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 兄弟,我求你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杜馨然的话,我眼前又是一阵眩晕,差点没再次昏迷过去,这帮虎犊子到底是他妈要干啥,我只不过是被人偷袭了一把,怎么一个个好像疯了似得。

以前我又不是没有被人偷袭过,也不是没住过院,这次他们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眼瞅着就快到石市换届的大日子,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闹事,不是摆明了往枪口上撞吗?我估摸着江梦龙此刻肯定恨不得弄死我。

不对!这其中肯定是有啥误会,胡金是个暴脾气,刘云飞的性格也不怎么好,可是伦哥和唐贵不可能沉不住气,鱼阳和老洪也很稳当,就算石市的所有兄弟都暴走了,可是家里的林昆不傻,怎么会由着大家的性子来呢?杜馨然说的很清楚,崇州市和临县源源不断的有人赶赴石市。说明这事儿林昆和瓜爷应该是都知道了,既然他们知道还会赞成,就说明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见我瞪着眼睛一语不发,杜馨然声音轻柔的问我:“成虎,需要我帮你联系一下江梦龙吗?他说等你醒了,让我务必第一时间联系他。”

“馨然。我问你!战斗是怎么开始的?把我送进医院以后,胡金他们怎么会直接走的?”我眼巴巴的望向杜馨然,感觉自己现在像极了废物,除了眨巴两下眼睛,其他事情都干不了。

杜馨然想了半天后出声说,当时把你送进医院...送进来以后我就安排最好的医生帮着你检查身体,那会儿胡金在打电话,好像把你的朋友们都喊过来了,后来医生告诉大家,你的肺叶伤到了,胖子的颅内大出血,当时很多人就嚷嚷着要跟远东集团的开战,不过被一个胳膊纹花臂的男人给拦下来了。

“后来呢?”我皱着眉头问道。

杜馨然竭力回忆了半天后摇摇头说,后来我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散的?当时人很多,也特别混乱...

说着话杜馨然猛的提高嗓门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后来他们中有人接了一个电话。很大声的说,你们的洗浴中心被人给砸了,接着那些人全都愤怒了,再然后江梦龙来了,也不知道和他们说了几句什么,他们没一会儿就散开了。

“江梦龙来了?江梦龙不是在我们的人和稻川商会开战以后才出现的吗?”我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我刚被送进医院,江梦龙就知情了,这里面看来猫腻不小。

杜馨然摇摇头说,江梦龙一共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你刚住院没过多久就来了,嘘寒问暖了很久,交代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救治你,只不过当时情况太紧急了,我记忆力有些偏差,把这两次混为一谈了。

“嗯,你接着说。”我示意他往下说。

杜馨然歪了歪脑袋,有些不确定的说,江梦龙走了大概过去半个多钟头吧,马哥也急匆匆的跑到医院,告诉我,石市乱了!你们王者的人都疯了,当时你在昏迷,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江梦龙走的时候还从医院要走一份你和胖子的检验报告。说是看看能不能联系几个权威的医生,当时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没有太注意这些细节,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杜馨然臊红着脸,声音很低的问道:“成虎,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你没参与过,我可以为你做证明,就算石市打的天翻地覆,也不是你挑唆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可以保我平安,是不是也能保证我的兄弟都没事吗?”我侧头问她。

杜馨然怔了怔后摇头说,不能!这次闯的乱子实在太大了,栾城区的警局和区政府都被你们的人给拆了,据说如果不是被江梦龙压着,估计已经捅进省里去了。

“所以,我没得选!这件事情不管发展到多严重,我都必须得收这个烂摊子!他们是我的兄弟!”我咧嘴笑了笑。

杜馨然刚要说话。我摇摇头打断,轻声喃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兄弟们如此丧失理智,以林昆的智商和为人处事,不应该也跟着这么闹腾的。”

“馨然,拜托你。帮我出去打听一下事情的起因到底是什么,现在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如果可以的话,帮我联系到伦哥或者林昆,我相信以你们杜家的能力,找到他们绝对小菜一碟。”我朝着杜馨然说道。

杜馨然点点头说。好!你等我一下。

看她走出病房,我凝望着雪白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为啥心里竟然一片宁静,即便知道兄弟们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我仍旧没有一点害怕的想法,或许是因为有江梦龙参与的缘故吧。

我深呼吸两口盘算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杜馨然猛的又推开门闯了进来,很焦急的冲我喊:“成虎,胖子的情况很不稳定,医生们已经采取了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杜馨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应急预案很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如果胖子挺不过去,可能就...可能就...

