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令人心悸的白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家伙的速度很快,我喊话的时候他已经蹿到了屋子的门口,对于我的威胁完全充耳不闻。

我冷笑两声,直接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天空“嘣”的一下就扣动了扳机,这地方接近农村,枪响什么的就算引人注意,也不会有人多管闲事,四周特别的安静,宛如炸雷一般的枪声瞬间传出去老远,小院笼子里关着的那只比特犬瞬间又跟按下开关似得“嗷嗷”狂吠起来,而那个男人身形只是顿了顿。就已经彻底消失在我们眼前,闪进了屋内。

白狼吓得脸色发白,躲在胡金的身后,不过两只眼睛却极其好奇的盯着我掌中的黑色铁枪小心翼翼的打量,看来让他害怕的只是笼子里那条狗,并不是我手上可以要命的玩意儿。

“小三爷,用不用我进去抓人?”胡金把袖管挺起来,从后腰摸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

我摇摇头。微笑说:“不用冒那个险,给王瓅去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把这栋小院都围堵好没?再让王瓅安排人送几箱子无烟碳过来,今天好好的陪陆吾的杀手们玩玩!”

胡金掏出手机给王瓅打电话。白狼小心翼翼的挪到我跟前,声音很小的问我:“大哥哥,你这把枪可以杀人吗?”

“当然可以,你想杀谁?”我饶有兴致的问他。这小子两只细长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枪看,跃跃欲试的又往我跟前挪动一点,给我的感觉是他想要伸手摸摸,但是又不敢。

白狼眼神茫然一片,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可我害怕,害怕别人会伤害我,我觉得所有人都想要伤害我,大哥哥我可以摸摸那把枪吗?”

“现在不行,如果待会你听我的,我可以考虑给你弄把手枪,弄一把属于你自己的武器!”我邪恶的冲白狼笑了,同时还伸手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了拍,完全就像是对待一个智障儿童一般。

白狼的两只眼珠子瞬间一亮,慌忙点了点脑袋出声,好!我一定听大哥哥的。

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好像很是天真无邪。但眼眸里时不时透漏出那股子邪性还是像极了过去内个病态到极点的白狼。

“王瓅说把这周围堵的严严实实,苍蝇也不会跑出来半只,无烟碳马上送过来,小三爷。你这是要玩哪招?”胡金好奇的问我。

望着黑漆漆的房门,里面死一般的安静,让人感觉好像是没人似得,我嘴角上翘,冷笑说:“玩一招碳火烤活人如何!我给过陆吾组织的人很多次机会,前面跳蚤似得刺杀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这次弄伤我和胖子的事情说啥也不能惯着。”

对于这个“陆吾组织”。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太多反感,毕竟指什么吃饭的人都有,他们干的就是要人性命的买卖,让我烦的是。这帮狗腿子的不识好歹,我愿意花钱买命,也愿意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他们却把我隐忍当成了我认怂。今天说啥都要给他们点华丽的教训,动手的人我也想好了,就让白狼来。

不多会儿,几个恶虎堂的兄弟抱了几箱无烟碳走进小院里。我朝他们摆摆手说,把碳给我围着屋子四周铺满,然后点火!碳不够就多添点,一定不要引发火灾,我不想引人注意。

我这话说的嗓门并不大,但屋里的人绝对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是,三哥!”七八个恶虎堂的兄弟开始按照我的交代往地上铺碳。

我扭头看向白狼阴笑问,如果那些经常欺负你,管你要钱的人就躲在屋里,你会怎么做?

我相信白狼的性格发生扭曲,绝对跟他童年经历过什么阴影有关系,如果早几年碰上这种人,我或许会大发怜悯心,想办法将他带进王者,甚至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但是现在根本不可能了,我不敢冒险,之前白狼对我们恨之入骨,虽说现在变成了智障,可谁敢保证这家伙会不会突然恢复。

听到我的问话,白狼的眼珠子微微有些泛红,咬着嘴皮低吼:“杀掉他们,折磨他们!”

