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 意外收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这名满目着急的小弟,我很突兀的笑了,而且还是前俯后仰的大笑起来。

已经走到门口的胖子错愕的问我:“三哥你没事吧?不就是几个破警察吗?咱们一没违法,二没犯罪,不至于气成这样,我去打发走就好了!”

鱼阳也站起身子安慰,三子不用生气,再把自己气坏了划不来。

对于两个兄弟的关心,我置之不理,反而很生硬的转移话题问:“鱼总,白天有两拨陆吾组织的人杀我,然后又很嚣张的逃跑了是吧?”一边说着话,我一面将旁边的大枕头抱在怀里,就跟普通朋友聊天一样。

鱼阳点点头说,是啊!两个杀手的脚法都很伶俐。一击不中后就迅速逃离,门口还有不熄火的汽车接应,特别的狡猾,怎么了?

“这样啊?”我瞄了一眼距离我四五米开外的那个小弟,猛地站起来冲站在门口的胖子大喝:“胖子。给我把门关上!鱼总揍他!”

话音还没落下,我飞快的跑过去,跳起来就是一脚踹向那个小弟,鱼阳和胖子反应稍稍慢了半拍,不过还是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胖子“咚”的一下将房间门合上,倚靠在门上,断掉了对方的退路,鱼阳两个跨步欺身过去,伙同我一起朝着那个马仔的身上“咣咣”狂踹起来。

被我一脚踹躺在地上的马仔两手抱着脑袋,蜷缩起身子,委屈的一个劲求饶嚎叫:“三哥,我到底哪做错了?”

我没理他的话茬,跟鱼阳仍旧没头没脑的照着他的脑袋、身子狂跺,同时我顺手抄起边上的凳子。捶篮子似乎的举起来往他身上狠招呼,直到把凳子砸散架,我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嘿嘿,兄弟你想不想知道自己哪做错了?”

“还望三哥明示。”那小伙被我和鱼阳踹的一脸是血,身上的黑色西服全都是脚印,死狗似的趴在地上浑身直打哆嗦,姿势和语气都符合正常人挨完打以后的样子。

我捡起旁边的枕头再次抱在怀里,冲他说:“装扮满分,说话的语调和策略满分,其他的都是负分,陆吾的兄弟,你好啊!”

“陆吾的人!”胖子和鱼阳同时惊诧的出声。

被我一口喊破身份,那个马仔也不再继续伪装,很痛快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了两下自己身上的脚印,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其平淡,一语不发的看向我,大有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意思。

我长吁了一口气说:我跟你们陆吾无怨无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事儿我懂。不过劳驾你通知一下你们在这边的首领,暂时别来招惹我,等着上面的通知,OK吗?”

“你真的放我走?”那青年瞬间有些不敢相信。

我笑了笑说,为什么不呢?刚才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吗。咱们无怨无仇,请便吧!你要是怕没法完成任务,就拿匕首捅我一下,记得按照我刚才说的回去汇报,谢谢!

十多分钟后,那个杀手离开房间,鱼阳拿拖把清理地上的血迹,我若有所思的把玩着插在枕头上的匕首,胖子凑在我跟前憨笑,三哥你真牛逼。刚才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那家伙是个杀手的呢?我瞅他的穿着打扮跟咱家兄弟没差别,而且长相看起来也挺熟悉的。

“这就是大众脸的好处,长得越平凡就越人让觉得熟悉,类似你这种猪腰子脸,就算往脸上贴二斤面粉。也仍旧能被人一眼认出来。”我调侃的笑了笑,抓起那柄匕首隔空挥舞了两下,“嗖,嗖”的破空声听起来格外带劲,看得出这个陆吾组织确实很成规模。用的匕首质地特别精良,大概只有半根筷子那么长,刀刃上寒光凛凛,刀把的地方特意镌刻了“陆吾”两个小字。

“三哥,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发现刚才那小子的马脚呢。”胖子捏了捏自己的胖脸,讨巧的冲我贱笑道。