“可能会怎么样!”我“腾”一下坐了起来,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焦急的望向杜馨然大吼,带我去见他!

“成虎你现在的身体,根本不能做太大的运动。你不要着急,几个这方面的医生会全力以赴的,你又不懂医生,去了反倒是添乱!”杜馨然伸手拦住我,试图想要把我按倒在地上,可是又不敢太用力,害怕会弄疼我。

“带我过去!”我一眼不眨的盯着杜馨然,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我朝杜馨然悲鸣,他是我兄弟,他现在肯定特别需要我陪在旁边,我保证我不进手术室。保证不会影响任何,只从门外喊话,告诉这个傻狍子我在,他哥在!拜托你了!

杜馨然犹豫几秒钟后叹了口气说,好,你等着我!我去推把轮椅过来。

我着急的喊叫。咱们走着过去就行,我能行,我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

杜馨然望着我,咬了咬嘴唇搀扶起我,慢慢的走出门口,我光着脚丫踩在凉冰冰的地板上。感觉反而清醒了很多,身上的伤口疼的要命,几乎每往前迈一步,我都是咬着牙硬挺。

手术室门前,我像根棍子似得呆滞的杵在门前,望着厚厚的玻璃,脑海里思绪万千,我顿了顿朝着里面喊叫:“胖子,哥来了!哥没事,你他妈也给我挺住!别装死,好了以后咱们一起喝酒泡妞!”

说着话,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掉出来,一路走来,我很不易,王者的兄弟们也都很不易,但胖子却是我们这帮人里最不容易的一个,从小到大。光是为了我挨打,扛刀他就不知道住过几次医院,后脑勺上有两条不长头发的刀疤,都是为了我挨出来的。

可我却总是特别苛刻的要求他,甚至还把他赶出王者,让他像个流浪者一般在外面流离失所。可是我被阎王陷害,丢进法庭里,差点判刑,这个棒槌却不管不顾的想要去劫狱,真是特么个傻兄弟!

从县城到崇州,再从崇州到石市。胖子总是习惯性的默默无闻,为了能够跟在我们身边,他不在乎自己扮演什么身份,不管我说什么难听话,他都咧嘴嘿嘿一笑,可是每当我受委屈,他和王兴总是最先冲出来,我问过他为什么,他当时特别板正的告诉我,因为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我慢慢蹲下身子,朝着手术室里大声喊叫。死胖子,你他妈赶紧给我好起来,不然老子都没法跟柳玥交代,你是不是又想让你家玥玥给我难看,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你一句话的事情,以后我是三弟,你是胖哥好不好?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满头大汗的跑出来,我赶忙问他们,我兄弟怎么样了?

“病人心率不稳,随时可能休克。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能力!不要妨碍我们取相应的器材。”一个医生冲我简单简单说道。

我一把攥住他的领口大喝,不是尽力,是他妈一定!我兄弟不能有事,否则我让你...

“赵成虎,你疯了!快松开!”杜馨然赶忙拉开我,我望着手术室。半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胖子!兄弟,我求求你了兄弟,千万不要有事,老子还等你带我去潇洒,老子还没欺负够你,老子他妈不能没有你。

我嚎啕着趴在地上,脸上被泪水和鼻涕糊满,念经似得呼喊,从当初我俩在公共厕所因为一枚硬币结识,再到这些年共同走过的风风雨雨,一字不差的念给手术室里的胖子听,故事讲完了,我嗓子也哑了,手术室的两扇门迟迟没有打开,我跪在地上,身上很多伤口都给绷开了,将包裹的沙发染红,身上的伤很疼,我的心更疼。

“成虎,我家里人打听出来你们王者疯狂的原因了。”杜馨然轻轻拍了拍我肩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