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 转危为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椒退出王者了?”我惊愕的长大嘴巴。

林昆点点头回答:退了,他跟瓜爷坐第一批车已经回临县去了,走的时候让我一定跟你说声对不起,我是通过第九处的情报系统找到的他,受伤以后他被天门的人从医院带走的,天门的人也没有坏心眼,就是防止他再次被人暗杀,石市的这锅粥越搅合越乱。

“谁枪杀的他,查出来没有?”我皱了皱眉头问题。

林昆摇摇头说,没查出来,也不想细查了,花椒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哀求我不要继续往下查,当时我们带人包抄了远东大厦,远东大厦里有人放冷枪。咱们伤了几个兄弟,死了两个,当时大家都红眼了,也顾不上多想什么,直接就冲进远东集团跟稻川商会的人火拼起来。事后我后知后觉才想明白花椒确实不是被吴晋国的人伤的。

“嗯?你为什么能这么确定?”我皱了皱眉头。

林昆脸色冷冽的说,因为花椒是后背中的弹,也就是说开枪的人是在咱们的人堆里的隐藏着,而参与包围远东大厦的兄弟是恶虎堂和山鹰堂,恶虎堂的忠诚问题。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有些事情不能挑明,花椒其实回临县也挺好的,不然更容易出乱子,他要是真有点好歹,到时候可真是大动乱了。

林昆狡黠的眨巴两下眼睛,一语双方的安慰我,我们都知道彼此的意思,陈花椒如果真出事,王叔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十多年前可以祸乱石市的血色,加上这么多年的沉淀,锋芒或许没有了,但是杀伤力一定更加强横。

“我懂了,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有分寸。”我点点头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去?崇州市不能没有主心骨。

“一会儿吧,等确定胖子安然无事,我再走,这次的事情比较麻烦,回去以后我先得给第九处一个交代,不过还好,你和死胖子都没事,我心也能沉下来,本来王兴是打算从上海回来的,被我拦下了,我寻思如果咱们团灭的话,王者总得留颗种子,不过还好这步棋赌对了,通过王兴的嘴通知了天门的人。”林昆伸了个懒腰。

斜楞眼睛瞟了我两眼,从怀里取出一把枪递给我骂:“以后特么涨点心眼。别动不动就寻思拼命,王者是你的,谁都取代不了,我不行,雷少强也不行。你是我们所有人中间的那杆秤砣,你想想如果没有你,雷少强会服我吗?我会服胡金吗?又或者王兴和胖子能听别人使唤吗?所以你倒下,就意味着王者分崩离析,别拿自己的小命玩,你是在玩整个王者!”

“知道了,别特么絮叨了,老子还是个病人呢!水给我喝一口。”我佯作不耐烦的撇撇嘴巴,伸手抢过来林昆手里的半瓶矿泉水,掩饰自己有些发红的眼圈。其实我心里感动和自豪到了极点,曾几何时我只是一个背人肆意凌辱的怂蛋,哪想到有一天会左右一个组织,几百人为我前仆后继的搏命。

看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沉闷,我故意逗比的推了林昆胳膊一下嘟囔:“你没艾滋吧?”

“不喝拉倒。”林昆装作要抢回水瓶。

我推开他的手。将瓶盖拧开,仰头咕噜噜的喝了个底朝天。

“算了,谅你小子也得不了那么高档的病,充其量只能染上个尖锐湿疣啥的。”我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迹,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手术室门口柳玥满脸挂泪的望着里面。

“玥玥,对不起,胖子这回又是为了我才受的伤。”我走到柳玥的身边轻声道歉。

柳玥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摇头哽咽,这次不怪你,事情经过我都清楚,如果没有你护着,胖子肯定不止是这样的,可我心里还是会特别的疼。

