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盟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喜欢美女,也喜欢和美女发生点什么,要不然也不会从上中学的时候,就总是找机会偷偷扒到陈圆圆家的墙头,偷看她洗澡,之所以没碰杜馨然,并不是为了显示我的善良或者其他什么。

只是单纯的因为我背负着责任,假设杜馨然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同意跟我来场“一夜情”,我一点都不会犹豫,可她现在醉的一塌糊涂,而且她对我有心,假如她也只是单纯的想要寻找肉体上的刺激,也没所谓,感情这玩意儿最伤人,搞不好就得祸祸人家一辈子。

入夜。杜馨然从床上如同只小猫似的酣睡正香,我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喝着啤酒看电视,脑子里同时盘算接下来应该怎么走,昨晚上顺利的骗孔令杰喝下了毒酒,不过药效起码得一两个月才能发作。我现在就算当面跟他谈,狗日的肯定也不信,只能加重他对我的怨恨,看来掌控孔家的事情还得过阵子,那不如就趁着这段时间帮助王建豪拿下王家。

其实继承人这种事情其实特别简单,比如王家的继承人是王建豪堂哥,如果他堂哥被我做掉了,那么肯定还会有下一任继承人冒出来,我继续动手,王家继续扶持,总会有轮到王建豪的时候,这种方法虽然最为保险,但也最容易出事儿。

杀了普通人尚且很麻烦,更别说这种大家族的子弟,而且我也不想让王建豪直接坐上家族的位置。人心这玩意儿不好说,兴许现在的王建豪看起来窝窝囊囊,可是当他大权在握的时候,保不齐丫会不会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野心和膨胀心绝对可以改变一个正常人,我已经不止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最好的法子就是控制王建豪的堂哥。

王家的式微,只是争对另外三大家族讲的,相对于一些小家族或者普通人,王家绝对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我拿指头蘸着啤酒沫,从地板上轻轻写下“王家”两个字,这是我的第一号盟友,也是最有力的炮灰,其次就是王叔的“翠屏居”和临县的瓜爷手下的“血色”,陈花椒虽然退出王者,但并不会妨碍我们这间的兄弟感情,他之所以走,只是为了不让我为难,假如我们真跟“稻川商会”开战,一个电话。我相信陈花椒绝对倾囊而出。

至于“杜家”和“柳家”虽然达不到盟友的程度,但起码不会是敌人,等明天杜馨然醒过来以后,我俩可以认真的谈谈,我一边思索。手指头一边从地板上慢条斯理的画着圆圈。

我们在石市最大的敌人是稻川商会,和江梦龙的贪图金融街不同,我和吴晋国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狗日的到现在为止都在打崇州市的消息,昨天林昆给我打电话,说是崇州市近期又蹿起一小伙势力,专业往返于各个夜场、赌档之中卖“药”,领头的人应该就是稻川商会的狗腿子。

我正瞎琢磨的时候,杜馨然突然“咦”了一声,翻了个身。仰头从床上抬起脑袋,星眼朦胧的望着我,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你怎么还不睡呢?”

“马上就睡..”我微笑着点头,从地上爬起来,坐到床沿边。

“哎呀。脑袋好晕,迷迷糊糊的。”杜馨然慵懒的拱了拱自己的脑袋,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双腿,然后她身子朝着我的方向又靠过来几分。一条玉臂完全无意识的搭在我的腿上,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仿佛呢喃一样的哼声,继续甜甜的做梦。

她的睡姿很诱人,裙子的下摆有些卷起,甚至连里面的那条白色的小裤裤都没有遮挡住。少女的气息很香甜,我强制自己转移目光,想要把她的手臂挪到旁边,谁知道她反而一把搂住了我的腰,把我给拉到了床上,接着像是条八爪鱼似的,两手两腿全都架到我身上。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加速,不过没敢乱动,我的胳膊距离她那对“胸器”实在太近了,她一呼一吸的时候,正好蹭在我胳臂身上,搅合的我浑身直痒痒,就这样我保持那个僵硬的姿势持续了很久,不知不觉中我也睡着了。

