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 拼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嗅了嗅鼻子坏笑说:“我刚才干的事儿,不会给你招惹什么麻烦吧?”

杜馨然满不在乎的摇头说:“当然不会啦,王家在四大家族里本就属于边缘角色,况且刚才那事儿是他们自己起内讧,你是陪着我一起来的,就是我们杜家的朋友,他有意见也没脾气,只能憋着,这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的。”

杜馨然平常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世无争,虽然偶尔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总得来说特别乖巧,头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强者为尊”这样的话,我还是有点小意外的,我心说御姐变女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见我愣着发呆,杜馨然轻轻推了推我说:“你刚才不是说要请我吃羊肉串吗?还去不去了?”

“去啊,必须去!姐姐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肯定要表示表示。”我连忙点点头,这才发现我一直都攥着她的手腕,赶忙撒开了手,尽管我早就不是什么情场初哥了,但是老攥着一个姑娘的手毕竟还是有点不合适。

“你等等啊,我去换身衣裳!”杜馨然急冲冲的朝着我们来时坐的那辆奥迪车跑去,很快之前那个戴司机帽的中年人就从车里下来了,走到我跟前微笑着点点头。

出于礼貌我也顺势点了点脑袋。中年人抬手看了眼腕表说:“赵先生,我希望你能在晚上十一点以前送我家小姐回去。”

对方态度很友好,我自然也不能蹬鼻子上脸,连忙说:“我尽量。”

中年人微微抽了抽鼻子,凝着眉头说:“你身上有酒味,既然喝酒了就不要再开车,呆会你们从门口出去,往前直走,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到了裕华区的天府路。算了,还是我把你们送到地方吧。”

这个时候杜馨然也换上一件碎花的长裙从车里走出来,喜滋滋的冲我摆手说:“成虎,我们走吧,到哪儿去吃?提前跟你说好了,我身上可一毛钱没带。”

“小姐,我送你们过去吧,赵先生不太熟悉这边的道..”中年人刚要开口,杜馨然直接摆摆手说:“不用了勇伯,我认识路,你在这里等姐姐吧,我我吃完饭就回去,明天还要上班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中年人瞟了我一眼,迟疑了片刻后点点头说:“那小姐早点回家,一定注意安全。”

接着杜馨然很自然的挎住我胳膊,拽着我就往门外走去,出门以后,我装作系鞋带的样子。挣脱开她的手臂,没话找话的说:“勇伯看起来很关心你啊,不像是一般的佣人、司机什么的。”

“那当然了,勇伯是看着我长大的,自从我爸妈车祸去世以后。他就特别紧张我,这几年他已经放宽很多了,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他害怕学校里有小痞子纠缠我,每天都会接我放学下课。”杜馨然像个调皮的小孩儿似的,踮着脚尖一晃一晃的迈着“丁”字步,从前面蹦蹦跳跳。

“你父母不在了?”我有些愕然的问道。

杜馨然点点头说:嗯,在我三岁的时候,他们因为一起交通事故离开的,很多人都说是孔家做的。因为没什么证据,事情就那么不了了之了,我们这一脉只剩下我和姐姐,当时我大伯想要上位的,多亏了勇伯。让我和我姐认大伯做养父,再加上家里一些长辈的维护,我们姐妹俩才得以活下去。

我怔了怔,朝着杜馨然道歉:“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

杜馨然拿指尖挽着自己的长发打着转儿。笑着摇头说:“没什么好伤心的,我爸妈去世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儿,没有太多感觉,这些年都是姐姐和勇伯照顾我的。你还想听吗?”

“你想说的话,我就当个听众。”我收起不正经的笑容,很认真的点点头。

杜馨然深吸口气说:“再后来我姐姐长大一点,学着打理家族内的事情,我们的生活才慢慢改善,前年大伯因病去世了,同年我的两个堂哥也发生了意外,我和姐姐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过那时候姐姐已经有能力压下家族里所有的人,所以杜家的大权才慢慢回归到我们手中,其实我知道大伯和两个堂哥的死,肯定跟勇伯脱不开干系。”

“勇伯也是为了保护你们吧?”我低声说道。

杜馨然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出现一抹感激的笑容说,勇伯原本是我爸的战友,用他的话说,当初都是跟我爸睡一个被窝的兄弟,当初我爸走的时候拜托他照顾我们,他就一直留在我和姐姐身边,我们从来不拿他当仆人看待,我觉得他更像爸爸。他也一直都拿我们姐妹当自己孩子,所以有时候说话会比较直接,你多担待。

