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影帝级别的表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是之前答应过杜馨然一定不会惹事,根本不用王建豪这个傻篮子动手,以我的脾气刚才被人骂废物,直接上手扇的他妈都认识他。

王建豪是个实在人,但是实在人有个通病,就是没啥野心,王者想要在石市站稳脚跟,就必须得有几个四大家族这样的强势盟友,杜小妞勉强算半个,如果我能把王建豪再扶起来。那以后的路子就通畅很多。

我把准备阴孔令杰的泻药拿出来一半塞给王建豪,然后又交代了一下他应该怎么给他堂哥下药,就和他那个洋女朋友“纳斯佳”站在小院子里等候,王建豪哆哆嗦嗦的又走回了洋楼里,看来想要激发这家伙的斗志,还是差一点点火候。

我盘算了几秒钟后,把目标定在了他的洋女友身上,冲着纳斯佳微笑着问:“你能听得懂中国话吗?”

“可以的,沃只会说,一点点的中国话。”她巧笑着点点头,伸出指头生硬的比划着。

我干咳两声说:“你不远万里跑到中国来,肯定也是奔着捞金来的对吧?我也不跟你唠什么爱情至上的瞎话,因为我也不敢保证王建豪啥时候跟你分手,咱们做个交易,我给五十万。不需要你做任何过分的事情,你只要最近时不时的在王建豪的耳边说,他堂哥总是骚扰你,或者侵犯了你,具体怎么办,你自己看着来,OK不?”

纳斯佳那一对如同玻璃球似的蓝眼珠狡黠的来回转动两下,轻轻点了点头说:“成交!”

“哦了,你把银行卡给我吧,酒会结束我会安排人打过去的。不要跟我耍花招,我和里面那些人不同,我叫赵成虎,是个痞子,你可以出去打听一下,我做事不择手段,拿了我的钱,就得替我认真办事,否则我会让你客死异乡。”我阴森的冷笑一下,虽说对方只是个女人,但是一些必要的威胁还是得讲的,老祖宗早就告诉过我们“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尼是黑手党吗?”纳斯佳惊恐的望向我。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她,又跟她聊了几句细节后,我也返身走进了小洋楼里,装作看热闹似的走走停停,将整栋洋楼摸索了几遍,这栋洋楼总共就两层,满打满算四个卫生间。趁着没人注意,我分别把几个卫生间的门全都反锁上,钥匙揣到口袋,然后镇定自若的挂上了“正在清扫”的牌子后,晃晃悠悠的走下一楼大厅。

完事。我和王建豪从门口的喷水池旁边碰头。

“搞定了?”我冲着王建豪问道。

刚刚办完坏事,王建豪紧张的脸色有些发白,忙不迭的点头说:“我亲眼看到我堂哥把我敬的那杯酒喝下去的,三哥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这是一楼卫生间的钥匙,待会你就从卫生间门口等着,他想要进去,你让磕三个响头,否则不开门。”我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冲他邪恶的笑道。

“万一我堂哥跑到外面去解决呢?或者他打我怎么办?”王建豪亢奋的接过钥匙问我。

我冷笑说,他打你,你就不会揍他啊?那时候他都快屙一裤裆了。你让他一只手都能打他俩来回,怕个球!放心吧,他不会跑到外面解决,周围都是民房,总有人过来过去。除非他不要脸,他要是真敢那么干,咱可以拿手机拍下来,也可以把大厅里的人喊出去看现场直播。

王建豪冲我拍马屁似的翘起大拇指:“三哥你可是真够损..咳咳,真够睿智的。咦?那个不是孔令杰的车吗?听说前几天孔家给杜家提亲,让杜家给拒绝了,我还以为孔令杰不会来呢。”

正说话的时候,王建豪指向了一辆从院外开进来的路虎车。

我顺着他的指头看过去,果然看到孔令杰从那台草绿色的路虎车里蹦下来。没有穿礼服,就是很随便的套了件黑色的西装,头发微长,青色的胡茬糊满了下巴颏,看上去颓废了很多。

“豪哥,让你的洋马子帮我拿两杯红酒过来,记得一定要倒满!”我冲着王建豪说道。

然后我从兜里把塑料烟盒掏出来,装作点烟,实际上是用小拇指蘸了蘸提前放在烟盒里的药剂,目视孔令杰朝我们这个方向慢慢走过来,见到我的时候,孔令杰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哟,这不是孔少嘛,最近忙什么呢?”我冲着孔令杰乐呵呵的打招呼。