清晨,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我脸上,我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猛地发现旁边的杜馨然不见了,我心说估计是小妞比我先醒,发现我俩的姿势太暧昧,觉得不好意思先走了吧。

我打了个哈欠,仰头看了眼房间,发现床头居然整整齐齐的叠了一身新衣裳,我正疑惑要不要拿起来的时候,房间门开了。杜馨然臊红着脸走进来,手里还提溜着一些早点,朝我娇声打招呼:“你醒了啊?”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我尴尬的笑了笑,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

经过昨晚上的事情,我俩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我们没发生什么实质事情,但是有些动作实在太过暧昧了,我不知道杜馨然记得记得,反正我记得清清楚楚。

杜馨然把早点放到桌上,指了指床头柜上的衣服说:“我让勇伯给你买了身新衣裳,不知道合不合你身,待会你试试吧。”

“呃,好嘞,待会我再试。”我干咳着拿起衣服看了看,很普通的西装、衬衫。正符合这个季节。

杜馨然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杯豆浆递给我问:“对了,你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待会儿回医院复查身体,下午到金融街去一趟,明天金融街就要正式运营了,晚上。我寻思着要不要把胖子的老丈人喊出来一块吃顿饭,胖子的老丈人过去是我们崇州市的大人物,现在虽然下来了,不过一些过场要走的,胖子傻乎乎的,不懂这些礼尚往来。”我一边吸溜豆浆,一边将自己的计划简单说了一下。

“那晚上我们去哪?”杜馨然垂着小脑袋,声若蚊鸣一般的小声问道。

“晚上我们去哪?”我错愕的重复了一句她的话,瞅她脸上飘过两朵红晕,我使劲摆摆手说:“馨然。我想你误会了,咱们昨晚上其实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

“我..我知道!可是昨晚上咱们睡在一起的,我姐说过,睡在一起的男女才叫情侣。”杜馨然脑袋几乎都会低到胸口。

我咽了口唾沫焦急的解释道:“我的好姐姐,你别闹,昨晚上咱俩都喝多了,我一直都拿你当朋友、当姐姐看待,咱们做不成情侣的。我有媳妇,真有,不骗你!”

“好啊,结婚证拿出来我看看,只要你给我看看结婚证。我就相信你!”杜馨然径直把手掌伸到我脸前。

“结婚证暂时还没有,不过一定会有的。”我急的脑门都开始冒汗了,朝着她连蹦带跳的解释,那副场景别提多尴尬了。

看我记得满脸是汗,杜馨然“噗嗤”一下笑了。捂着嘴巴梨花乱颤的说:“看你那点出息吧,我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出来玩,就是得放得开嘛,你有自己的坚持,我同样也有自己的骄傲,昨晚上我虽然喝醉了,但很多事情还是会记得的,不管怎么说,我感谢你,没有仗着我对你的喜欢,而对我为所欲为。”

说着话,杜馨然朝我伸出了手掌,变脸的速度堪称一绝,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摆出了一副,其实她也是拿我当朋友对待的态度。

我摸了摸鼻梁,跟她轻轻的握了下手,杜馨然“咳咳”咳嗽了两下说:“好啦,你忙你的去吧,我再休息一会儿,昨晚上实在喝太多酒了,我到现在脑袋还有沉,我就不送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杜馨然的鼻音很重,好像带着一丝哭腔,只不过她脑袋低垂着,头发刚好又挡在脸前,我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表情。

“你没事吧?”我轻声问道。

“没事,你快走吧!我想洗澡了。”杜馨然把身子转过去,朝着我摆手:“以后我们杜家跟你王者是盟友,有什么困难,大家互相帮助,你快走吧,我真的要洗澡了。”

她站起来,推着我的后背,把我退出门外,接着“咣”的一声重重关上门,隐约间我听到房间里好像传来若有似无的哭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