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逐一击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人民卫生”气急败坏的甩着胳膊准备离开。

我朝他们努嘴笑着喊:“辛苦啦同志,这段日子估计咱们会经常见面,其实吧,我觉得你刚才完全可以非法集会逮捕我们,毕竟我们这么多人从这儿杵着,影响怪不好的,扰民啥的理由以后少用,费力还不讨好!”

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停下脚步,身子微微怔了怔,带着几个警察快速钻进车里离开。即便没有回头,我也知道狗日的脸色一定黑的跟锅底有一拼。

我得意洋洋的举高双臂,身后的二百来号兄弟齐刷刷的发出一声排山倒海一般的呐吼:“辛苦了,同志!”

几辆警车差点没怼在一起追尾。

胖子搓了搓鼻子贱笑着问我:“三哥,他们刚才万一真以非法集会逮捕咱,咋办?”

“不要以貌取人,别看人家长得蠢,你就认为人真蠢,我既然敢有恃无恐的提出来,就肯定有应对的法子。”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坏笑,其实心底暗想我有个卵的法子,他们刚才要真以这个理由抓我们,我们还真就得老老实实的跟着走,我故意那么说完全就是为了让那帮“人民卫士”们打消这个念头,省的下次我们再行动的时候麻烦。

不过还好,我赌赢了,刚才那种情况,正常人都会跟着我的逻辑走。

“哈哈,大头哥!您的保护伞撤了,磕不磕?”我仰头大笑。把目光再次投向这家KTV的老板。

大头的脸上的表情很精彩,红一阵白一阵,好像个过期的酱猪头,他身后的那帮马仔一个个也灰头土脸,根本没有想要干一场的势头,大头抿着嘴角低吼:“赵成虎,我不明白,栾城区这么多帮派,你为什么要抓住我不放?”

“大头哥想多了,我不是针对你哈,我只是觉得栾城区的所有势力都是垃圾,不过嘛..饭要一口一口吃,地盘得一个一个的抢!谁让你长这么丑还这么狂,之前跟我兄弟玩手段,你带人蹦跶的最活跃吧?”我气焰嚣张的站在他对面,眼睛藐视的瞟着他。

“你..”大头让我压的又有些暴走。

我“哈哈”冷笑道:“嗯,我就是这么狂,王者就是这么棒!还有问题没?没问题的话,我就先撤了,明天把场子收拾干净,我还带人过来捧场,反正我们从栾城区无根无蒂,赔本赚吆喝呗。”

我都已经掉转了身子,大头还从我背后叽叽歪歪的嘟囔:“赵成虎,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去找远东集团啊,让人欺负的跟狗似的不敢吭声,就会欺负我们这种小组织...”

“胖子削他!”我皱了皱眉头,朝旁边的胖子摆手。

“好嘞!”胖子亢奋的怪叫一声,回头就是一巴掌重重的甩在大头的脸上。接着抬腿直踹大头的肚子,揪住他的脑袋上那一捧好像草似的红毛拽到了膝盖底下,“咣咣”就是一阵猛磕。

大头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胖子给KO了,他后面那帮马仔跃跃欲试的还想要往前面凑,鱼阳清了清嗓子高喊:“王者!”

我身后的兄弟们,整齐的捡起来地上的砍刀,动作一致,而且极其迅速。

大头的那帮小弟们躁动了两下,就没了声息。没人再敢往前继续涌动,手里有家伙式和没家伙式的感觉肯定不一样,刚才大头的马仔们敢不管不顾的跟我们火拼,完全就是觉得我们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可现在我们手里有刀了。再动手的话,绝对会出人命。

从社会上玩闹的人,基本眼力劲还是有的,明知道吃血亏,还敢不要命往上冲的人不是没有。但很少,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胖子捶傻篮子似的暴揍了大头一顿后,一脚踹开拍了拍手,雄赳赳气昂昂的恶吼:“报警吧,就说老子打你了!草泥马的,不就是被关二十四个小时吗?我扛得起,以后隔一天,我就他妈捶你一顿!”

大头的鼻子被胖子打出了血,捂着脸颊愤怒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吼:“赵成虎。你欺人太甚,我他妈跟你拼了!”

