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 踩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兴走的那天清晨,我和胖子蹲在街边哭了很久,像是两个孩子一般的无助,既感伤自己兄弟的暂时离去,又怀念我们再也回不去的从前,我记不得是怎么回的宾馆,反正回去以后倒头就睡,这一觉就迷糊了将近一天。

第二天晚上我才勉强从床上爬起来。醒过来以后我坐在床边吃力的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就记得王兴去上海了,我和胖子哭讥尿嚎的哭了半天,其他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了。

我晃晃沉甸甸的脑袋,寻思着出去找点吃的,顺带把栾城区转悠一圈,看看有没有合适开场子的地方,既然栾城区社会圈的这帮大佬们统一好口径不肯让王者从这儿立足,那我们就自己建两个场子出来。

混社会的人无外乎票子、妹子和面子,而夜场之类的场所往往是最容易聚集这三样东西的地方,所以王者想从这块插旗,就必须得做出来自己的场子。

当然想要彻底称霸栾城区,肯定是玩的越高端越有派头,只不过类似这种类似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开公司啥的暂时显不出来排面,唯有K厅、夜总会之类的场所才能更容易更快速的在最底层的混混圈里打出来名气。等有了一定的名气后,金融街也差不多开始盈利,我们也可以考虑在这儿建工厂,或者干脆收购了他们旗下的两家手机厂。

我揉捏着有些酸胀的太阳穴,晃晃悠悠的打开门出去,刚一拉开门就看到小七她们四个从门外横成一排杵着,特别警戒的守卫,小七和小八的掌心里甚至还攥着明晃晃的匕首。

看到她们这副如临大敌一般的模样,我好奇的问:“怎么了,为啥这么紧张?”

“今天上午有人伪装成宾馆的服务生要偷袭你,幸亏当时你和胖哥都喝多了,吐的不成样子,而我和小八刚好在伺候你们,才没发生可怕的事情,那两个打扮成服务生的杀手功夫很一般,但是伪装技巧太高超了,我们根本没认出来,最可怕的是,第一次偷袭失败,他们又来了第二次!”小七心有余悸的望向我解释道。

“卧槽!”我瞬间觉得脖颈凉飕飕的。敢情自己白天这十多个小时从鬼门关前面来回趟了两圈,我舔了舔嘴皮说:“其他兄弟都没事吧?”

“其他人都没事,各忙各的去了,瓅哥和金哥带人全栾城区抓那两个杀手。鱼阳留在宾馆里坐镇,胖哥到现在还没有酒醒,那几个杀手的主要目的就是杀掉你。”小七摇了摇脑袋,示意我放心。

“功夫一般,但是善于伪装?”我眯缝眼睛小声嘀咕两句,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陆吾组织的人动手了,可是在京城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下手格杀我呢?还要多此一举的返回石市才动手,难道他们也害怕在京城闹出乱子?

“三哥,我觉得你这两天还是不要出去的好,那些杀手神出鬼没的。根本不知道会乔装成什么样子,你是没看到他们伪装成服务员的样子,特别的逼真,最开始我们都没注意到。如果不是他们没想到我和小八会功夫的话,估计已经得手了,不过那两个家伙逃命的本事狠强,门口也有汽车在接应,才让他们给逃掉的。”小七好心的提醒我。

我想想后,笑道:“错了,不是不出门,恰恰相反。咱们应该高调的出门!杀手是啥?藏在阴暗角落里的耗子,咱们越是高调,他们反而越不敢动手,越觉得其中有诈,相反畏畏缩缩的藏在宾馆里,这帮老鼠反而有更多的机会接近咱们,之所以你会觉得他们伪装的好,我估计还是因为那俩家伙长相很普通吧?属于过目就忘的那种。对吧?”

