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 杯弓蛇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我们哥仨又商量了会儿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具体方案,聊到一半的时候,王瓅和胡金回来了。

一进屋子,王瓅就沉着脸出声:“三哥,事情有点大条了。”

我笑了笑问,白天偷袭我的两个杀手是陆吾的人吗?感觉有些棘手?

王瓅点点头苦笑道:“是啊,白天那两个半吊子杀手确实是陆吾的人,不过他们只是过来警告一下,或者说通知咱们一声陆吾接下来刺杀你的任务,让咱们早做打算!”

胖子一下子炸了。龇牙咧嘴的捶打胸脯低吼:“卧槽!暗杀就暗杀,还他妈通知一下,陆吾是干啥的?哪个单位的,竟然这么嚣张!”

王瓅抽了口气说,陆吾在咱们北方不算太出名,不过在南方,特别是沿海的一些发达城市里很有名气,这个杀手组织毫无底线,一切以刺杀为主,擅长化妆和跟踪,成员实力普通,就是让人防不胜防。

鱼阳低声询问:“咱们只要小心翼翼的戒备点的话,他们应该也不好得手吧?”

王瓅不自然的笑笑说,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寻找破绽和隐匿,在金三角的时候,我听一个陆吾组织的成员说过,有次他们为了刺杀南方的一个富豪,伪装成那个富翁公司的保洁员,熬了将近半年最后得手,到现在都是个悬案。没人知道,富翁是怎么跟保洁产生交集的,要知道那富翁二十四小时身边都有保镖,上厕所、洗澡也不例外,所以我觉得这个组织挺恐怖的。

“恐怖?杀手?”我捏了捏鼻子头问王瓅,你可以联系上陆吾的首领吗?既然他们是求财的,咱们也可以拿财续命,昆西将军应该和陆吾的人关系很不错吧?

王瓅点点头回答,昆西将军和陆吾是朋友,刚才我给安佳蓓打过电话,安佳蓓说帮忙问问,晚点会给我答复,安佳蓓让我转告你,在她没给答复之前,一定不要伤了陆吾的杀手,陆吾睚眦必报,谁要是敢伤害他们组织的人,一定会血战到底。

“这是啥强盗逻辑?许他们杀咱,不许咱伤人?他们要是不来招惹三哥,鬼认识这个陆吾是个鸡毛掸子,咋地?陆吾的人长了三头六臂,还是后台党中央,怎么这么牛气呢?”胖子不干了,急头白脸的吧唧嘴巴。

我舔了舔嘴唇冷笑说,吴晋国不是喜欢玩暗杀么?那咱就奉陪到底。陆吾的人敢刺杀我一次,小七你们就给我做掉一个远东集团的高管,看来上次朱厌给的教训还是不够,把远东集团的高层管理全都干掉,我看看远东集团还能不能正常运行。

小七脆声问我。三哥我们现在就动手吗?

我冷着脸说:“去吧,白天陆吾的人刺杀了我两回,那今晚上咱们就送远东集团的两个高管归西,待会我让陈二娃给你们资料,注意安全,行动如果棘手,就马上退出闪人。”

然后我又望向胡金说,金哥你带上全部毒蛇堂的兄弟配合,小七她们现在可是毒蛇堂的人,还有让孙至尊给我抓紧时间改装几把手枪出来。他不是擅长把发令枪改成土枪么?

“已经在弄了,很快会出来一批土枪!”胡金点点头。

我又看向王瓅吩咐,阿瓅你待会也带几个恶虎堂的兄弟配合小七,今晚上头一次交火,争取做到完美!吴晋国想让我草木皆兵。我就让他先杯弓蛇影,只要远东集团乱成一锅粥,栾城区的几个小帮派吓得瑟瑟发抖,吴晋国就没精力琢磨别的,金融街马上步入正轨。狗杂碎肯定在想办法祸祸。

“三哥,我们都走了,你身边岂不是很危险?”王瓅尽忠职守的问我。

我淡定的笑着说,放心吧!陆吾的人今晚上肯定不会动手,咱们表现的越松懈,他们越觉得有鬼,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换成是你想暗杀,心里会不会犯嘀咕?

正说话的时候,胖子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几秒钟后递给我说:“云飞的电话,说是桥西区的场子有人捣乱。”

我接起来问,怎么了云飞?

