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 背后捅咕不算本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外一边,胡金轻松搞定两个杀手,侧头看向狗笼的方向。

浓郁的血腥味在院子里飘散,那个杀手蜷缩在笼子里几乎一动不动,让凶猛的比特犬咬的惨不忍睹,白狼像是个精神病人似的蹲在笼子前面“桀桀”的诡笑,那副画面让人看着就感觉异常可怖。

王瓅带着十多号恶虎堂的兄弟冲进小院里,看到这副场景的时候,即便身经百战的王瓅也不禁怔了怔。

“三哥,这..”王瓅吞了口唾沫,指向笼子外面蹲着的白狼。

“拿相机拍下来,给吴晋国发过去!”我咬着嘴皮深呼吸两口。

尽管之前我就知道白狼特别的邪性和变态,但再次亲眼目睹,内心的那种冲击还是叫我极其不适应的,我原本只是打算让白狼干掉一个杀手。完事把事情推倒他身上,但是没想到狗日的竟然是用这种方式。

“好吃吗小狗?”白狼蹲在笼子面前,像个不通人情的“小孩儿”一般冲着狗笼里的比特犬拍着手大笑挑逗。

比特犬发生“呼呼”的低啸声,像是在警告白狼。

哪知道这个时候,白狼突然又是一把拽开狗笼门,自己钻了进去,单手一把按住比特犬的脖颈,攥起匕首就把狗的身上捅,一边捅一边大声咆哮:“想咬我?我喂你,你竟然还想咬我。我让你咬!”

受了伤的比特犬愈发的凶狠起来,两只白森森的犬牙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寒光,急躁的撕咬扑猎白狼,每次都差那么一点咬到,此时的白狼异常灵活。像是只猴子一般从两米来宽的狗笼里来回游动。

将近一米多长的比特犬狂吠还击,一人一狗在笼子里展开殊死的搏斗,把个狗笼晃动的“咣咣”作响,这个时候,被白狼刚刚丢进狗笼里的那个杀手奄奄一息的从里面爬出来。面目全非的趴在地上呻吟。

“咬我,我让你咬!”白狼骑马似的骑在比特犬的身上,匕首也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一手揪着狗的脖颈,另外一只手攥成拳头照着比特犬的脑袋“噗,噗”的猛砸。

“卧槽,白狼简直就是个变态,跟藏獒干都不带吃亏的比特犬在他面前好像一只小猫,这副野性一般人还真做不到。”王瓅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我倒抽一口凉气说:“这估计才是白狼的真实水平,狗杂碎心智健全的时候,处处谨慎,不管跟什么人对阵,都不会全力以赴,现在他的智商也就十几岁,肯定不会留任何后手。”

“这家伙太猛了!”王瓅捏了捏鼻子头说,如果单拼实力,我能格杀他,但我不敢像他似的跟狗玩命,也没有他那股子狠劲和病态。

笼子里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那只健硕的比特犬此刻已经被白狼打的趴在地上。软绵绵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嘴里鼻子里发出“呜呜”的悲嚎声,白狼喘着粗气又是一拳头狠狠凿在比特犬的脑门上,厉声喝斥:“还他妈敢不敢咬我?”

比特犬老实的发生“呜呜..”声,明显就是怂了。靠拳头和凶狠硬生生把一只成年的恶犬打的卑服的,我活了二十来年,真是头一次碰上,心底的震撼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语言形容。

白狼这才从笼子里站起来,满脸阴鹫的走出,一把抓住刚才那个从笼子里爬出来的杀手脚腕再次甩进笼子里,“咣”的一脚踹在笼子里大吼:“给我咬死他!”

笼子里的比特犬最开始估计没明白什么意思,茫然的望着白狼。

白狼猛地又把胳膊抬了起来,那比特犬立马扑向了杀手,笼子里再次传出令人心悸的惨叫声。白狼两手扶在笼子边“桀桀”狂笑,嘴里低声念叨:“让你欺负我,勒索我,给我要钱!”

