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 白狼往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昆走了,得知胖子手术成功以后,他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甚至没能跟胖子打上一句招呼,问上一句平安,如果我们不说,胖子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林昆曾经心惊肉跳的守在门外。

我们这帮兄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林昆性格内敛,有什么都不爱往外说,不管是替我们做好事还是为我们背了黑锅,他都不愿意吱声,接下来的几天,我和胖子全都老老实实的从医院里躺着接受治疗。

石市暂时陷入了一片宁静,经过这次事件。王者的名头瞬间风头无两,甭管是道上混的,还是警局和一些司法机关的全都知道了“王者”的大名,不出我的猜测,吴晋国偷税漏税事件果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用一句税务系统被黑客给黑了当借口敷衍民众,江梦龙为了捧“远东集团”甚至还给吴晋国特意召开了一个“纳税大户”的表彰会。

尽管江梦龙拼了命的想要帮吴晋国维护名誉,但是王者的名声稳压稻川商会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尤其是我出事的当天,欧阳振东带着福清帮强势入驻金融街。而且还找来两家岛国的银行投资,一下子就给金融街披上了“中外合作”的外套。

苍蝇睡了两天,醒来以后跟我说了下他之所以急急忙忙跑到医院的缘故,敢情那个曹雪是真有问题,居然是江梦龙安排到我们身边的,目的就是利用美色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同时找一些王者违法的证据,起初苍蝇软磨硬泡,曹雪就是不肯说。

后来苍蝇一着急配了种能让浑身瘙痒的药,强制喂给曹雪,曹雪才把实情说出来,而且还告诉苍蝇一件意外的消息,江梦龙安排了医生把胖子从手术室里干掉,得到消息的苍蝇飞奔到医院救人,路上还被两个杀手给划了一刀。

“那个曹雪呢?你最后怎么处理的?”我低声问道。

苍蝇吸了吸鼻子,没有回答我,而是转移话题跟我聊起了别的。

三天后的一个清晨,日历的下端写着的是:寒露,宜祭祀,忌诸事不宜,这天我和胖子转到了一间病房里,他包裹的像个大号粽子似的躺在床上耍贱,柳玥如同乖巧的小媳妇一般,从边上帮着喂菜喂汤。

我身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别看我之前伤的好像挺重的,其实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要不抽烟,不咳嗽的话,肺叶基本也没啥大问题,胖子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朝我吧唧嘴巴:“三哥。我媳妇这猪蹄莲藕汤炖的咋样?”

“精品,绝对比得上五星级宾馆的大厨了,胖子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我抹了抹嘴边的油渍,朝着胖子正色道:“昨天林昆给我打电话,说是最近崇州市不太平。我想了半天,让你回去最合适,你说呢?”

之前我跟柳玥畅谈过一次,柳玥的意思很简单,希望让胖子陪着她过平凡日子,可是我答应过胖子说啥都不会再赶他离开王者,盘算了很久后,才想出这么个对策。

“啥?”胖子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扭头看向旁边喂饭的柳玥问:“是不是你和三哥说我啥了?我不回去,谁爱回去谁回去。王者随时都有可能跟稻川商会开战,兴哥不在,昆子也回去了,我要是再走了,谁替你挡刀?我不走!”

“说什么屁话呢。一天能不能盼老子点好!石市暂时不会打起来,崇州市眼下有些不太平,你得回去帮帮昆子,我这头如果有问题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喊回来你的。”我朝着胖子吹胡子瞪眼的训斥。

胖子这家伙别看平常憨乎乎的,没想到这种时候心眼居然多了起来。闷着脑袋摇头:“别骗我了三哥,昆子都搞不定的麻烦,我回去能起啥作用,你就是想把我赶回去对吧?别扯那些没用的了,你就算说破嘴皮我也肯定不会回去。”

“卧槽,你丫啥时候变得这么滚刀肉!”我无奈的撇了撇嘴巴。

正说话的时候,胡金推门走了进来,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我“腾”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胡金问:“金哥。你怎么把他给弄过来了?”

胡金身后居然跟着白狼,白狼穿件天蓝色的运动服,拉锁特地拽到最上面,看起来就跟学校里的“三好生”差不多,此刻手里居然还捧着两束鲜花。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大哥哥,你们还好吗?”白狼把鲜花放到床头柜上,看了我眼我胸口的绷带,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看上去有点害怕似的。即便如此,我仍旧不适应的往后缩了缩身子,抓起床头的一只输液瓶,生怕这小子会突然暴起偷袭我。

“情况有点特殊,容我慢慢跟你解释。”胡金干笑着耸了耸肩膀。朝着白狼说,白狼你出去给大哥哥买点吃的,大哥哥最喜欢吃迎春路那家的肉包子了,吃完包子,他身体就能好的快。

“好的,我马上去买!”白狼比三孙子还要乖巧,蹦蹦跳跳的跑出了病房。

“咋回事?你怎么把这么变态跟弄过来了?”不光是我,胖子同样也惊诧的问道。

胡金抽了抽鼻子说,你们被大头偷袭的那天,我其实就是带着白狼还有几个咱们的兄弟过去救的援。但是真正把大头那帮马仔给吓退的其实就是白狼,不知道是看到血还是因为别的,反正白狼突然间就红了眼睛,先是用西瓜刀把大头的耳朵给削掉了,然后一刀又一刀将大头给凌迟了,就在街头!

“白狼把大头给凌迟了?”我不相信的咽了口唾沫。

胡金点点头说,千真万确,我就在旁边看着,之后白狼就晕过去了,等他醒过来以后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问我怎么了,我随口编了句,他被人欺负,你救的他,结果被坏人给打进医院。他就记住了,心心念念的非要到医院来探望你。

“狗日的不会是装的吧?骗取信任,完事给咱们下记猛料啥的?”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胡金不确定的说,应该不是,苍蝇检查过。说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苍蝇说白狼的智商很不稳定,有时候只有七八岁,有时候十四五,有时候十六七。但是绝对不上二十岁,这家伙那天之所以会很激动,苍蝇猜测跟他小时候的经历或许有关系,具体怎么回事,等二娃回来就清楚了,我让二娃到刑城去打听白狼的底细了。

“对了,你让苍蝇抽空给我检查一下咱们从上帝那得到的两瓶药。”我想起来了正经事,如果那两瓶药有用的话,完全可以用来控制孔令杰,眼下江梦龙对我们敌意越来越大,我必须得控制住孔令杰掣肘他,我相信江梦龙到现在没有出手毁掉孔家,肯定是心里有所忌讳。

“白狼怎么办?”胡金苦笑着说,他现在完全变了个人,傻乎乎。有时候单纯的叫人不忍心伤害。

胖子也急急忙忙坐起来,急赤白脸的低吼:“快拉倒吧,别人是单纯的可爱,那家伙是单纯的变态!这种逼人万万不能留,万一哪天恢复记忆或者智商。真够咱们喝一壶的。”

正说话的时候,白狼推开病房门走进来,手里提溜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几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缩头缩脑的朝着我们傻笑:“大哥哥,包子买回来了,我刚才可聪明了,打车去的,你快吃吧,吃完就好了。以后教小狼功夫好不好?小狼再也不要被人欺负了。”

“你经常被人欺负吗?”我微笑着看向白狼问。

白狼舔了舔嘴唇,歪着脑袋想了好半天,最后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可以确定过去总有人欺负我,打我,砸我家玻璃,把我拉倒厕所里撒尿,头疼,我想不起来了..”白狼说着话就捂着脑袋蹲下身子,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