“三哥,晚上一伙号称青年帮的小痞子把咱们的洗浴中心给围了。”刘云飞快速说道。

“闹事没有?”我怔了怔问道。

刘云飞说,暂时还没有,差不过七八十个小青年,手里拎着砍刀,把洗浴中心围堵的水泄不通,带头的一个小孩儿什么都没说,反而很客气的跟我说要包场。洪教官这会儿正领着十虎在门外跟他们对恃,咱家不少客人已经被吓跑了,你看,要不要跟他们干一下?

我思索了几秒钟后说:“不用,放他们进去。不是要包场吗?先收五万块钱的押金,拿他们当成普通客人对待就行,需要啥满足啥,走的时候再讹他们二十万,发票做的细致点。将来都是呈堂证供,谁要是敢闹事,就立马报警,我待会给马洪涛去个电话,小样儿还打算跟我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挂掉电话以后。小七她们也动身了,屋里就剩下我和鱼阳、胖子仨人。

“咱仨斗地主吧,鱼总顺便跟我讲讲家里什么情况,老长时间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崇州市现在发展咋样。”我盘腿往床上一坐。招呼哥俩玩扑克。

鱼阳慢慢跟我聊起了崇州市的事情,总体来说,崇州市现在风调雨顺,我们“王者”也基本成型,市区内有不夜城和一些夜场等灰色产业日进斗金的运行。郊区有两家大规模的制药厂和一些小型的家具厂蓬勃发展,解决了本地很多人的求职问题,“王者”俩字在崇州市的口碑特别好。

“那啥,我爸怎么样了?”我关切的问道。

鱼阳乐呵呵的说,老爷子现在生活可潇洒了,年前我们帮你家翻盖了房子,他从后山包了一片果园,每天就是养养花,溜溜狗,要不就是和程威、老洪他爸,还有陈圆圆她爸一起打打牌。”

“黑狗熊出狱了?啥时候的事情?陈圆圆是不是也回去了?”我惊愕的问道。

鱼阳点点头道,陈圆圆不是在石市吗?她爸是几个月前出来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回头你可以问问老洪,他一直负责保护老爷子他们的,来到路上我听老洪闲聊,说是四个老头跟小孩似的,经常打着麻将就吵起来了,然后谁也不理谁的生闷气。这次昆子替老洪保护他们老哥几个,把他爸也给弄过去了,说起来也奇怪,昆子他爸还有好几年才退休,也不知道昆子抽什么疯。拿自杀强迫他爸辞职。

“哈哈...”脑补那副场景,我不自觉的笑出声来,不管咋说大人们生活安逸就好,林昆他爸的事情我没多出声,相信他肯定也希望知道的人少点。

鱼阳接着说:“对了三子。我们还帮菲姐她家也从市里买了套房子,给菲姐她母亲开了一间小超市,有兄弟们捧场,生意很不错,菲姐她妈对你这个准女婿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真心有点感动。一直都在外面奔波,我确实没想过苏菲的家人咋安排,多亏了这帮弟兄们,我点燃一根烟凝重的说:“谢了,兄弟们!真心的。”

聊的正起劲的时候。就听到走廊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我们的房门“咣”的一声被人撞开了,一个小弟神色慌张的闯进来,冲着我喊:“三哥,不好了,外面突然来了几个警察,说是有人举报咱们藏毒,要彻底检查宾馆,还让您跟着去一趟栾城区的警局。”

“咱们藏毒?没特么搞错吧,操!吴晋国真是够丧心病狂的,这种理由也能想出来,三哥你和鱼总从屋里呆着,我出去看看咋回事!”胖子急躁的站了起来,打算出门去看看。

“胖子,你先等会儿!”我眯缝眼睛看向那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弟问:“你们是那个堂口的?胡金的毒蛇堂吗?”

那小弟的身上穿着我们王者的统一服装,黑色小西服,胸口的地方绣着“王者”两个金色的小字,因为王者的制服都一样,所以很难分清楚具体是哪个堂口的人。

“是的三哥,我是金哥的马仔!三哥您看咱们应该怎么办?外面警察还在等着。”那小弟擦了擦脑门上的细汗,焦急的问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