王建豪也陪在旁边,朝着孔令杰问了声好,别看孔家现在落魄了,但也不是王建豪这种纨绔能得罪起的,孔令杰看都没多看王建豪一眼,直愣愣的盯着我,嘴角硬挤出一抹笑容:“没想到三哥也来参加这种酒会。”

刚刚听王建豪说。孔令杰之前到杜家去求亲被拒绝了,我故意显摆道:“显得没事干,被馨然硬拉过来凑热闹的,孔少也知道,我就是个草根。跟你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站在一块就浑身不自在。”

“呵呵..三哥现在真是春风又得意。”孔令杰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两声,从我身边准备走过去,我故意挪了挪脚步挡在他前面笑道:“孔少不讲究了,咱们好歹也是老朋友,跟我多聊几句不比跟里面那帮面具人强的多?你应该清楚。王者现在的实力,可以左右石市很多事情吧?”

“不知道三哥想聊什么?之前你靠我爷爷侥幸捡一命,非但不感激,现在还想把他的家族祸害一空,这就是你们社会人常常挂在嘴上的情义吗?话不投机半句多,孔家虽然现在势弱,但终究会站起来的。”孔令杰憎恨的瞪着我。

我深吸口气说:孔少,我觉得你强词夺理的本事就跟你嘴巴一样硬,从始至终,我没有想要真正把你怎么样,反倒是你,对我充满了嫉妒和厌恶,当初我当着老爷子的面保证过,不管未来怎样,我都肯定会留你一条命。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现在合作也不晚,有王者的帮衬,起码孔家不至于被挤出四大家族。

孔令杰气极而笑,嘲讽的冲我瞥眉说,赵成虎你可真会演,没想怎么样?当日在京城医院,你组织了几百人想要把我们一家老小留下?没想怎么样,最近我们在郊区的几家工厂莫名其妙的着火?市里的几间公司,每天被人泼油漆?没怎么样。我们孔家的运输车队司机,一夜之间全部辞职?这叫什么都没做过?赵成虎,你这是想要彻底逼死我们!

“凡事有因才有果,谁惹谁在先?你我都心知肚明。”我嘲弄的伸了个懒腰说:“孔少,我今天没别的意思,更没想羞辱你,是很有诚意的想跟你聊聊,如果你愿意,咱们完全可以握手言和,你比我清楚,你们孔家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谁。”

这时候,纳斯佳款款的端着两杯红酒走了出来。

我接高脚杯的时候,小拇手指头故意从一个杯子里轻轻搅动两下,完事后把没有下药的那杯酒递给孔令杰说:“一笑泯恩仇的话不现实,我答应过馨然今天不搞事,也希望孔少能给几分薄面,喝了这杯酒,咱们今夜当作谁也不认识谁,可好?孔少不会是害怕吧?连一杯酒都不敢喝?”

最了解自己的往往不是朋友和兄弟,而是敌人,就像我了解孔令杰一样,这家伙目空一切,而且性格多疑,我越是这么挑衅,他越是不惧,如果我直接把那杯下了药的红酒递给他,他肯定不会喝。

我说这话的时候,声情并茂,自己都觉得完全可以去拍电影了,拿个奥斯卡影帝绝对没问题,对面的孔令杰狐疑的盯着我递过去的高脚杯瞅了半晌后说:“想要和平共处没问题,不过我要喝你那杯。”

我故作犹豫的搪塞道:“怎么?孔少害怕我下毒?”

我的不自然,立时间让孔令杰觉得抓住了什么把柄,伸手抢过来下了药的红酒,一口灌进嘴里,冲着我冷笑:“对待别人可以君子,但是对待你这种小人,必须先小人,我喝了,三哥不是要反悔吧?”

“怎么可能呢..”我畏缩的舔了舔嘴皮,抓起红酒抿了一小口。

孔令杰“哈哈”大笑说,三哥没有诚意哦?

“操!”我仰脖就灌下去红酒。

“哈哈!”孔令杰笑的愈发开心起来。

看他笑,我也咧嘴大笑,朝着孔令杰歪了歪脖颈说:“孔少又上当了,你喝的那杯酒里,我下过药,孔少近期要是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可以随时找我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