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 你话真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馨然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进旁边的器材室里,半分钟不到她拿出来柄一指来长的手术刀递给我,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放心吧,我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没跟我说过,待会江梦龙来了,你回避一下,我赵成虎虽然是个盲流子,但是最基本的人性还是有的。我就一个请求,帮我保好手术室里的两个兄弟。”我朝杜馨然笑了笑。

我大概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毕竟这些事情我都是通过杜家的耳目才弄清楚的,杜家虽说是石市的四大家族,但是今非昔比,跟风头正劲的江梦龙叫板肯定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成虎,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杜馨然犹豫不决的看向我,像是下定很大的决心。

我微笑着摇头说,不用,你已经帮我很多了,再继续帮下去,我都不知道将来应该怎么偿还,不管怎么说,真心谢谢你了!

杜馨然咬着嘴唇,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我把手术刀随手掖到胳膊的绷带里面,我的胳膊和上半身缠满了纱布,远远的看过来好像个成精的木乃伊,我仍旧保持半跪的姿势匍匐在手术室的门前,静静的等待江梦龙的到来。

五六分钟后,一阵“哒哒哒”的皮鞋声踩着地板由远及近。

“成虎,江书记来了..”杜馨然站在我身后轻声念叨,然后跟江梦龙打招呼“江叔叔,您来了!”

“哦。”我没有回头,仍旧保持原本的姿势。

紧跟着就听到江梦龙爽朗的笑声“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成虎,你可担心坏我了。”

“谢谢江书记关心。”我依旧没有回头,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馨然你帮江叔叔去倒杯水好吗?我有点渴了!”江梦龙声音可掬的打发杜馨然。

听到杜馨然的脚步声慢慢离去,我才回过去脑袋,目光直视站在我身后两三米开外的江梦龙,我看着他,他也盯着我,我们两人谁也没说话,就死死的盯着对方的眼眸。

对视了大概半分钟左右,江梦龙扬起嘴角笑了,像是没事人一般的问我:“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年轻人就是好,自愈能力强呐。”

“身体还好,不过我心里觉得很冷!”我舔了舔嘴角,指了指自己身上缠着的绷带,又朝手术室的方向努努嘴说:“太狼狈了,不知道怎么就着了道,实在是怪丢人。”

“做事毛毛躁躁,你是不知道你们今天给我闯了多大的篓子,栾城区死了几个大混混,远东集团的两家手机厂被毁,还有..”江梦龙叹了口气。一副为我着想的模样。

“呵呵..”我冷笑着打断他的话,真的挺膈应他这副惺惺作态的虚伪面孔,侧了侧脖颈说:“我今天有两个过命的兄弟命悬一线,一个躺在我身后的手术室里面,半只脚踏进鬼门关。还有一个不翼而飞,不知道是死是活。”

江梦龙俊朗的五官瞬间皱在一起,语气不善的冷啸,你是在质问我吗?知不知道为了压下来这件事情,我费多大的周折,赵成虎我跟你合作,但不是你爸,会事事顺着你。

“我想知道陈花椒是被谁枪击的。”我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颊。

江梦龙皱着眉头喝斥,你这是什么态度?怀疑我吗?如果是我干的,我会让他还有机会被送进医院?警队和卫戍团里有的是神枪手。一枪爆头的那种!

“不敢。”我踉跄的站起来,望了一眼站在走廊口的两个哨兵,朝着江梦龙轻笑说,江书记是一个人来的吗?

“怎么?难道你还想杀我不成。”江梦龙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往我跟前迈了两步。几乎和我脸对脸的站立,我犹豫了半晌,想要将掖在绷带里的手术刀拿出来,最终还是没有动手,朝着江梦龙问:“这次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

“暂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抓了你手下几十个小马仔上去凑数,不过你的金融街怕是不保了,上面肯定不会允许这么具有标志性的建筑落在一伙暴徒的手中,所以你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至于吴晋国,他偷税漏税被查出来了,过几天会遣送回国,你们两边也算没输没赢,确切的说。应该是你赢了,输掉两条金融街,赢下大半个石市,将来咱们强强联手的话,王者必定腾飞!”江梦龙长舒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说,日子还长,不要在意眼前的得失。

