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 风流财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的一下,甘甜的红酒顺着我鼻孔就喷了出来,当时别提多尴尬了。

我先是朝前迈了一步,尽可能跟身后的人保持距离,然后才转过来身子观察,站在我后面的是个二十来岁,熟个三七偏分,穿件银色的西装,敞开着怀的青年,他朝我笑容满面的打招呼:“嗨,三哥,好巧啊!”

“我去。怎么是你小子啊!”我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酒渍,走过去朝他胸口上轻怼了一拳,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拍我后背的人竟然会是王建豪,就是当初我从崇州市认识的那位王家的公子哥。

狗日的当初还想追苏菲,让我给暴K了一顿,囚禁到崇州市的郊区里美女美食的供养了一阵子,后来我们拿下崇州市,我就把他给放了,我们之间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谈不上多好的兄弟,但绝对可以算作是朋友,说起来这家伙还算是石市四大家族里我最先认识的一个。

刚到石市的那会儿,我萌生过去找他帮忙的念头,后来事赶事,就把这茬给忘了,今天再一见面,丫看起来蛮的还不错。

王建豪爽朗的笑着跟我握手:“好久不见啊三哥。早听说你现在在石市称王称霸,前几天我还说想去探望你的,后来又一琢磨,别回头你说不认识我,我怪丢人的,就压着念头没过去打搅。”

“肯定不能,咱们可是老哥们。”我跟王建豪握了一把手,举杯冲他轻轻碰了一下说:“我先借花献佛,用这免费酒先跟你碰一个,完事咱们找个馆子好好的喝一场,豪哥最近看起来瘦了很多,该不是又傍上什么美女了吧?年轻轻的好好保养身体。千万别把肾给毁了,老来望那啥空流泪,哈哈..”

王建豪的模样还是很帅气的,再配上合身的西装,看上去也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面对我的调侃,他也不生气,喏着嘴巴说:“三哥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没啥追究,统共也就那点小爱好,对了三哥,你跟柳家的人也是好朋友吗?”

“柳家?不熟悉。”我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四大家族另外三家我都有点瓜葛,唯独跟这个柳家没任何纠缠,我认识姓柳的,除了柳玥也就柳志高,柳志高虽说在崇州市也赫赫有名,但应该跟石市的柳家没啥关系,要不然也不会被赵杰整的那么惨。

王建豪迷惑的问道,那三哥怎么会跑来参加柳家公子的订婚酒席?

“今天的酒宴是柳家公子的订婚使的?”我愕然的咽了口唾沫。

王建豪“噗”一下笑了,冲着我翘起大拇指说:“厉害了我三哥,连酒会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你就敢来蹭酒,这份魄力就不是我能比的。不对啊,门外的侍应生都是根据车牌放行的,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没有请帖根本不可能进来,三哥是从哪摸进来的?”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滚犊子,大哥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稀罕这一顿酒,老子虽说不认识柳家的人,可我和杜家的大小姐关系好啊,杜大小姐带我过来玩的。”

跟王建豪的关系熟络,我俩开起玩笑来,可以口无遮拦,我相对自然很多。

王建豪拍了拍后脑勺说,我说呢!敢情三哥还是娘家人呢,柳家公子和杜家大小姐订婚,三哥是杜大小姐的朋友?

“谁?杜大小姐订婚?你是说杜馨然么?”我条件反射的问道。

王建豪脸色的肌肉抽抽两下,几乎又快笑瘫了。冲着我撇嘴道:杜馨然是二小姐,杜家一共就这两位千金,我又开始怀疑三哥到底是不是来蹭酒喝的了。

“别扯淡,老子交朋友不问爹娘,只分人品,我认识你也好几年了吧?不照样不知道你爹叫啥嘛。要不哪天你把你爹叫出来,我们哥俩喝两口?”我又跟他碰了一下杯子,翻了翻白眼打趣。

王建豪干笑着拉起后面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冲我介绍:“三哥,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叫纳斯佳,是个俄罗斯人。嘿嘿..”

我瞟了眼那个波涛汹涌的洋妞,冲着王建豪耸耸肩膀调侃:“啧啧啧,这是要小棍儿搅大缸的节奏喽?”

我俩正又说又闹的时候,四五个翩翩青年举着红酒杯,由远及近从我们身边走过来,见到那几个人的时候。王建豪不自然的拽了拽我袖管说,三哥咱们到那边去聊天吧,待会我介绍朋友跟你认识。

我也没多想,跟着他一块朝大厅的角落里走去,我们刚刚迈开脚步,就听见身后一道阴阳怪气的腔调:“哎哟喂,这不是我堂弟吗?建豪,你没看到我吗?还是眼睛近视的越来越厉害了?”