“随意啊,想拼就拼呗。”我无所谓的摊了摊双臂。

说罢话,我身后的兄弟们立马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动过来,鱼阳拎着把西瓜刀大喊一声:“战!”

“战!”二百来号兄弟们齐声辉映。

看到这架势,大头的气势一下子又虚了,我微笑着说,大头哥,玩社会就是这样的,人多欺负人少那不是常事嘛。我特么就是仗着自己人多欺负你人少,你咬我啊?

大头目瞪口呆的滞立原地,最终什么都没说。

我嘲讽的笑着说,待会给你主子吴晋国打电话,问问他。应该怎么办,告诉他明天我还来捧场,要是有能耐的话,就应战,明天还是这个地方这个时间。咱们磕一下,我等你们。

之后,我领着兄弟们浩浩荡荡的转身离去。

回到宾馆,先招呼兄弟们去休息,我把胖子和鱼阳喊道我房间里。

“三哥。今天晚上真特码提气,爽歪歪!”胖子兴奋的一个劲甩拳头。

鱼阳很意外的斜楞眼睛眨巴:“胖子,你现在的功夫挺屌嘛。”

“一般一般,王者第三!”胖子贱不溜秋的盘腿坐到我床上。

我清了清嗓子道:“别臭白话了,待会联系陈二娃和蔡鹰带着山鹰堂的兄弟们过来。给我二十四小时盯住栾城区的这几个小帮派和远东集体,如果他们有异动,明天带人配合大头的话...”

“咱们就开磕是不是?”胖子嗜战的搓了搓两手。

我白了他一眼咒骂:“磕个鸡八,石市马上换届了,这个风口浪尖上闹事。你嫌命长是不是?如果他们明天全都带人去援助大头,咱们就逐一扫掉狗日的场子,一块完整的玻璃都不给丫剩下。”

鱼阳呆板的问我:“咱们今天晚上下的战书,然后明天不应战,会不会有点丢人?”

“丢啥人,面子值几个钱!这年头谁管你过程是什么,所有人看的是结果,最后的结果如果是栾城区插满了王者大旗,几个小帮派彻底臣服了,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兴哥太实在,总想着一板一眼的跟他们较量,我没那么多讲究,我只要赢!”我阴冷的笑了笑。

“三哥,越来越阴了!”胖子吐了吐舌头。

我完全无视胖子的话,又朝小七她们几个吩咐:“小七,明天你们四个也活动活动,想办法刺杀大头一波,但是一定不要成功,就让狗日的心理产生惊恐。以为我准备拿他开刀,疯狂的求助吴晋国,这样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到大头身上。”

“好的三哥,然后呢怎么办?”小七点点头。

我长吁口气说,然后你们就转移到将军道的“冰火”夜总会。把冰火夜总会的老板“骆驼”给干掉,记住不要留下任何马脚,我听王兴说过,这个冰火夜总会的骆驼,之前还带人攻击过咱们的金融街是吧。玛德,胆儿够肥!

“明白!”小七利索的应答。

胖子和鱼阳异口同声的问我,我们呢?我们明天干嘛?

我伸了个懒腰说,吃饭、睡觉,好好的休息。

“啊?”鱼阳迷惑的歪着脑袋。

我乐呵呵的说。咱们表现的越是淡定,他们就越发慌,明天小七她们把冰火的老板给干掉,几个小帮派的头目肯定害怕的不行,只要他们乱了。咱们就有机会,一击而退,鱼总明天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带几个兄弟把栾城区好好转转,找两个像样的楼层,咱们准备开两家夜场。

“咱们不是要抢他们的场子吗?”胖子不解的问我。

我轻飘飘的说,不抢!我要让他们求着把自己场子送给咱,要让那几个抱吴晋国大腿的小帮派后悔,直至怨恨吴晋国,眼瞅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干掉,吴晋国去不管不顾,你说他们心里能没意见吗?要知道人的怨恨可以激发很多潜力哦。

“吴晋国会不会跟咱开战?”鱼阳低声问。

我笃定的说,绝对不会!孔家倒台了,他现在肯定在寻找有力的后台,这个时候除非他脑子有病,否则绝对不会明刀明枪的跟咱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