小七懵懂的望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啥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笑了笑,也没多解释,冲小七说:“你去通知鱼阳一声,让他把雄狮和巨鳄堂的所有兄弟都喊上,就说我带大家伙出去喝花酒。”

“好!”虽然很疑惑,小七还是很配合的点点头,快速朝楼道口走去。

昨晚上王兴跟我仔仔细细的介绍了一下栾城区的情况。紧挨着我们入住宾馆很近的地方有一家名为“八音盒”的KTV,老板也是栾城区八大势力之一,属于紧抱稻川商会的一支,既然暂时也找不到好点的场子,那就干脆去踩踩他的地界,只能领兄弟们打一场“热身赛”。

很快鱼阳上来,冲着我问:“白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现在出去会不会很危险?胡金和王瓅也不在,万一真有杀手的话...”

“咳咳咳!鱼哥,你把我们姐妹几个放在哪了?白天的杀手可是我们打退的哦!”边上的小七立马不乐意了,两只胳膊环抱在胸前嘟囔。

我一把搂住鱼阳的肩膀,满不在乎的说,我鱼总在崇州市你也安逸很久了吧?是不是胳膊腿啥的都快生锈了。难道就不想热血沸腾一把?安了,把心收进肚子里,我保证对方不敢动手,就算动手了。咱们也不是就必死不可啊?真拿咱们当成案板上的豆腐了,想切哪块就切哪块,我刚好想亲身经历一把传说中的杀手到底啥套路。

鱼阳撇撇嘴说,成呗!你都不怕死。我还能咋地,说干就干!兄弟们我都招呼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不过咱们车好像不够使。需要联系点出租车什么的吗?

“不用,咱们走着去!正大光明的走在大街上!”我坏笑着摆摆手。

简单梳洗了一下,我又把胖子从床上踹醒以后,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宾馆。

我们所在的这条路叫“长寿路”。不算特别繁华,尤其到晚上,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偶尔能看到一些正上下夜班的工人脚步匆忙的蹬着自行车路过。可是当看到将近二百来号小青年杀气腾腾的聚集在路边的时候,那些工人们不由加快了蹬车的速度。

我从宾馆里出来,马路的两边上站满了身穿黑色小西装,手攥明晃晃砍刀的兄弟。齐刷刷的朝我呐喊:“三哥!”

“待会。兄弟们大口喝酒,尽情把妹儿,不要跟任何人发生口角,警察来了。让上车咱们就主动跟着上去,谁也不许吵吵把火,还有一切听我的口令,我让大家...”我伸了个懒腰,朝着龙精虎猛的兄弟们安排道。

紧跟着我们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朝着街口的那间“八音盒”KTV出发了,一路上绝对算得上拉风带闪电,甭管是汽车还是行人,看到我们无一不让路,要是没点小虚荣心啥的,那纯粹是瞎掰。

到了“八音盒”门口,门外几个正抽烟聊天的小混混当时就给吓懵了,只留下两个家伙戒备的从门外瞪着我们,剩下几人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蹿进KTV里面。

“你们老板是叫大头吧?”我朝着一个梳着鸡冠头,两腿都有些发颤的马仔微笑着问道。

那小混混吓得手里的烟都掉了,结结巴巴的问我:“你..你们想干嘛?”

“草泥马,来KTV不是唱歌,你寻思我吃大盘鸡来了?老子要包场,你们老板大头在不在?”胖子拖着把一米来长的大关刀,凶神恶煞的问道。

“老板..老板在开会!”小混混吓得都快哭了,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不怪他怂,正常人谁看到这种架势也会害怕。

正说话的过程,二三十个身上雕龙画凤的社会小哥拥着一个壮汉从KTV里走了出来,那壮汉打扮的很有意思,紧身的红裤子,湛蓝色的低领衬衫,脑袋上梳着个一捧火红色的头发,看起来特别像《拳皇》里的那个俄罗斯壮汉,估摸着十有八九他就是这个场子的老板,大头。

见到我们这么多人把KTV给堵了,那壮汉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问:“请问朋友有何贵干!”

“嘿嘿,你猜呢!”我打了个响指。

身后的所有兄弟齐刷刷的将手里的砍刀丢在地上,瞬间发出“咣当,咣当”的脆响,煞是悦耳。

我轻笑说:“不好意思哈大头哥,兄弟们刚上道,手不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