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 返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的意思是还会有意外情况发生?”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苍蝇是一点都不嫌有味儿,大口大口扒拉两嘴米线,含糊不清的点头道:“肯定的了,军医院里对各种药材的把守特别严格,我是既装医生,又当患者,费了半天劲儿才勉强凑出来那几味药,不过赵哥你放心吧,就算被抢救及时,白狼的脑组织也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创伤。不变白痴,他以后也就是个几岁小孩子的智力,祸害人怕是不可能了。”

“嗯,那还成!”我松了口大气。

“你咋不整二斤砒霜,直接塞狗日的嘴里一劳永逸呢?”陈花椒皱了皱鼻子问。

苍蝇白了眼陈花椒道:“肤浅、外行!你以为砒霜是菜市口的大白菜,随便挑,随便捡?对了,你给小雪送饭没?她说没说有点想念我啥的?嘿嘿..”

陈花椒撇撇嘴说,她没跟我说,回头你自己问问去?

“那多不好意思呐。三哥这米线搁哪买的?吃起来真带劲儿!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能太紧张,一紧张就疯狂的想吃东西,赵哥我不怕你笑话,刚才毒害白狼的时候,我身上都被冷汗给浸透了,真特码刺激!”苍蝇搓了搓鼻子望向我。

“辛苦了,大家以后就是做一条船的兄弟,好吃就多吃点吧,以后这个味儿的米线,你够呛能吃到了!行了,既然大功告成,阿瓅你通知恶虎堂的兄弟们分批回石市吧,咱们几个从门口耗一会儿,看看杀手到底长啥样。”我转了转脖颈。实在不忍心告诉苍蝇“米线”的特殊配方。

王瓅很干练的拿出对讲机吩咐:“一组二组乘飞机返回石市,三组、四组、五组,分几次坐火车回去,低调不要跟任何人发生矛盾,在石市的火车站门口汇合。”

“让兄弟们直接开拔栾城区,暂时听王兴的调令!前阵子不少小势力反水,联合起来对抗咱们,让恶虎堂的兄弟们给他们点教训,抓出来挑头的老大,直接手脚打折。”我想了想后打断王瓅的安排。

之后我们四个,倚靠在车跟前,慢条斯理的凝望医院门口,静候传说中的“杀手”,同时我在脑海里琢磨待会应该怎么好好的羞辱吴晋国一番。

苍蝇跟相亲似的,爬回车里翻找自己买的那些衣裳,不一会儿上面穿件绿色的小外套,底下套条紧身的牛仔裤钻了出来,牛哄哄的冲我问:“赵哥,你看我这身行头咋样?有没有点绅士气质?小雪看见能不能喜欢?”

我斜楞眼睛瞟了瞟他,忍不住笑出声来:“黄头发。绿马甲?知道你是混社会的,不知道还寻思你是KTV的服务员,你丢人没问题,能不能别往我们跟前凑?”

“小雪绝逼看不上你。”陈花椒帮腔埋汰苍蝇。

苍蝇冲着陈花椒瞥眉头轻哼,看不上我。能看上你呗?切,鸡毛掸子...

我们几个正斗嘴的时候,从医院里面缓缓的开出来三辆本田车,王瓅的身板一下子就站直了,冲我压低声音道:“三哥,吴晋国出来了,这几辆车都是他们的。”

“拦下来!”我把烟头弹飞,径直走了过去,陈花椒和苍蝇这哥俩跑的最快,两人双臂展开摆出来一个“太”字。直愣愣的挡在车跟前,一个留着长头发,穿件黑色夹克的男人从驾驶座上下来,眯缝眼睛问:“有事吗?”

这男人长得很普通,绝对属于看第十眼也记不住的那种。

他问话的时候。最后一辆本田车里也“腾腾”蹿下来四五个青年,都是一样的装束,黑夹克、黑裤子,低腰的马靴,而且都属于长得极其平常。毫无特点的类型。

“几位是陆吾组织的杀手?”我揪了揪鼻子头问道,心里暗暗嘀咕,这杀手也未免长得也太随便了吧,丝毫都没感觉出来半分杀气,往我们前面一杵,就跟几个路人甲似的。

领头那个留长头发的男人笑了笑说:“杀手不敢当,我们就是吃刀尖饭的,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而已,赵老板您好,我们这次入京的目的不是想跟你闹矛盾。只是想把吴总接回去,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望赵老板给几分薄面。”

对于这几个杀手,我是真心有点失望,一点都没有剑出鞘、刀上膛的寒意,甚至感觉有点上当,寻思该不会是吴晋国花几十块钱雇的吧,我撇撇嘴戏谑的看向第一辆车副驾驶座上的吴晋国冷笑:“吴总呢?老朋友辞别,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敢打,难道是被我吓怵了?这不像他的性格呐!”

