赢得就更加完美了。

既然已经打算放吴晋国滚蛋了,我就让王瓅把“恶虎堂”的兄弟们全都召集回来,就我和王瓅,还有陈花椒很没有风范的一边蹲在医院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吸溜陈花椒买回来的“米线”,一边等着吴晋国和苍蝇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瞅着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钟,苍蝇仍旧没有出来。我的心不由悬空起来,正打算让王瓅进去看一眼的时候,苍蝇脚步飞快的从医院里跑出来。

因为跑的着急,快到我们身边的时候,这家伙还摔了个踉跄。“噗”的一下平趴在我脸前,把我给吓了一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结果晶莹的大鼻涕头子瞬间喷进米线桶里了。

“成了三哥,我把一种可以造成人脑瘫的混合药物注射进白狼的身体里了。只是往外撤的时候,差点被人发现,麻痹的,生怕暴露身份,我从女厕所里躲了好几个钟头。”苍蝇从地上爬起来,抓起我手里的米线桶就大口扒拉起来,一边边,苍蝇一边抹嘴巴:“麻辣味儿的啊?还挺正宗...”

“也就是说白狼会变成白痴?”我好奇的问他,实在不忍心告诉他米线桶里的真相。

苍蝇想了想后说:“如果被人发现及时的话,应该还可以抢救,但是智力绝对会受到影响。”接着埋头又大口吸溜起米线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