“好样的,这些人其实就是经常欺负你的那伙人。我把他们困到这里了,待会你亲自报仇好不好?”我轻轻拍了拍白狼的肩膀,发生魔鬼似得沉笑。

“我...我自己吗?”白狼拘谨的望向我。

我摇摇头说,当然不会!我们都在你身边。

我和白狼沟通的时候。恶虎堂的兄弟们已经将无烟碳铺好点燃,小院里的温度慢慢开始升高,我们从边上站着都觉得脑门隐隐开始冒汗。

屋子里的人仍旧没有半点动静,胡金深呼吸口气问我,小三爷他们万一不出来怎么办?

“不会的,他们一定会出来!”我笃定的咧嘴笑了,没有经历过差点被烧死的人是不会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恐惧,当初我差点被上帝给烧死在杨伟鹏的那间餐馆里。现在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的阵阵心悸。

“哥几个,再去给我准备几个煤气罐过来!”我冲着几个恶虎堂的兄弟摆摆手。

无烟炭最大的好处就是燃烧起来没有太过明显的烟雾,但是温度仍旧会很高,我们从院子里站了七八分钟的样子。高温炽烤的我们就已经有些捱不住了,笼子里关着的那条比特狗更是发出“呜呜”的低鸣声。

里面的人终于有了动静,一个男人的声音嘶吼:“赵成虎,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敢伤害我们,我保证陆吾的人必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不用天涯海角,我就在石市等着你们!”我冷笑着松了松身上的骨头,站在院子外面冲里面喊叫:“陆吾的朋友,趁现在还能出来。自觉点往外滚,别待会后悔都来不及。”

里面的人没有了声息,估计是在商量。

“小三爷,咱们..”胡金扭头冲我问道。

我比划了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道:准备一下,他们应该准备突围了。

我正说话的时候,从屋子里突然蹿出来四五条身影,速度特别快的冲向门口,这帮人手里都攥着一把匕首,脸上的表情极其的凶狠,结果刚刚跑出屋子,踩在外面的炭火上。就有两个倒霉蛋“哎哟”一声瘫躺在地上,脚上鞋子的焦臭味伴随着一股子烤肉的味道瞬间扑鼻而来,两个倒霉的杀手发出“啊,啊!”的惨叫,试图从地上挣扎起来,结果后面三个同伴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踩着那两个人狂奔出来。

“来的正好!”胡金后背佝偻,猛然一跃而起。跳起来就是一脚踹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胸脯上,把他给踢了个踉跄,紧跟着左手臂一抖,攥着匕首,直愣愣的插在另外一个杀手的肩膀上。

“白狼,解决掉最后一个,就是他最经常欺负你,那些欺负你的人,也是他挑唆的。”我推了推旁边的白狼,这家伙两只眼睛此时已经变得通红一片,我的话音还没落地,他已经如同根离弦的飞箭似的蹿了出去。

最后剩下的那个杀手个子是这些人中最高的一个,身材同样也最为魁梧,他攥着匕首想要朝胡金的脑袋刺过去,胳膊肘刚刚伸直,白狼已经扑倒他跟前,一拳直怼他的腰眼,那家伙立时间失去平衡,闷哼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还不算完,白狼手速飞快的捡起对方脱落的匕首,狠狠一刀划开那杀手的大腿,接着又是一刀挑到他的脚筋上面,单手揪住杀手的脖领拖到狗笼的跟前,一把拽开笼子门,将那个杀手丢了进去。

一瞬间笼子里的比特犬就好像被打了兴奋剂似的,“嗷嗷”嘶吼着扑向那个杀手,杀手哭爹喊娘的惨叫挣扎,可越是挣扎的厉害,比特犬进攻的就越发猛烈,白狼立在狗笼外面发出令人心寒的“桀桀”怪叫。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我跟前没有反应过来,那个杀手就已经被凶猛的比特犬咬的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挣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