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2 沸腾的油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疯了一般扑到胖子的身上,拿自己的后背当盾牌替他抵挡进攻,狂风暴雨一般的片刀和铁管劈砍到我身上,我拼尽全力的扯开嗓门嘶吼:“胡金,再他妈不滚出来,就等着给老子收尸吧!”

听到我的咋喊,大头明显慌了,狠狠一刀劈在我的脊梁上,惊慌失措的指挥周边的小弟:“砍死他们,快...快点!谁杀了赵成虎,我给谁拿十万!”

雨点一般的刀砍棍劈落在我的头上和后背上,我扯开嗓门嘶吼胡金的名字,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晕厥过去,胖子被我压在身上,哭嚎着呐喊:“三哥你让开。别管我,走啊!走!”

“给我他妈闭嘴,傻狗!我是你哥,老子有义务保护你!”我拿两只胳膊搂住胖子的脑袋,生怕他的头会被人伤害到。鲜血顺着我的脑门往下流淌,模糊我的视线,甚至还有不少流进我的嘴里,我彻底放弃了呼喊胡金,心里暗想,一切就听天由命吧,今天死了是命,没死就是运。

越来越多的武器狠狠砸在我的身上,我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眼皮也越大的沉重起来,身子下面的胖子急的已经哭出声来“哥,你让开行不行,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呜呜呜...”

“闭...闭嘴,傻狍子!”我此刻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低吼,此时我心里就一个念头,除非我死了,否则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伤害我兄弟,猛不丁我的后脑勺不知道被什么重物给狠狠砸了一下,我脑子瞬间“嗡”的一声,再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帘,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脑袋,直接趴在了胖子的脸上。

“三哥,三哥,哥!你怎么了?要不要紧!”我眼瞅着胖子的嘴巴张张合合,可是他的哭喊声却好像距离我越来越远,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可是怎么也抬不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卧槽,小三爷!”

听到这声咆哮,我知道我们得救了,长长的松了口大气,之前一直强撑着精神不敢让自己昏迷。这下总算可以彻底放心了,嘴里忍不住咒骂一句,胡金你个王八犊子,可算他妈来了。

在我即将闭上眼的那一刻,我看到胡金带着十多个我们王者的兄弟怒气冲冲的从拐角处狂奔而来。而我的眼前一黑,陷入晕厥。

也不知道昏迷多久,反正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刺鼻的消毒水味熏的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我稍稍挪动了下身体,就感觉浑身的皮肤好像都要裂开了。

床头是几台测试心率和血压的机器,我完全赤裸着身体,胳膊上插着好几根不同颜色的输液管,上半身裹满了纱布。腿上也涂满药水之类的东西,发出“滴滴滴”的声音,整个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极其的安静。

我眨巴了两眼眼睛回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最后的危急时刻好像是胡金带人冲过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受伤没有,胖子到底怎么样了,之前胖子伤的特别重,有几刀都砍在他脑袋上,这小子千万不要有事啊!

我不敢乱动。只要稍微一动弹浑身就火烧火燎的疼,只能像个木乃伊似得保持静止状态,大概过去十多分钟,两个护士边聊天边推门走进来。

“护士姐姐,你们好...”我朝着她们轻唤一声。

“咦?你这么快就醒了?”一个护士满脸惊奇的望向我,快步凑过身子,检查了一下床头的几台机器,关切的问我:“感觉哪里不舒服吗?有什么头晕恶心的反应吗?”

我干笑说,哪都不舒服,请问您。是谁把我送过来的?我的朋友们在吗?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喊进来。

“你的朋友现在好像现在都不在,不过你女朋友在门外,需要帮你喊进来吗?”护士想了想后问我。

“我女朋友?”我有些迷惑的皱起眉头,难道苏菲得知我受伤的消息,又从上海跑回来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真是造孽了,可是兄弟们都跑哪去了?怎么一个人也没留在医院,我来不及多想,赶忙说:“那就拜托您了!”

两个护士准备离去的时候,我又赶忙问:“对了,请问有没有一个大胖子跟我一起被送进来?他还好吗?”

护士点点头说:“确实有一个大胖子也在抢救,他的情况比你还要危险,颅内大出血,几个专家医生正在实施抢救,你千万不要乱动。你的肺叶伤到了,如果不是身体素质好,估计...”

“好的,谢谢!”我点点头,总算明白。为什么呼吸都觉得无比的艰难,敢情是肺叶受伤了。

护士离开病房,我脑子快速转动,寻思着

待会应该怎么安慰苏菲,越想我越愤怒。狗日的吴晋国这次玩的真高,给我整了一套连环计中计。

先是安排两个“陆吾组织”的杀手偷袭我们,接着又让大头直奔要我们的命,整个过程虽然不说精妙,但是胜在步步为营,这其中栾城区警局和政府办公室那帮大佬们肯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我不相信江梦龙对这件事情不知情,狗日的没有表态,也就是说默认了,我恨恨的咒骂:“草泥马,江狗赖子!老子早晚把你送给第九处。”

因为太愤怒。不小心扯动我脸上的伤口,疼的我忍不住“嘶,嘶...”低吼两声,这个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披肩发。穿件镂空长衫的年轻女孩子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时候,我楞了一下,轻声念叨:“杜馨然?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护士嘴里刚刚提到的“女朋友”竟会是杜馨然,见到我眼珠子来回瞟动,杜馨然惊喜的凑到我身边问。成虎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我马上喊医生过来看看,不用跟我客气,这家医院是我们家的,安全问题绝对可以保证。

“你们家的医院?我昏迷了多久。我的朋友他们都在哪?”我连珠炮一般的问出心里的想法,昏迷了一阵子我感觉自己好像都和世界脱轨了一般,生怕兄弟们会一冲动闹出大乱子。

杜馨然微微笑了笑说,你别着急,听我跟你慢慢说...

十多分钟后,我大概清楚了目前的状况,我现在躺的地方是栾城区的人民医院,就是上次胖子和柳玥中煤气住的那间医院,不过已经被杜家给收购了,改成了私人医院。胡金把我送过来的时候,医院不接受,刚好杜馨然在医院看到了,就把我们接管下来,有杜馨然的保证,胡金他们才放手离去,而我实际并没有昏迷太久,从被送进医院到现在满打满算不过四五个钟头。

“我的那帮兄弟们呢?他们现在什么情况,不会跟远东集团干起来了吧?”我焦急的问道。

杜馨然犹豫了一下说,一句话两句话很难解释清楚。反正特别混乱,现在整个石市就好像个沸腾的油锅,栾城区几乎所有酒吧夜场都被你们的人砸了,市区远东集团的两家手机工厂莫名其妙着大火,扑灭了好几次。又烧起来很多次,栾城区现在已知的,有四个社会大混混死于非命,其中包括把你伤到医院的那个大头,他被人凌迟了,听说特别惨,弄死以后,扔到了远东集团的公司门口,桥西区,裕华区,长安区凡是有稻川商会影子的店铺几乎都被砸,石市警局全员出动,好像已经抓了你们不少人了。

“这帮傻狍子,警局现在抓了我们多少人?”我揪心的问杜馨然。

杜馨然摇摇头说,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你们的人实在太疯狂了,源源不断的从崇州市和临县往石市转移,江梦龙亲自过来找过你两次了,需要我帮你联系江梦龙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