“我懂的,每次我受伤菲菲也一样的揪心,有时候确实是我们男人太自私了。不懂站在你们的角度考虑。”我伤感的抽了抽鼻子。

柳玥咽了口唾沫,犹豫了半晌后开腔:成虎我不懂你们男人的事情,也不理解称王争霸到底有多重要,我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和天底下所有女人一样。我爸说过很多次,可以帮我们办出国,也可以给胖子找份像样的工作,可胖子说啥不走,甚至还因为这件事情跟我闹分手。我从来不盼着自己男人多么优秀,他有本事,我们就吃香喝辣,没本事的话,我们就吃糠咽菜也五所谓。可我真的受够了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每次一听到他住院,我的心都快揪出来了。

“你需要我怎么做?”我咬着嘴皮问他。

柳玥深呼吸两口气没有出声,脑袋低的很低,声音小的如同蚊鸣一般的喃呢:“我好羡慕陈珂...”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呼啦”一下开了,几个医生和护士咬着脑袋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小声的窃窃私语,看到他们摇脑袋,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慌忙拽住一个医生问。大夫,我兄弟怎么样了?

“啊?他还..还好,应该是度过了危险期!”被我拉住胳膊的医生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回答。

我横着脸低吼,还好?还好你们为什么摇头?谁特么也不许走,苍蝇呢?苍蝇,你给老子滚出来!

“别喊了我的哥,敢不敢让我喘口气,催命啊!”手术室里传出苍蝇干哑的声音,接着苍蝇斜戴医生帽。白大褂敞着怀走里面走出来,苍蝇咬着烟嘴一脸的疲惫,走起路来有气无力,感觉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似的。

“胖子咋样了?”我急促的问道。

苍蝇摘下来脑袋上的帽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倚靠在墙壁冲我瞥眉毛:“我可是第九处的精英,你当跟你开玩笑呢,有我出手,自然是药到病除,呃?昆哥也在。那我就不吹牛逼了,让我休息一下,我这会儿真的快累晕了。”

“那这些医生为什么摇头?”我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这位先生,用一分钟的时间给患者开颅,取出脑子里的血块。又用一分钟的时间缝合伤口,真的是神乎其技,我们摇头不是因为患者出什么问题了,而是感叹我们都肯定做不到。”旁边一个年龄看起来很大的医生,崇拜的朝苍蝇翘起大拇指。

“呼..敢情是这样,吓死我了!”我大喘气两下,侧头从苍蝇埋怨:两分钟就能做好的手术,你丫光是准备工作就做了好几个小时...

我话只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因为倚靠在墙头的苍蝇已经睡着了,甚至还扯出特别的响亮的呼噜声,我将苍蝇嘴里的烟蒂拿出来,朝着杜馨然说,帮他安排一间病房可以吗?

胡金和伦哥将苍蝇小心的搀扶起来,胡金背着苍蝇跟随杜馨然往楼下走,脱掉那间白大褂。我看到苍蝇的后背居然有一条半米多长的伤口,看架势应该是刀子划伤的,血口周边还有一些没有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异常的可怖,合着这家伙是一直带着伤在做手术的。

“馨然。安排人替我兄弟处理一下伤口吧。”我朝着杜馨然拜托道。

接着我们几个人全都涌进手术室里,我看到胖子的脑袋上包扎着好几圈纱布,胳臂上扎着好几种颜色各异的针管,胸脯一起一伏的平稳呼吸,床头柜的心电监护仪有力的跳跃着。

“傻狍子总算他妈没事了!”我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将差点掉下来的眼泪蹭干净,朝着哥几个摆摆手说,咱们出去吧,把时间留给柳玥。

我们几个从手术室出来,林昆立了立衣服领口朝我说。我抓紧回去了,看到这傻屌没事儿我也能安心走。

“家里不会有啥问题吧?”我担忧的问林昆,这次搞出来这么大动静,林昆又披着第九处的身份干了很多事情,回去以后麻烦肯定不少。

“能有啥事,大不了就是把我也撵出第九处呗,无所谓,到时候我刚好可以正大光明的在王者做事。”林昆无所谓的撇撇嘴,一把搂住我肩膀,胳膊勾住我的脖颈压低声音说,开枪的人,你好好琢磨琢磨,这种事情不能姑息,还有陆吾的人,也不要掉以轻心,我想办法帮你查出来他们躲藏在哪,到时候通知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