我笑了,很突兀的咧嘴“哈哈”大笑起来,我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兄弟们跟远东集体打的如火如荼,金融街都没有事,敢情江梦龙早早就给自己预定了,他要的不止是业绩,更是我们投资了无数人力和财力的金融街。

见我哈哈大笑,江梦龙也咧嘴笑了,我俩就好像一对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般,猛地我两个跨步冲到江梦龙的身前,同时把手探进藏手术刀的纱布里,寻思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江梦龙给弄死得了。大不了完事以后我一个人把罪责扛下来,开始四处逃亡,王者交给林昆,相信金融街肯定还是在我们手里。

这个时候,走廊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两个哨兵的怒喝:“干什么的!”

我动作一滞,又快速将手术刀给压了回去,朝着走廊口望去,江梦龙同样也回头看了过去,就看到一群穿白色西装的青年出现在走廊口。大概能有二十多个人左右,走在最前面的人身材挺拔,脸上戴了一副大墨镜,模样也很熟悉,居然是天门的张竟天。

两个哨兵很粗野的拦下张竟天。

张竟天轻蔑的耸了耸肩膀,回头朝身后的马仔摆摆手:“打!”

二十多个穿白色西装的天门小弟,如狼似虎一般的围住两个卫戍团的哨兵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卧槽!”我忍不住惊呼一声,这张竟天真是够牛逼,卫戍团的人说干就干,一点不带惯着,自己的小弟暴揍哨兵,张竟天插着口袋,一脸玩世不恭坏笑的走到我们面前。

“哟呵,你这是要去演话剧吗?你演什么?鞋垫精?”张竟天调侃的围着我来回转了两圈,然后拍了拍我肩膀说,听说你们王者今天厉害了,把石市都给翻了底朝天。

“四哥,您别嘲讽我了。”我缩了缩脖颈,有点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跟自己哥哥告状似的低声道,看看我这副惨样。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哈哈,年轻人嘛,挨两回打才能长得快,除死无大事!”张竟天拍了拍肩膀,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明知道我肩头有伤,拍的还异常的用力。

旁边的江梦龙面色平常的盯着张竟天看了半晌,“噗”一下笑了出来,声音冷冽的说,流氓头子我见得多了,但是像阁下这么目中无人的,我还真是头一次碰上。

“流氓头子?谁啊?是说你吗,小三子,你现在都混成流氓头子了,厉害啊!”张竟天夸张的捂着嘴巴。

“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认得我吗?”江梦龙不愧是当领导的人,吓唬人都吓唬的这么有水平。

张竟天撇撇嘴,摇着脑袋说,不认识!也没必要认识,我是来医院是探望我小兄弟的。不乐意跟一些阿猫阿狗挂上钩,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该干嘛干嘛去吧,小三,四哥这次来。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关于你那条天金融街,我请了几个经济学方面的专家看过,绝对能挣到钱,不知道我现在融资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张竟天这一逼装的真心有国际水平,石市堂堂的二把手被他比喻成阿猫阿狗,可想而知江梦龙心底的愤怒,江梦龙掏出手机打个电话道:“喂,我是江梦龙,现在在栾城区的杜家私立医院,给我调派一个中队的特警过来,我发现了一伙形迹可疑的境外分子。”

“得!看来大哥又要到看守所去蹲了几天了,真是倒霉催的,我就知道摊上你,准没好事!”张竟天无所谓的摸了摸下巴颏,用看白痴一般的眼光瞟了一眼边上的江梦龙。

接着又冲着我说:“抓紧时间让人回崇州市才是正经事,别自己老窝被人端了都还不知道为啥,金融街是你的就永远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之前我说过咱们两家合作,可不止是说说而已,待会儿陆峰会给你送个地址,陈花椒挺安稳的,有功夫你还是查查自己内部吧,他不是被某大领导伤的,还有让他二叔和他爹都老实点,一大把年纪了,别那么毛躁!能帮你的不多,毕竟你以后还得从石市久混,这次你们闯的大祸,我帮你处理掉,就当是替王者打一次名声,不过敌人还得你们自己慢慢处理。”

“阁下凭什么处理?”江梦龙似笑非笑的望向张竟天。

“就凭我叫张竟天!”四哥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撇撇嘴道,还有,你话真特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