说着话,白狼“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这..”胡金扭头望向我问,小三爷,白狼应该怎么处理?

我不适应的舔了舔嘴唇,心里也嘀咕起来,凭心而论白狼这头人形畜生不能留。他就是个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爆炸,可是看本事,我又特别想要把白狼收为己用,不是当小弟和马仔。完全就是当成一把工具来使唤,可是这把工具简直就是一柄双刃剑,伤人还容易害己,我犹豫了半晌后,最终下定决心,白狼不能留!

“三哥,这几个杀手怎么处理?”王瓅指向院子里剩余的四个杀手,有两个被胡金给制服,扭断的手腕,还有两个倒霉蛋的脚被炭火烫伤,躺在地上哼哼呀呀的惨嚎。

“刚才我让你准备的煤气罐弄过来没有?”我冲王瓅问道。

“准备好了。”王瓅点点头。

我想了想后说,把他们全都绑起来丢进屋里,完事把那几个煤气罐撂倒在炭面上,生死由天定,能逃出升天是他们的运,被炸死就是他们的命!

我蹲到一个杀手的面前,朝着他阴沉的一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机会,咱们无怨无仇,你们却屡次刺杀我,我都忍了,如果你能侥幸逃出,记得回去转告陆吾,背后捅咕不算啥本事,当面扇两个嘴巴子才叫能耐,王者不惹事也不怕事,陆吾抬头南城血流的梗子在北方不好使,在我赵成虎面前更不好使,甭管是谁,面子我只给一次!”

“赵成虎,你不用嚣张。我警告你...”这个杀手呲牙咧嘴的冲我嚎叫。

“我说过面子我只给一次!”我冷笑着站起身,直接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他的脑门就叩动了扳机,接着我又侧头看向另外一个杀手问:“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

“听..听清楚了!”那杀手面无血色的连连点头。

这帮人都是杀手。哪个手里头肯定也沾几条人命,我杀他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只不过我一直都认为杀人是最下策,一般能不动手的情况都不会真的赶尽杀绝,但是威慑住这个陆吾,有些事情还必须得做。

我伸了个懒腰朝着胡金说:“把白狼的手脚绑起来,装进麻袋里,塞几块大石头,沉到栾城区挨着的北沙河里。手脚利索点。”

“好!”胡金点点头,带着几个人抬起昏迷的白狼走出院外。

交代完该交代的事情,王瓅开车又把我送回了医院,刚刚回到病房,跟胖子臭屁了两句。我屁股还没坐稳,唐贵就急匆匆的推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阿贵?”我一边换病号服,一边问唐贵。

唐贵皱着眉头说,本来咱们原计划后天正式开启金融街,结果因为一个无关痛痒的手续被卡住了,现在石市政府这边不允许咱们投资运营,我找到有关负责人,那边直接推给了江梦龙,我又去找江梦龙,江梦龙嘴上很客套。但实际就是跟我打太极,什么事情都没办,还说有时间请你吃饭。

“狗日的是想让我给他舔屁股服软吧,不用理会他那么多,该怎么继续还怎么继续。待会你给韩沫去个电话,把咱们的困难说一下,韩沫会想办法的。”我忍不住臭骂一句,江梦龙现在越玩越下路了,正大光明的帮衬远东集团不说,还特么故意找些有的没的借口刁难我们,最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他一门心思就想要霸占整个金融街。

唐贵渗出一口气说:“三哥,这样不是办法,隔靴搔痒。越挠越痒,华尔街有句名言,永远不要和美联储作对,因为你的美金是它印的,这句话其实放在咱们身上也同样实用,韩沫可以帮助咱们解决这次危机,也可以解决下次困难,但终究没办法随时随地为咱处理麻烦,得不到石市高层的照拂,金融街终究没法玩大。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得替咱们拉拢一个绝对实力的后台,要么控制江梦龙,要么就想办法帮助他的竞争对手压倒江梦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