他们的车门是打开的,我挑衅的声音,一字不漏的落在他耳朵里,吴晋国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从车里钻了出来,朝我抱了抱拳头道:“赵先生。真是少年多智,没想到我的小伎俩还是没能骗过你。”

“吴总的胆子真不可谓不小,你就不怕突然冒头,我干掉你?你往左边看看,瞧瞧是不是有一架狙击枪在指着你脑门。”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冲他大笑。

吴晋国的脸色一白,不自然的缩了缩脑袋,侧头望了一眼左边,眼神迷惑的寻找了几秒钟,我“哈哈”大笑说:“跟吴总开玩笑呢,京城这种地方。我哪敢整的这么大张旗鼓,不过回我们石市就不一样喽,吴总可得处处小心,我花高价钱买了几挺狙击枪,又花大价格雇了几个狙击手。现在枪有了,人也有了,就差吴总这个目标咯!”

“你吓唬我?”吴晋国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

我点点头,大摇大摆的晃到他面前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对啊,我就是吓唬你。你害怕没?不害怕的话,可以让陆吾组织的朋友先回去,我给你机会,咱们单磕?老子从医院门口埋伏了你这么久,你要不要试试?”

吴晋国没有接话,挡在他前面的长头发青年不卑不亢的微笑说:“赵老板,您和吴总的私人恩怨,我们不想介入,还请行个方便,将来王者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也定当全力以赴的资助。”

“好啊,我现在就有需要贵组织帮忙的,帮我干掉吴晋国,你们之前不是接到任务护送他回去吗?可以在送他回去以后,再接我一个任务,干掉他!多少钱都没问题,如何?”我伸了个懒腰笑道。

“做我们这行的讲究一个诚信,赵老板不要开玩笑了,而且我们已经和吴总签定了一份长期的协议,所以..”长头发的青年尴尬的摇摇头。

“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我不死心的继续道,你们该不会跟钱过不去吧?而且这也不是啥商业秘密,您给我个数字,我听听合理的话,可以加价。

“一千万!”长头发的男人迟疑了一下,吐出句另我心惊肉跳的数字。

“咳咳,那我..我出两千万!”我干咳两声道,其实已经有些气虚了。

“四千万!”吴晋国铁青着脸低吼。

“五千万。”我嘲弄的打了个哈欠,脑子里快速盘算我们现在能拿出来多少现金。

“八千万!”吴晋国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作响。

我耸了耸肩膀说,成呗!看来还是吴总财大气粗,我们小老百姓比不了啊。陆吾组织的兄弟回头记得跟你们首领说一声,给我分红哈,本来也就一千万的买卖,我辅助你们多赚了七千万,希望咱们以后能够长长久久的合作。

“赵成虎,你耍我!”吴晋国和那个长头发的青年,脸上同时出现一抹怒意,特别是吴晋国,两只眼珠子瞪得都快从眼眶里滚出来了,打我认识他以来,头一次看到他这么气急败坏。

“随便你怎么理解呗,岛国人都像你似的人傻钱多么?”我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眯缝眼睛看向坐在第二辆车里的孔令杰,比划出一个“手枪”的姿势,冲着他努了努嘴巴。

吴晋国气的浑身有点哆嗦。嘴唇发紫的怒吼,赵成虎你不用那么嚣张,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后悔!

“我现在就挺后悔的,真该他妈在你进医院那会儿干掉你的,对了替我跟白狼问好哈!”我嘲讽的吐了口唾沫,摆摆手说:“走吧兄弟们,咱们也回家,阿瓅你开车,给我一路跟紧吴总,交代其他兄弟们,只要有机会就干掉他!”

我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吴晋国添堵,让狗日回去的路上心惊肉跳,反正只要他不好过,我心里就舒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