“他是个纯爷们,一个拿行动履行诺言的纯爷们!”我很正式的说道。

一直都以为类似杜馨然这种大家族出生的孩子从小就应该是锦衣玉食,现在听她说起来。瞬间感觉她们生活的环境其实比普通人还要恶劣很多。

难怪豪门中纨绔多,能人也多,杜馨然的姐姐,以一个女儿身托起偌大的杜家,并且还能让杜家位居四大家族第二位。可想而知背后付出的艰辛和她自己的能力,说起这个,我不由对杜馨然的姐姐肃然起敬起来。

“你姐是个厉害人物。”我由衷的夸赞。

杜馨然同样崇拜的点头说,对啊,姐姐很厉害的,不过再厉害的女人终究还是要找一个男人依附的,我和姐姐有约定,我们谁先找到男朋友,谁就嫁出去,剩下的那个继续守护家族。

“看架势你要输咯。”我舔了舔嘴唇。

杜馨然天真灿烂的说,没有啊,我可以找个优秀的男朋友入赘到我们家的啊,你觉得怎么样?

“呃..我觉得还不错,提前预祝你早日收获如意郎君。”我抓了抓脑皮,不知道应该怎么往下接话。

之后我和杜馨然从裕华区找了一家烧烤摊。要了一大堆的肉串和扎啤,这小妞居然骗我,她以前压根都没吃肉羊肉串,完全就是为了应和我,让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半夜陪我撸串喝啤酒,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没谁了。

杜馨然的兴致特别高,一个劲儿的跟我碰杯,还非要让我教她划拳,不知不觉中,我俩就干了一大桶的扎啤。不知道是我之前喝了酒的缘故还是怎么的,喝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有点迷糊了,可看着杜馨然仍旧精神抖擞,我寻思怎么也能让个“良家小姑娘”给比下去,硬撑着一杯接一杯的跟她碰。

喝到最后人烧烤摊都要打烊了,她仍旧不依不饶的拽着我到她住的地方继续喝,我当时是真的喝傻了,像哥们似的一把搂住她肩膀说:“想喝酒咱们从马路牙子上蹲着就能开整。”

杜馨然也肯定喝大了,小脸红仆仆的说醉话,非说我想占她便宜,还说她得保持矜持。

最后我俩从裕华区开了间宾馆,回到房间里,我们直接甩飞鞋子,爬到床上又继续拼酒,期间杜馨然突然搂住了我的脖颈,声音很酥软的说:“赵成虎,我要告诉你个秘密,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我觉得你放荡不羁,觉得你很有男子汉气概。”

我倚靠在床头,撇开她的胳膊,醉眼朦胧的冲她撇嘴道:“你可拉倒吧,我有媳妇,你不能喜欢我,我放荡不羁那是因为实在没本事,让人追得像条落水狗似的到处揍,若能幸福安稳,谁有愿颠沛流离?男子汉气概更是扯淡,我那都是装的,如果我不摆出一副很强的模样,怎么保护自己和亲人兄弟,我也想被人捧着,被人呵护!”

“好啊,我以后可以保护你的!”杜馨然耷拉着脑袋,来回摇晃,身子更是一倾一斜的差点拱到我怀里,两只胳膊直接勾住了我的脖颈,嘴里哈着热气凑到我耳边喃呢。

杜馨然穿着长裙,因为坐姿的问题,一双修长的腿就这么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下,她的双腿并拢,很直,小巧精致的双足如同白玉一般在灯光下微微发亮。

“别扯犊子了,你护我?我保护你还差不多。”我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清醒,朝着她摆摆手说:“今天不喝了,你就从这儿睡吧,明早上我再来找你。”

“你别走..”我刚刚要起身,杜馨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我重心不稳,一下子压到了她的身上,我们俩身体紧紧的贴到一块,她两只水汪汪的眼睛迷离的望着我,脸颊上飘起两抹红云,我们当时距离的很近,我甚至都可以闻到从她嘴里呼出来的酒味儿..

我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她的身体瑟瑟发抖,看上去紧张无比,如同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但是又倔强的望着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更是让我的邪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我慢慢低下头从她的脖子上嗅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