跟我肩膀的王建豪,脸色“唰”的一下就变白了,极其尴尬的回过去脑袋打招呼:“堂哥好,刚刚我只顾着跟朋友聊天,没注意到堂哥,对不起啊!”

我也转过身子望去,见到后面四五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谈笑风生,其中站着一个穿件黑色“燕尾服”的俊朗男人,五官和王建豪有几分相像,此刻正玩味的盯着我和王建豪斜楞眼睛,长得倒是挺帅气的,就是那副高人一等的眼神叫人很不爽。

“听说你前几天搞了一家垂钓场,生意如何?”那男人居高临下的微笑,朝着同行的几个人介绍,这是我堂弟王建豪,在咱们石市没多少名气,不过你们要是去风月场打听。都知道他的大名,实实在在的纨绔。

“哦..”旁边一个梳着“长分头”的青年拖着长音帮腔道:“他就是你们王家前阵子出了名的那位败子吧?我听说家里给了一间外贸公司,他不到三个月就给败光了,好像是拿来保养一个俄罗斯的舞女,是不是他?”

“对对对,风流财子。不过是财神的财!”王建豪的堂哥忙不迭的点头。

“哈哈..”周围几个人全都乐了,虽说没有捶胸顿足的捧腹,但是那副嘴脸也绝对够让人膈应了。

面对如此嘲讽,王建豪只是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仍旧不见半点愤怒,反而恭恭敬敬的朝对方欠了欠身子说:“堂哥。我先带朋友四处逛逛,待会再来陪您叙旧。”

然后拉起我和他女朋友就往旁边走,隐约间我听到身后几个人的奚落,说什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废物的朋友都是废物。”这类的难听话,本来我是想发作的,后来又一寻思,别给杜馨然添堵了,就硬把火气给压了下去。

王建豪拉着我走出小洋楼,我们从院子里的喷水池旁边停下脚步,王建豪尴尬的冲我笑道:“不好意思啊三哥,我堂哥这个人说话一直都这么刻薄,他是不知道你身份,要不然肯定没羞没臊的抱你大腿。”

我深呼吸一口说:“被人埋汰我无所谓,可是豪哥,你这也有点太窝囊了吧?都被人指着鼻子骂娘,愣是屁都不敢放了一个。”

王建豪叹口气。从兜里掏出两支雪茄烟,递给我一根后说,没办法,我堂哥是家里下一代内定的继承人,我以后要是想过好日子,还得多仰仗他,他从小就喜欢嘲弄我,嘲弄就嘲弄吧,谁让我没有人家有本事呢,别怄气了,尝尝我哥们特地从古巴带回来的雪茄。

我一把甩开他伸过来的雪茄,恨铁不成钢的喝斥道:“尝个鸡八。几年前你就这副窝囊样,现在还这么狗篮子,都是爹生娘养的,你比他差事?他敢欺负你,就是因为你腰杆挺不直,我要是你,刚才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豪哥,做男人得有尊严,没有尊严都对不起自己裤裆里的那俩篮籽儿,内定继承人多啥?你得让他明白,只是你不屑去争,你想争,他就得老老实实的窝着,人都是属欠的,你越窝囊,他越敢无拘无束的侮辱你。”

“沃觉得..踏说的..很对!尼堂哥..总是打电话骚扰我,还说让我去酒店陪他。”王建豪旁边金发碧眼的洋妹子,费力的操着夹生的中国话点头。

“卧槽!”王建豪的脸颊瞬间臊红一片,愤怒的低吼:“太过份了吧,他明明知道咱俩的关系,还他妈这么干,简直不是个人!”骂归骂,低吼了两句,王建豪的气势瞬间又下去了,满脸挫败的看向我说:“三哥,我应该怎么办?我既没有他在家里吃香,还没有他在社会面上的朋友多,实在惹不起他啊。”

所谓“虎逼一怒为红颜”,听到自己马子被人调戏了,王建豪那点所剩不多的爷们气概也瞬间激发出来,我寻思如果能帮王建豪扳倒他那个什么堂哥,王者在石市也算有了真正有根基的盟友,我们双赢,琢磨了几秒钟后,我咧嘴笑了。

“朋友在贵不在多,你有我赵成虎一个哥们就够了,如果你想改变现状,还是个爷们的话,就按照我吩咐的干,我这里有一点泻药,你进去跟他碰杯,我现在去把洋楼里的厕所门都锁里..”我把嘴巴凑到王建豪的耳边低声说道:“只要你听我安排,我保证让你堂哥今天跪在你面前磕响头,以后他如果敢惹你,我帮你收拾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