我乐呵呵的说,因为毒蛇堂的兄弟我全都认识呐,而且他们也不可能穿制服的,除了我和胡金。几乎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那如果他说自己是狂狮堂或者巨鳄堂的人,你会不行信?”胖子接着问我。

我点点头说,会信!只不过我当时正处在警备的状态,还是会下意识的问他一些别的问题,鱼总知道为啥白天那俩陆吾的杀手能跑掉不?下次再整他们就得来了瓮中捉鳖。

鱼总撇了撇嘴巴说。拉倒吧,你这方法对我们来说根本行不通,你可以随便玩自己的小命,我们哪有内个胆子?发现有不对劲儿,肯定第一时间动手,只要一动手,他们就有机会跑掉。

“说的也是这个理儿,来呗!继续打牌,胖子记得明天提醒小七,远东集团又欠咱们一条高管的命!”我晃了晃手臂。将那柄匕首收进自己的怀里,陆吾组织的专用匕首挺不错的,长短合适,锋利异常。

我们玩了十多分钟牌,就听见外面的走廊里一阵吵吵闹闹的喧哗,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胖子赶忙走出去询问。

没多会儿胖子满头虚汗的跑回来喊叫,三哥,死了..三哥,死了!

我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骂:“说的什么屁话,到底怎么了?”

“刚刚那个杀手死了!”胖子深呼吸两口冲着我说道。

“啥?谁干的!”我“腾”一下站了起来,赶忙往出走,一路小跑下旅馆,看到旅馆门口聚了很多我们“王者”的兄弟,路边停着一辆前脸有些变形的面包车,车的后轮底下还压着一个人,血迹拖出去老远,血糊拉茬的,看起来特别的凄惨,面包车的驾驶座里没有任何人,估计是肇事逃逸了吧。

被撞死的那人身上穿着我们王者的制服,模样依稀可以辨认的出来就是刚刚的那个陆吾的杀手。

“怎么回事?”我随手拽住一个兄弟问道。

“不知道啊三哥,我们刚刚在屋里躺着,听到外面有人喊撞死人了!我就跟着大家出来看热闹。”被我拉住的兄弟,迷惑的摇摇脑袋。

“唉,也是倒霉催的。”我无奈的吐了口唾沫,朝看热闹的那些兄弟挥手喊道:“都回去吧,不是咱们王者的人,都看好自己的衣裳,别被人偷掉。胖子报警,就说发生交通意外了...”

报完警以后,我们仨重新回到房间,一边跟他俩玩扑克,我一边琢磨这件事情。很显然有人要嫁祸我们,幸好那人是在门外被撞死的,不然真就解释不清楚了,我们玩到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小七一行人回来,看上去都很风尘仆仆,不过精神状态很不错,也没人受伤。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朝胡金问道。

胡金乐呵呵的说,买二赚一,根据二娃给的资料。远东集团的两个高管刚好约在一起从裕华区的一个温泉中心里享受,小七她们几个伪装成按摩技师进去动的手,做掉她们的时候,刚好还有一个远东集团的高管,小七干脆一块送下去了。

“没露出什么马脚吧?”我叼着烟问道。说老实话我是个正常人,张张嘴皮就去掉几个人的性命,有时候真的很不忍,但是对上岛国人的时候,我却一点这方面的心理障碍都没有,尤其是对方还是稻川商会的身份,我杀起来更是觉得特别理所当然。

王瓅摇摇头说,绝对没有,我们是同时动手的,小七她们走进按摩房。我和金哥带人切断了那家温泉洗浴的总电闸,小七还有个意外消息告诉你。

“哦?”我好奇的问道小七。

小七捋了捋侧脸的碎头发低声说:“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一个远东集团的高管试图拿消息保命,他告诉我,吴晋国从国外聘请了一个脑科的医学专家,好像是给什么人治病。”

“给什么人治病,脑科的。”我一下子想到了白狼,上次北京之行,苍蝇给白狼注射了一种破坏脑神经的药物,苍蝇说白狼就算是苏醒,智力肯定也下降,吴晋国聘请国外的脑科专家,难不成是要救白狼?那白狼的小命可真值钱了。

“小三爷,还有一件事情,关于二娃的..”胡金叹了口气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